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名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西方世界波斯(Persia,或者是Persia的任一個同源字)在歷史上曾是伊朗的俗稱。在公元1,935年的伊朗人的新年諾魯茲節巴列維王朝皇帝禮薩汗(Reza Shah Pahlavi)要求外國代表在國與國之間的正式信函中使用伊朗(伊朗人自己稱呼自己的國家,請參考:內名與外名)這個名稱。從那時起,在西方世界,“伊朗” 這個名稱的使用變得越來越普遍。這也改變了對於伊朗這個國家名稱的用法,對伊朗人的通用形容詞從“波斯人”變為“伊朗人”。 公元1,959年,禮薩汗(Reza Shah Pahlavi)的兒子穆罕默德-禮薩·巴列維(Mohammad Reza Shah Pahlavi)政府宣布 “波斯” 和 “伊朗” 可以正式互換使用。[1] 但是,這個議題仍在辯論中。[2]

“伊朗”的名詞來源[编辑]

“Irān” 這個名字最早被證明在《波斯古經》(Avesta)中出現,寫為 airyānąm(這個字用 阿維斯陀語(Avestan)寫出,阿維斯陀語是一種在大伊朗東北部,即現在的土庫曼斯坦塔吉克斯坦使用的古老的伊朗語言)。[3][4][5][6]

現代波斯語  Īrān(ایران)直接採自中古波斯語 Ērān巴列維字母拼寫英语Pahlavi spelling(Pahlavi spelling):ʼyrʼn),該銘文首先出現在納薩克 魯斯塔姆帝王石雕墓葬區英语Naqsh-e Rustam(Naqsh-e Rustam)裡,第一位薩珊王朝國王阿爾達希爾一世(Ardashir I)的授銜儀式的浮雕中。[7] 在此銘文中,國王的中古波斯語稱謂是ardašīr šāhān šāh ērān,而在伴隨中古波斯語之旁的安息語(Parthian language)銘文中,國王的稱謂是 ardašīr šāhān šāh aryān安息語字母(Pahlavi spelling):...ʼryʼn)兩種銘文的意思都是伊朗的萬王之王。

ērān aryān 中的區域居民稱謂詞 ēr- ary- 源自古伊朗語*arya- [8]古波斯語 airya- 阿維斯陀語(Avestan) airiia- ,等等),指 “雅利安人”,[8] 意思是指“伊朗人的”。[8][9] 這個名稱在阿契美尼德帝國(Achaemenid)的銘文和瑣羅亞斯德教(Zoroastrianism)的《波斯古經》(Avesta)傳統中被證明是指種族名稱,[10][n 1] 似乎“很可能” [8]阿爾達希爾一世(Ardashir I)的銘文中 ērān 中仍然保留著這個含義,表示它是指種族而不是指帝國。

雖然 ērān 這個名稱在銘文上被用來代表是伊朗人,也有證明薩珊王朝(Sassanid)在早期也同樣使用 ērān 來代表帝國(和反義詞 anērān 用來指羅馬人的領土)。ērānanērān 兩個字在公元3世紀的 摩尼(Mani)所寫的日曆文字中出現過。在阿爾達希爾一世(Ardashir I)的兒子和繼承人沙普爾一世(Shapur I)的銘文中,“顯然  Ērān 的領土包括亞美尼亞高加索地區,而這些地區的主要居民並不是伊朗人。”[11]瑣羅亞斯德教大祭司卡蒂爾英语Kartir(Kartir)所作的銘文中(在沙普爾一世(Shapur I)過世後30年所寫),大祭司在他的反義詞  Anērān (指羅馬領土)列表中包括了相同的地區(以及喬治亞阿爾巴尼亞敘利亞本都)。薩珊王朝(Sassanid)時代建立的城鎮名稱中也使用  Ērān ,例如 Ērān-xwarrah-šābuhrĒrān 沙普爾一世的榮耀”。它也出現在政府官員的頭銜中,例如 Ērān-āmārgar ,“ Ērān 的財務總管”,或  Ērān-dibirbed , “ Ērān 的總書記官”。[8]

“波斯”的名詞來源[编辑]

