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釋夢參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夢參法師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釋夢參
本名刘瑞庭
出生1915年7月13日
中華民國黑龍江省開通縣
圓寂2017年11月27日(2017-11-27)(102歲)山西省五台山萬佛洞真容寺
居住地 中华人民共和国
国籍 中华人民共和国
教育程度小學肄業
師承虛雲慈舟倓虛弘一等法師
著作《占察善惡報經講記》、《八十華嚴講述》、《修行》等
獲獎華梵大學榮譽講座教授、榮譽博士學位

釋夢參(1915年7月13日-2017年11月27日),人称梦参老和尚梦参长老梦参法师,在西藏学习时法名爲滾卻圖登,俗名刘瑞庭,法名覺醒,自号梦参,因自謙“没有觉也没有醒”,又因做梦而出家,故如此自称[1]。 夢參老和尚出家八十七載,自認非比丘,不列僧數戒臘。他一本雲遊僧道風,隨緣渡眾,無任何傳法舉措,未興建個人專屬道場。縱蒙縲絏léixiè[2]之災三十三載,弘法心志未曾稍歇,将閎廓[3]深遠的佛理讲得淺顯易懂。曾親筆書寫「童貞入道、白首窮經」八字,為他一生的求法修行之路作了看似平凡卻不凡的註腳。

生平[编辑]

  • 1931年,「奉天事變」發生,奉系領袖張作霖遇難,隨軍撤守北京,屬獨立騎兵第五師,直屬張作霖之子張學良統管。1931年底:隨同長官,赴石家庄視察防務時,在一間礦廠作夢出家。遂二度前往北京房山縣上方山兜率寺,依止修林老和尚出家,因修林老和尚的小廟在北京海淀(時為河北省宛平縣),轉往頤和園後山的藥王廟剃髮,法名為「覺醒」。但是他認為自己沒有覺也沒有醒,再加上是作夢的因緣出家,便給自己取名為「夢參」。
  • 1937年奉倓老命赴廈門迎請弘一老和尚到湛山寺,夢參作侍者,以護弘老生活起居半年,深受弘一大師身教的啟發,當時並就近依《占察善惡業報經》所描述的占察輪相,請弘一大師親手製作一付,以供修習。弘一大師為了答謝他擔任半年的外護,親贈手書的〈淨行品〉偈頌乙本;不過,這份珍貴的弘一大師書法,隨同北京法源寺文物,毀於文革期間。[6]
  • 1940年因掩護抗日份子受到舉報,為逃避日本人的追捕,喬裝成崔帕仁波切的已故年輕侍者,改以雍和宮年輕喇嘛,由北京轉至上海、香港,赴印度轉往西藏求法。在西藏黃教三大寺之一的色拉寺依止夏巴仁波切,學習黃教菩提道修法次第,藏傳法名為「滾卻圖登」[7]
  • 1950年元月,夢參法師在四川省甘孜縣時因不願意放棄僧人身份,不願意進藏參與工作,雖經過二年學習改造依舊不願意還俗,遂被捕入獄;又因在獄中宣傳佛法,遂以反革命之名被判刑十五年、勞動改造十八年,共计蒙缧绁之灾三十三年。梦参自述,在狱中多次想自尽,但梦到被人推上讲经台,悟到自己未来要做讲经法师,於是没有动手,常念《報恩经》的偈頌“假使热铁轮,在汝顶上旋,终不以此苦,退失菩提心”而感到安心,於是平安无事在狱中度过了三十三年。[8]
  • 1984年被妙湛圓拙兩位法師請到廈門南普陀寺,恢復閩南佛學院,並任教務長。
  • 1987年:應美國萬佛城宣化上人邀請,參與首次在美舉辦的陸空法會;這也是他首次訪美,在美停留一個月後返回中國福建。就此意外的因緣,促成日後夢參老和尚在海外華人地區弘法的機緣。
  • 1988年應美國菩提心基金會之邀與侍者宏覺法師定居美國紐約市皇后區法拉盛,並開始講述“地藏王菩薩占察善惡業報經”等地藏法門超過5年,並由菩提心基金會弟子謄錄成書出版。並數度應弟子邀請至加拿大、紐西蘭、新加坡、香港、台灣等地區弘法。据其自述,梦参在美国纽约期间,有三、四个月断断续续做梦,梦到自己的前世,大约从末开始到现代,使其了知宿世因缘,由此对因缘业报深有感悟。
  • 1995年底:在加拿大溫哥華弘法時,發現直腸癌,原欲放棄治療,一心念佛往生。
  • 1996年1月:老和尚在台灣彰化秀傳紀念醫院接受直腸癌手術,開刀成功,在台北周居士家中靜養半年。
  • 2006年應方廣文化之請,在普壽寺同步開講《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共七十三座圓滿。
  • 2007年春夏之交:應邀前往北京通教寺、居士林等地公開弘法。
  • 2009年春:在臺北國際會議中心舉辦的講經活動,數千位弟子與會,法緣殊勝。秋,返五台山,續講《楞嚴經》圓滿。
  • 2014年5月,應剃度弟子之請,自深圳夢參精舍前往五台山真容寺安居。
  • 2017年11月27日(農曆丁酉年十月初十)申時,夢參老和尚於五台山真容寺圓寂,世壽一百零三歲。12月3日午時,於五台山碧山寺塔林化身窯荼毗

