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岩 (龙涸县公)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元岩(?-7世纪610年代或620年代),河南郡洛阳县(今河南省洛阳市东)人,魏献文帝拓跋弘玄孙,隋朝官员。

生平[编辑]

元岩个性聪明机敏有才干,在北周官至开府仪同三司[1]。隋朝仁寿年间,元岩官至黄门侍郎,封龙涸县公。仁寿四年(604年)七月,隋文帝杨坚患病住在仁寿宫,尚书左仆射杨素、兵部尚书柳述、黄门侍郎元岩都进入仁寿宫进行侍奉护理。宣华夫人在清晨时出去换衣服,被太子杨广所逼迫。宣华夫人拒绝得以脱身,回到隋文帝的寝宫。隋文帝奇怪宣华夫人神色不对,就询问原因。宣华夫人流泪说:“太子无礼!”隋文帝大怒,捶着床说:“畜生怎么可以托付国家大事!独孤皇后真误了我!”于是隋文帝呼唤柳述、元岩说:“召见我的儿子!”柳述等人要叫太子杨广来。隋文帝说:“是杨勇。”柳述和元岩出了隋文帝的寝宫起草敕书。杨素听说此事,告诉了杨广,杨素又假传隋文帝的诏书将柳述、元岩逮捕,关进大理的监狱[2][3][4][5][6][7][8][9]。八月丙子(604年9月11日),柳述和元岩一并被除去名籍,柳述被流放到龙川郡,元岩被流放到南海郡[10]。后来遇到大赦,元岩回到长安。有人诬陷元岩是逃回来的,元岩因此被收捕杀死[11][12]

家庭[编辑]

祖父[编辑]

父亲[编辑]

  • 元孝遵,北周使持节、侍中、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尚书左仆射[1]

子女[编辑]