現代重組的厄拉托西尼的古代的地圖(約公元前200年),採用伊朗古名雅利安那英语Ariana(Ariana) 以及波希斯英语Persis(Persis)。

更多信息:波希斯英语Persis(Persis)

希臘人(以前傾向於使用與“米底人”相關的名稱)在公元前5世紀開始使用形容詞,例如 “Pérsēs“(Πέρσης),“Persikḗ“(Περσική)或 “Persís“(Περσίς)來指居魯士大帝的帝國(這個名稱應理解為代表“國家”)。[12] 這些字取自古波斯語 “Pārsa“ - 阿契美尼德帝國居魯士大帝出身的部族的名字,也是他首先統治的部族(在他繼承或征服其他的當地伊朗小王國之前)。因此,“波斯人( “Persian “)”一詞是一個外名(請參考:內名與外名),伊朗人在歷史上從來沒有用這個外名來稱呼自己的國家。[需要引用]帕爾斯(Pars,就是 Persis)部族的名稱來自於他們居住的地區(現代的省稱為法爾斯省,Fars,也可拼為 Pars),但在伊朗古代的 Pars 地區比現在的法爾斯省地區要小。[需要引用]在拉丁語中,整個帝國的名字是波斯(Persia),而伊朗人則將其稱為“伊朗“(“Iran“)或“大伊朗“(“Iranshahr“,Greater Iran)。

聖經舊約裡面的幾個部分,有一個國家經常被提到(以斯帖記但以理書以斯拉記,和尼希米記),它被稱為“Paras“(聖經希伯來語英语Biblical Hebrew:פרס),有時也稱為 “Paras u Madai“(פרס ומדי),即 “波斯和米底”。阿拉伯人曾經同樣將伊朗和波斯帝國(Sassanian,薩珊王朝)稱為比拉德·法里斯(“Bilād Fāris“)(阿拉伯語:بلادفارس),即“Lands of Persia,波斯土地”,這成為日後這個地區在穆斯林文學中的流行名稱。

希臘神話中,波修斯英语Perseus(Perseus)被認為是所有波斯人的祖先,因此他們的國家得到這個名字。

西方世界用的兩個名稱[编辑]

波斯的外名(請參考內名與外名) Persia 是公元1935年3月之前在西方世界中伊朗的正式名稱,但自瑣羅亞斯德時代(大約在公元前1,000年),或甚至更早,這個國家內部人民就稱他們的國家為 “Arya”,(伊朗),“Iranshahr”(大伊朗), “Iranzamin”(伊朗土地),“Aryānām”(原始伊朗語言中相當於“伊朗”),或類似的名稱。從波斯古經 (Avesta) 時代(最久的約在公元前1000年之前)起,伊朗人民以及伊朗的統治者和皇帝就一直使用“ Arya” 一詞。顯然,自薩珊王朝(Sassanids)(公元226-651年)時代起,伊朗人就將這個國家稱為伊朗,意為“Land of the Aryans,雅利安人的土地” 和 “Iranshahr”(大伊朗)。在中古波斯語源中,薩珊王朝之前的帝國和薩珊王朝都使用了  “ Arya”,  “阿里亞” 和“Iran”,“伊朗”的名字。例如,在用中古波斯語撰寫的瑣羅亞斯德教經書,公正的維拉夫之書英语Book of Arda Viraf(全名Ardā Wīrāz nāmag,英文翻譯為 Book of the Just Wīrāz)中,提及阿契美尼德帝國的“伊朗”被亞歷山大大帝在公元前330年入侵。[12]伊朗的名稱在原始伊朗語中被重建為 *Aryānām(* Arya 單詞的所有格複數); 相當於 阿維斯陀語(Avestan)的 “Airyanem”(如 Airyanem Vaejah,大略可翻譯為雅利安人的領土(expanse of the Aryans))。一些西方參考書中提到了伊朗人內部對“伊朗”名稱的偏愛(例如,約於公元1,907年出版的漢默頓的百科全書英语Harmsworth's Universal Encyclopaedia,關於伊朗的條目:“(伊朗)這個名稱現在是波斯的正式名稱。”),但在國際事務上,(波斯)這個名稱仍是常用的規範。