评价[编辑]

夢參老和尚作风低调朴实,平易近人。在海內外弘法三十五年,廣開皈依、剃度因緣,滿各地三寶弟子的願心。老和尚的剃度弟子,遍及中國大陸、臺灣、香港、新加坡、美國等地區。他並承通願法師之遺願囑託,鼎力掖助他的弟子,興建女眾戒律道場——五台山普壽寺;同時,恢復重建雁蕩山能仁寺、五台山真容寺[10]

梦参老和尚极力弘扬地藏法门,在现代汉地弘扬地藏占察轮法门的法师极少,梦参法师具有不容争辩的代表性。

著作[编辑]

  • 夢參老和尚作品集簡介 請參閱方廣文化官方網站 http://www.fangoan.com.tw/culture/cul_monkbook.htm
  • 八十華嚴系列作品
    • 《八十华严讲述》第一会、第二会、第三會共十一册
    • 《大乘起信論淺述》
    • 《淺說華嚴大意》
    • 《普贤行愿品大意》
    • 《華嚴經疏論導讀》
    • 華嚴三品:《淨行品講述》、《梵行品新講》、《普賢行願品講述》(方广文化出版)
  • 天台系列作品《妙法蓮華經導讀》(方广文化出版)
  • 地藏系列作品(方广文化出版)
    • 《占察善惡報經講記》
    • 《占察善惡報經新講》
    • 《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講記》(共六冊)
    • 《地藏經講述》(共三冊)
    • 《淺說地藏經大意》
  • 般若系列作品(方广文化出版)
    • 《般若心經講述》(合輯本)
    • 《金剛經講述》
    • 《淺說金剛經大意》
  • 楞嚴系列作品(方广文化出版)
    • 《淺說五十種禪定陰魔》
    • 《楞严经浅释》(共三冊)
  • 開示錄作品《修行》、《向佛陀学习》、《禅简单启示》、《正念》、《观照》(方广文化出版)
  • DVD作品《八十华严讲述》DVD、《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講記》DVD、《占察善惡報經講記》DVD(方广文化出版)
  • 結緣書《發心》、《念佛》、《佛說阿彌陀經淺釋》(方广文化出版)

參考資料[编辑]