孙子[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1.2 1.3 周绍良主编. 《全唐文新编 第5部 第4册》. 长春: 吉林文史出版社. 2000.12: 14538. ISBN 7-80626-576-7 (中文(繁體)). 
  2. ^ 《隋书·卷三十六·列传第一》:初,上寝疾于仁寿宫也,夫人与皇太子同侍疾。平旦出更衣,为太子所逼,夫人拒之得免,归于上所。上怪其神色有异,问其故。夫人泫然曰:“太子无礼。”上恚曰:“畜生何足付大事,独孤诚误我!”意谓献皇后也。因呼兵部尚书柳述、黄门侍郎元岩曰:“召我儿!”述等将呼太子,上曰:“勇也。”述、岩出阁为敕书讫,示左仆射杨素。
  3. ^ 《北史·卷十四·列传第二》:初,帝寝疾于仁寿宫,夫人与皇太子同侍疾。平旦更衣,为太子所逼,夫人拒之得免。归于上所,上怪其神色有异,问之,夫人泣以实对。帝恚曰:“畜生何堪付大事,独孤诚误我!”意谓献皇后也。因呼兵部尚书柳述、黄门侍郎元岩曰:“呼我儿!”述等呼太子。帝曰:“勇也。”述、岩出阁为敕书讫,示左仆射杨素。
  4. ^ 《隋书·卷四十八·列传第十三》:及上不豫,素与兵部尚书柳述、黄门侍郎元岩等入阁侍疾。时皇太子入居大宝殿,虑上有不讳,须豫防拟,乃手自为书,封出问素,素录出事状以报太子。宫人误送上所,上览而大恚。所宠陈贵人,又言太子无礼。上遂发怒,欲召庶人勇。太子谋之于素,素矫诏追东宫兵士帖上台宿卫,门禁出入,并取宇文述、郭衍节度,又令张衡侍疾。
  5. ^ 《北史·卷四十一·列传第二十九》:及上不豫,素与兵部尚书柳述、黄门侍郎元岩等入侍疾。时皇太子入居大宝殿,虑上有不讳,须豫防拟,乃手自为书,封出问素。素条录事状,以报太子。宫人潜送于上,上览而大恚。所宠陈贵人又言太子无礼。上遂发怒,欲召庶人勇。太子谋之素,素矫诏追东宫兵士帖上台宿卫,门禁出入,并取宇文述、郭衍节度。
  6. ^ 《隋书·卷四十七·列传第十二》:上于仁寿宫寝疾,述与杨素、黄门侍郎元岩等侍疾宫中。时皇太子无礼于陈贵人,上知而大怒,因令述召房陵王。述与元岩出外作敕书,杨素闻之,与皇太子协谋,便矫诏执述、岩二人,持以属吏。
  7. ^ 《北史·卷六十四·列传第五十二》:上于仁寿宫寝疾,述与杨素、黄门侍郎元岩等侍疾宫中。时皇太子无礼于陈贵人,上知之,大怒,令述召房陵王。述与元岩出外作敕书。杨素见之,与皇太子谋,矫诏执述、岩属吏。
  8. ^ 《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隋纪四》:初,文献皇后既崩,宣华夫人陈氏、容华夫人蔡氏皆有宠。陈氏,陈高宗之女;蔡氏,丹杨人也。上寝疾于仁寿宫,尚书左仆射杨素、兵部尚书柳述、黄门侍郎元岩皆入阁侍疾,召皇太子入居大宝殿。太子虑上有不讳,须预防拟,手自为书,封出问素;素条录事状以报太子。宫人误送上所,上览而大恚。陈夫人平旦出更衣,为太子所逼,拒之,得免,归于上所;上怪其神色有异,问其故。夫人泫然曰:“太子无礼!”上恚,抵床曰:“畜生何足付大事!独孤误我!”乃呼柳述、元岩曰:“召我儿!”述等将呼太子,上曰:“勇也。”述、岩出阁为敕书。杨素闻之,以白太子,矫诏执述、岩,系大理狱;追东宫兵士帖上台宿卫,门禁出入,并取宇文述、郭衍节度;令右庶子张衡入寝殿侍疾,尽遣后宫出就别室;俄而上崩。故中外颇有异论。
  9. ^ 《资治通鉴考异》:考异曰:赵毅大业略记曰:“高祖在仁寿宫,并甚,追帝侍疾,而高祖美人尤嬖幸者,唯陈、蔡二人而已。帝乃召蔡于别室,既还,面伤而发乱,高祖问之,蔡泣曰:‘皇太子为非礼。’高祖大怒,啮指出血,召兵部尚书柳述、黄门侍郎元岩等令发诏追庶人勇,即令废立。帝追迫,召左仆射杨素、左庶子张衡进毒药。帝简骁健官奴三十人皆服妇人之服,衣下置仗,立于门巷之间,以为之卫。素等既入,而高祖暴崩。”马总通历曰:‘上有疾,于仁寿殿与百僚辞诀,并握手歔欷。是时唯太子及陈宣华夫人侍疾,太子无礼,宣华诉之。帝怒曰:‘死狗,那可付后事!’遽令召勇,杨素秘不宣,乃屏左右,令张衡入拉帝,血溅屏风,冤痛之声闻于外,崩。”今从隋书。
  10. ^ 《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隋纪四》:八月,丁卯,梓宫至自仁寿宫;丙子,殡于大兴前殿。柳述、元岩并除名,述徙龙川,岩徙南海。
  11. ^ 11.0 11.1 《隋书·卷八十·列传第四十五》:华阳王楷妃者,河南元氏之女也。父岩,性明敏,有气干。仁寿中,为黄门侍郎,封龙涸县公。炀帝嗣位,坐与柳述连事,除名为民,徙南海。后会赦,还长安。有人谮岩逃归,收而杀之。
  12. ^ 12.0 12.1 《北史·卷九十一·列传第七十九》:华阳王楷妃者,黄门侍郎、龙涸县公河南元岩女也。岩明敏有器干,炀帝嗣位,坐与柳述连事,除外徙南海。后会赦还长安,有人谮岩逃归,收杀之。
  13. ^ 《元和姓纂·卷四·48》:献文帝弘生禧、幹、雍、羽、勰。咸阳王禧。赵郡王幹;元孙元景,左卫率。高阳王雍,生端、斌。广陵王羽;生欣,周上柱国;孙岩;隋龙涸公。羽少子恭,悯帝。彭城王勰生懿;七代孙鼎,思州刺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