在公元1930年代中期,這個國家的元首禮薩汗(Reza Shah Pahlavi)採取行動,正式用伊朗的名稱取代波斯。英國外交大臣在英國下議院對於此舉的報告如下:[13]

[1934年12月25日],波斯外交部向德黑蘭外交使團發出了一份通函,要求從明年3月21日起在官方通信和對話中應使用“"伊朗","Iran"” 和 “"伊朗人/語","Iranian"”的名稱。 ,目前使用的是“"波斯","Persia"” 和 “"波斯人","Persian"”的名稱。我們已指示駐德黑蘭大使同意遵守這一要求。


禮薩汗(Reza Shah Pahlavi)的這項修改國家名稱的敕令在公元1935年3月21日正式生效。

伊朗(Iran)和伊拉克(Irag)兩國都捲入二次世界大戰,而且被同盟國佔領中,為了避免同盟國對這兩個鄰國名稱有所混餚,溫斯頓·丘吉爾德黑蘭會議期間向伊朗政府提出要求,波斯這個古老而又明顯的名稱,“(Persia,波斯)在大戰期間仍由參戰的同盟國繼續使用“。他的要求立即得到伊朗外交部的批准。但是,美國人繼續使用伊朗這個名稱,因為那時他們很少涉入伊拉克的活動,因此不會造成任何誤解。

公元1959年夏天,由於擔心一位政治家所說的國家的名稱 “將已知的東西變成了未知的東西”,伊朗政府成立一個委員會,由著名學者額桑·雅沙特爾(Ehsan Yarshater)領導,再次思考這個問題。他們建議推翻公元1935年的決定,當時的皇帝[[穆罕默德-禮薩·巴列維]](Mohammad Reza Shah)批准了這一決定。但是,這個決議的執行不力,僅允許波斯和伊朗可以互換使用。[1] 今天,這兩個術語很常見。"波斯"主要在歷史和文化背景下使用,“伊朗”主要在政治背景下使用。

近年來,世界上大多數波斯的歷史,文化,和藝術展覽都使用外名波斯(請參考內名與外名)(例如,大英博物館的“被遺忘的帝國;古代波斯(Forgotten Empire; Ancient Persia)”;維也納柏林的“ 7,000年的波斯藝術”,以及阿姆斯特丹的“波斯;三十個世紀的文化和藝術”)。[14] 公元2,006年,荷蘭出版了題為《"波斯歷史地圖","Historical Maps of Persia"》的伊朗最大歷史地圖集。[15]

近期的辯論[编辑]

在公元1980年代,額桑·雅沙特爾(Ehsan Yarshater) 教授(英文版的"伊朗百科全書"的編輯)開始在 "Rahavard Quarterly","Pars Monthly","Iranian Studies Journal" 等雜誌上發表有關這個議題的文章(用英語和波斯語發表)。在他之後,有一些伊朗學者和研究人員,譬如 Kazem Abhary 教授,和賈拉爾·馬提尼英语Jalal Matini 教授也跟進關注這個議題。自那時以來,伊朗的雜誌和網站已有幾次用英文發表過他們同意或不同意使用波斯(Persia)和波斯人/語(Persian)的文章。

有許多在西方的伊朗人偏好用波斯和波斯人/語作為國家和國籍的英文名稱,類似於法語中的“ "La Perse" / "persan"”。根據伊朗裔美國人新聞從業員及作者胡曼 馬扎德英语Hooman Majd(Hooman Majd)的說法,波斯這個名稱在大流散的波斯人中流行的原因,是源於一個事實,即“波斯“意味著他們想被識別在一起的輝煌歷史,而自公元1979年伊斯蘭革命以來的”伊朗”,對整個世界而言,僅僅是代表伊斯蘭原教旨主義而已。”[16]

官方的名稱[编辑]

自公元1979年4月1日以來,伊朗國家的正式名稱是 Jomhuri-ye Eslāmi-ye Irān(波斯語:جمهوری اسلامی ایران),英語譯為伊朗伊斯蘭共和國。