  1. ^ 《梦参老和尚专访》:(自述)假使你执着梦是真的,那就错了,佛告诉你如梦幻泡影;假使你当假的,对我来说梦却是很真。我师父给我取法名叫觉醒,但我自己想不够资格,我就改个梦参(参悟),参的意思就想达到觉醒。但是现在我九十多岁了,没觉也没醒,还在梦中。
  2. ^ 又作縲紲,意为绳缚,引申为牢狱。
  3. ^ 意为博大、广阔、宽宏。
  4. ^ 《梦参老和尚专访》(记者:刘红青 董飞):(自述)这是第二个梦,梦到什么呢?梦到庙里头一位老和尚告诉我,叫我去朝九华山。我醒了,给我引礼师说这个梦,引礼师说:“梦见的老和尚记得不?”“我现在还记得!”他说:“我领你去看!”领我到祖堂里头,那祖师一个一个画的像,就是这个庙的过去的老和尚,一代一代的。他说:“你看哪一个老和尚像你做梦的?”我说:“这一个老和尚就像!”他说:“这个老和尚地藏王菩萨化身,就是遍融老和尚!”大家看明代莲池大师到北京参学的就是遍融老和尚。他说:“你跟他有因缘,你去吧!”我受戒毕了业就到九华山……我在安徽九华山又做一个梦,叫我到鼓山涌泉寺。我连鼓山涌泉寺在哪都不知道!哪一省也不知道!那个挨着我住的老和尚就跟我讲,他说:“我就是从鼓山来的!”他又说:“我带了鼓山的招生简章!”我说:“什么招生简章?”他说:“收小和尚,可以到那里的佛学院,到佛学院念书。”他就把简章转给我,我一看,就去了。
  5. ^ 《梦参老和尚专访》(记者:刘红青 董飞):(自述)到了这天晚上我又做一个梦,告诉我:“不能离开这儿,这就是你终生的事业!”“那怎么办?我什么也听不懂!”“你跟慈老法师说,叫他告诉你方法,开智慧,开智慧你就懂了。”第二天我就又跟慈老法师说:“昨天又做个梦不让我走了!”慈老法师知道我是做梦出家之后……,这一切都是命,就是梦。……第二天我跟慈老法师说:“老法师,昨天我做个梦,叫我不要走。说我将来就靠这个,这是我的生命,说您能给我智慧。”慈老法师就笑一笑。“如果我能给你智慧,那我就不用讲课了,这些学生我都给他们智慧,都成就了。我还没有修到这样的程度。”完了,我说:“梦里头告诉我,您能告诉我方法。”他说:“方法,我告诉你,那我得慢慢教你!”慈老法师就教我念《普贤行愿品》,我的智慧都是从《普贤行愿品》来的。我就念《普贤行愿品》,但是我不认得呀!慈老法师就一句一句教,大概是一个星期吧,我才会念《普贤行愿品》。完了,还让我供养,我说:“我什么都没有,拿什么供养?”那个供养,世间财物是不行的啦!得用身体供养,身体怎么供养?燃身、燃背、燃指,北方受戒是不烧疤的,于是就用我的身背燃灯供养,燃灯一次大概两个多钟头,这样做了大概有二、三个月,那就好了,自然而然的、不晓得怎么的,慈老法师讲《华严经》我都听的懂了。
  6. ^ 《梦参老和尚专访》(记者:刘红青 董飞):(自述)过了一阵后,弘一法师把我叫上来,说:“你跟倓虚老法师打个电报,说三天后我们走。”我一听高兴死了。就是在那时候我跟弘一法师学了《占察善恶业报经》中的木轮相法,非常相应。
  7. ^ 《梦参老和尚专访》(记者:刘红青 董飞):(自述)於是我就化装成喇嘛逃离北京。碰巧赶上西藏来的师父,雍和宫的堪布,他有一个小徒弟死了,我就顶替他的这个小徒弟,拿着这个小徒弟的护照去了西藏。我是这样去了西藏,不是我发心去的。我在西藏的费用,是香港的一个居士供养的。……后来我一直在西藏住到50年代,参学,研修整整十年。解放西藏之前,西藏局势不稳,我就从拉萨去了西康,去了没过多久西藏就解放了。
  8. ^ 《梦参老和尚专访》(记者:刘红青 董飞):(自述)三十三年里我不怨天尤人,我在监狱里的确幸福了。大家知道,建国后“三反五反”、“反右斗争”、党内斗争,之后还有1966年开始的“文化大革命”,这一连串的运动让在外面的和尚也不好过啊。跳放生池自杀的比比皆是。我在监狱里还是自自在在,没事,警察给站岗很保护我。……我在监狱里就念诵:“假使热铁轮,在汝顶上旋,终不以此苦,退失菩提心。”心里就安了。遇到什么苦难、折磨,都能过得去。后来一切风浪都过去,我才出来了。虽然出来时已经老了,我到美国时已经七十几了。
  9. ^ 《梦参老和尚专访》(记者:刘红青 董飞):(自述)30年前审问我的四川公安厅厅长在临放我的时候问我将来有什么打算,我说我回去北京当和尚,继续讲课说法。他说:你做梦!他说你现在虽然放出来了,可还是罪人,我说我就是做梦。……后来四川那边的干部送我去了北京,由公安部、高等法院、检察院三部接收我,三部的人都来办我一个人的案子,问清我的历史情况之后,他们就说明天就放我回家,还发了许多票,粮票,布票等等,还有户口证件等。户口落在西城区,但我想回中国佛学院,结果说办不了,我就自己去办,后来我自己把户口办上了,而且一个月还有30块钱,这个标准那时候已经很高了。……后来我去了中国佛学院,我去找赵朴初,那时法尊法师还在,正果法师也在当会长,我就去找他们。他们问我,老和尚你怎么出来的,以后有什么打算?我说想回佛学院教书。正果法师说可以,但是他现在没办法给我排课。不过他的课我可以来替他讲,那时候还是1981年。
  10. ^ 佛门耆宿 一代高僧梦参长老于五台山真容寺安详舍报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全球佛教資訊網.五台山真容寺[2017-11-28]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