乔治·桑塔亚那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喬治·桑塔亞那
Jorge Agustín Nicolás Ruiz de Santayana y Borrás
A line drawing of the face and upper torso of George Santayana as a middle-aged man. He is balding, wearing a suit, and looking away from the viewer to the right.
乔治·桑塔亚那在20世纪初时的画像
出生(1863-12-16)1863年12月16日
西班牙马德里
逝世1952年9月26日(1952-09-26)(88歲)
意大利拉齐奥罗马
国籍西班牙-美国
母校哈佛大学
剑桥国王学院
时代20世纪哲学
地区西方哲学
学派实用主义自然主义
著名思想
卢克莱修唯物主义怀疑主义

乔治·桑塔亚那(英語:George Santayana,1863年12月16日-1952年9月26日)。著名西班牙裔美国哲学家、散文家、诗人、小说家。他出身西班牙,后移居美国,年轻时曾在哈佛大学学习,获得了学士学位。之后回到欧洲居住。在這期间,桑塔亞那未放棄西班牙國籍。主要哲学著作包括与他人合著的《批判实在论论文集》(1920),还有《怀疑主义和动物信仰》(1923)、《存在的领域》(1927~1940)等。

桑塔亞那的最著名的一句话为“那些不能铭记过去的人注定要重蹈覆辙。”[1]

個人生活[编辑]

桑塔亞那從未結婚。學者們猜測桑塔亞那可能是雙性戀或同性戀,但目前不清楚他是否有任何雙性戀或同性戀關係。

1912年,桑塔亞那辭去了哈佛大學的職務。1920年之後,他開始在羅馬過冬,並最終終年在羅馬生活直至去世。在歐洲的40年間,他撰寫了19本著作,並拒絕了幾個享有盛譽的學術職位。他的許多訪客都是美國人,包括他的助手丹尼爾·科里(Daniel Cory)。在後來的生活中,桑塔亞那在財務上很舒適,部分原因是他1935年的小說《最後的清教徒》(The Last Puritan)成為出乎意料的暢銷書。他在經濟上協助了包括伯特蘭·羅素在內的許多作家,即使在哲學和政治存在上有根本分歧。

桑塔亞那的小說《最後的清教徒》是一部小說,以主人公奧利弗·奧爾登的個人成長為中心。他的作品部分是自傳,包含了他許多敏銳的見解和妙語。桑塔亞那撰寫了許多主題的書籍和論文,包括較淺的哲學,文學批評,思想史,政治,人性,道德,宗教對文化和社會心理學的影響,都頗具智慧和幽默。

儘管他關於技術哲學的著作可能艱深,但他的其他著作更易於理解。桑塔亞那是詩人和劇作家,並留下大量的書信,很多直到2000年出版。像托克維爾一樣,桑塔亞那從外國的角度評論美國的文化和品格。像他的朋友和導師威廉·詹姆士一樣,他以文學方式撰寫哲學。艾茲拉·龐德將桑塔亞那納入眾多文化參考中。

美的本质[编辑]

审美价值[编辑]

在桑塔耶纳的《美感》一書中,他首先讨论了美的本质问题,並从对审美价值的阐释开始。桑塔耶纳认为,探讨美的本质问题的美的哲学是一种价值学说,因此,“美学是研究‘价值感觉’的学说”。桑塔耶纳對比了道德与审美价值,他认为“审美判断主要是积极的,也就是说,它是对好的方面的感受,而道德判断主要地而且基本上是消极的,亦即是对坏方面的感知。区别的另一因素是:在审美感受中,我们的判断必然是内在的,是根据直接经验的性质,而决不是有意识地根据对象毕竟实用的观念;反之,道德价值的判断,如果是积极性的话,则往往根据它可能涉及的实利意识。”桑塔耶纳认为,所有价值从某方面说是审美价值,只有审美价值才能带来幸福,真和善到了超越功利的境界时,就变成了美。他写道:“假如我们试图从人生中消除一切苦难,象世俗有时想象的那样,我们将会发现,构成纯粹幸福的东西除审美快以外所余无几。感情和欲望的满足,是我们人间幸福的主要寄托,它们本身就带有一种美感的色彩,……当真理再无其它实际的用途时,真理就宛若一片风景。”在价值学说方面,桑塔耶纳走向一种泛审美主义,将人生最高价值归结为审美价值。这种看法自有审美文化学方面的积极意义,并且有人性之情本体的依据。但他对审美价值与道德价值等价值的区分,亦有尚未解析的矛盾。

参考文獻[编辑]

  1. ^ George Santayana (1905) Reason in Common Sense, volume 1 of The Life of Rea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