其他曾有的正式名稱是Dowlat-e Aliyye-ye Irân(波斯語:دولت علیّه ایران),意為崇高的波斯國;Kešvare Šâhanšâhiye Irân(波斯語:کشور شاهنشاهی ایران)意為波斯帝國,在公元1935年以後則為伊朗帝國 。

參見[编辑]

注释[编辑]

  1. ^ In the Avesta the airiia- are members of the ethnic group of the Avesta-reciters themselves, in contradistinction to the anairiia-, the "non-Aryas". The word also appears four times in Old Persian: One is in the Behistun inscription, where ariya- is the name of a language or script (DB 4.89). The other three instances occur in Darius I's inscription at Naqsh-e Rustam (DNa 14-15), in Darius I's inscription at Susa (DSe 13-14), and in the inscription of Xerxes I at Persepolis (XPh 12-13). In these, the two Achaemenid dynasts describe themselves as pārsa pārsahyā puça ariya ariyaciça "a Persian, son of a Persian, an Ariya, of Ariya origin". "The phrase with ciça, "origin, descendance", assures that it [i.e. ariya] is an ethnic name wider in meaning than pārsa and not a simple adjectival epithet."[10]

参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Yarshater, Ehsan Persia or Iran, Persian or Farsi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0-10-24., Iranian Studies, vol. XXII no. 1 (1989)
  2. ^ Majd, Hooman, The Ayatollah Begs to Differ: The Paradox of Modern Iran, by Hooman Majd, Knopf Doubleday Publishing Group, 23 September 2008, ISBN 0385528426, 9780385528429. p. 161
  3. ^ William W. Malandra. ZOROASTRIANISM i. HISTORICAL REVIEW. 2005-07-20 [2011-01-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05). 
  4. ^ Nicholas Sims-Williams. EASTERN IRANIAN LANGUAGES. [2011-01-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29). 
  5. ^ IRAN. [2011-01-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20). 
  6. ^ K. Hoffmann. AVESTAN LANGUAGE I-III. [2011-01-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28). 
  7. ^ MacKenzie, David Niel. Ērān, Ērānšahr. Encyclopedia Iranica 8. Costa Mesa: Mazda. 1998 [2020-0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13). 
  8. ^ 8.0 8.1 8.2 8.3 8.4 MacKenzie, David Niel. Ērān, Ērānšahr. Encyclopedia Iranica 8. Costa Mesa: Mazda. 1998 [2020-0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13). 
  9. ^ Schmitt, Rüdiger. Aryans. Encyclopedia Iranica 2. New York: Routledge & Kegan Paul: 684–687. 1987 [2020-0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24). 
  10. ^ 10.0 10.1 Bailey, Harold Walter. Arya. Encyclopedia Iranica 2. New York: Routledge & Kegan Paul: 681–683. 1987 [2020-0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3). 
  11. ^ Gignoux, Phillipe. Anērān. Encyclopedia Iranica 2. New York: Routledge & Kegan Paul: 30–31. 1987 [2020-0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28). 
  12. ^ Liddell and Scott, Lexicon of the Greek Language, Oxford, 1882, p 1205
  13. ^ HC Deb 20 February 1935 vol 298 cc350-1 351
  14. ^   Hermitage. "Persia", Hermitage Amsterdam. Hermitage. Hermitage. 2007-09-20 [2007-05-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4-28). Persian objects at Hermitage 
  15. ^ Brill. General Maps of Persia 1477 - 1925. Brill website. Brill. 2006-09-20 [2006-05-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04-21). Iran, or Persia as it was known in the West for most of its long history, has been mapped extensively for centuries but the absence of a good cartobibliography has often deterred scholars of its history and geography from making use of the many detailed maps that were produced. This is now available, prepared by Cyrus Alai who embarked on a lengthy investigation into the old maps of Persia, and visited major map collections and libraries in many countries ...  已忽略未知参数|url-status= (帮助)
  16. ^ Majd, Hooman, The Ayatollah Begs to Differ: The Paradox of Modern Iran, by Hooman Majd, Knopf Doubleday Publishing Group, 23 September 2008, ISBN 0385528426, 9780385528429. p. 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