夷數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夷數
救世神光明神月宮神
Jesus Image on a Manichaean Temple Banner.jpg
夷數王者像,10世紀。發現於新疆高昌故城,是目前已知最古老的摩尼教夷數畫像。
其他名稱夷數和、夷數佛
住處明界、月宮
象徵光明十字架、月宮
文字讚夷數文
民族希伯來-波斯人
父母明尊
对应基督教神话的耶穌

夷數,亦作夷數和帕提亞語/中古波斯語轉寫Yyšw‘ [Yišō][1]:474),是摩尼教所崇奉的神祇,是古代中國摩尼教對「耶穌」的音譯,祂與瑣羅亞斯德釋迦牟尼以及摩尼被尊為摩尼教四大先知。[2]:368, [腳註 1]夷數在摩尼教中是一位相當重要的神祇,是負責接引虔誠信徒靈魂回歸明界的引路神。[4]:352

該教創始人摩尼生長在公元3世紀的一個基督教浸洗派英语Elcesaites家庭,他的父親跋帝是該派教會的信徒。他們居住在薩珊王朝統治下的南部美索不達米亞,除了浸洗派,那裡還活躍着其他早期基督教團體如巴戴桑派英语Bardaisan馬吉安派,摩尼同他們均有接觸。雖然摩尼在自己的著作中有提及瑣羅亞斯德和釋迦牟尼,但耶穌才是重點,比如:「耶穌是摩尼的拯救者」(《科隆摩尼古卷英语Cologne Mani-Codex》);「摩尼,耶穌基督的使徒」(摩尼的水晶印章及他在信文中的自稱);「摩尼是耶穌的聖靈」(摩尼的門徒對他的尊稱)。[5]:162天主教聖師奧古斯丁曾經撰文講述摩尼教徒對耶穌的癡迷,以及在各種語言的摩尼教經典中都有夷數讚美詩。[6]:135

六大夷數[编辑]

「耶穌」本是古代以色列地區的一個常見人名,意為「救贖是雅威」;「基督」是一個術語和尊號,意為「受膏者」。基督教早期教父將二者結合稱作「耶穌基督」,表明基督教完全相信耶穌就是《聖經》中應許給猶太人的救世主彌賽亞,即耶穌就是基督,基督就是耶穌(參見基督論)。與此相反,諾斯底主義教導則傾向明確區分作為人的耶穌和作為神的基督。在秉持諾斯底二元論的摩尼教中,更是發展出六種不同形態的「夷數」。[7][8]

南宋《夷數佛幀》細部所描繪的光明十字架,安置於朱紅蓮臺上。
元朝《摩尼教宇宙圖》中描繪的月宮船。三尊主神,從左到右:光明童女、夷數、先意;前排五名聚集靈魂的天使和七名領航員;穿着紅邊白袍的摩尼作為觀測者站在左側。[2]:453
  1. 光明夷數Jesus the SplendourYišō‘ zīwā),於摩尼教經《下部讚》之〈讚夷數文 第二疊〉中稱為「具智法王夷數佛」和「具智大毉(醫)王」。祂是偉大的智性,負責拯救被禁錮在人體內的光明分子。祂是由摩尼教最高神明尊召喚出來拯救世人的第三使。第三使的救世行為令暗魔英语Prince of Darkness (Manichaeism)焦躁不安,害怕失去對光明分子的控制,因此牠造出人類原祖亞當夏娃,並將光明作為靈魂禁錮在人體內。光明夷數向亞當傳達有關救贖的靈知英语Gnosis,藉此喚醒人類沉淪的靈魂。但亞當被夏娃誘惑生下該隱亞伯塞特,導致拯救失敗。隨着人類繼續繁衍,靈魂受制於肉體,光明分子無法擺脫暗魔的禁錮。[9]由於光明夷數地位重要,所以祂有時也被認為是明尊之子。[7]
  2. 受難夷數The suffering Jesus / Jesus patibilis)可說是被禁錮在肉體(物質世界)中受苦的光明分子的象徵。如同歷史上的拿撒勒人夷數,祂最終被釘十字架。[7]《下部讚》中屢屢提及光明夷數,但只有一處與受難夷數有關,在〈歎五明文 第二疊〉中寫道:「抽拔惡刻出瘡痍,洗濯明珠離泥溺。法稱所受諸妙供,莊嚴清淨還本主。夷數肉血此即是,堪有受者隨意取。如其虛妄違負心,夷數自微無雪路。」這裡的「夷數肉血」就是指耶穌的聖體寶血,在最後的晚餐上,耶穌以此設立聖餐禮。在《下部讚》中,摩尼教徒便借用夷數肉血來象徵困於塵世的光明分子。[10]:40–47
  3. 拿撒勒人夷數The historical Jesus of Nazareth / Jesus the Apostle of Light)以人類的形態進入眞實的歷史,以光明使徒的身份降臨塵世行使神蹟,最後被釘十字架。但與基督教中的耶穌不同,這裡的夷數不會在十字架上感受痛苦,或者說經歷受難的過程,夷數被釘十字架屬於諾斯底的幻影說理論。意即拿撒勒人夷數雖然進入人類的物質世界,祂看起來和人類沒有區別,但實際上卻沒有肉體,依舊是完整的神(靈體),所以即使被釘十字架祂也不會有任何痛苦之感。由此可得出結論,拿撒勒人夷數也許就是光明夷數的化身。[7]
  4. 審判者夷數The risen, or eschatological, Jesus / Jesus the Judge),或稱「末世夷數」,在末日審判之後,在天火淨化仍有希望得救的光明分子之前的這段中間時期,總和120年,將由祂來統治人類。在一篇有關末世善惡大決戰科普特語佈道文中明確提到,光明夷數會親自主持末日審判,可見審判者夷數也和光明夷數關係密切。[7]
  5. 孩童夷數Jesus the Child / Jesus the Youth)也被描述為是光明夷數的流溢(emanation),祂被視為「靈魂渴望救贖」這一意志的人格化。孩童夷數顯然和受難夷數有關聯,但要證實這一論斷還需要更多研究。[7]
  6. 月宮夷數Jesus the Moon)仍可視為光明夷數的一個分身,至少在摩尼教的普遍信仰中,明月一直是光明夷數的象徵,祂的光明殿也修築於月宮內。在一份粟特語文獻中可讀到這樣的句子:「明月夷數升上夜空」。[7]

結論[编辑]

綜上所述,摩尼教中的所有夷數形象都可歸納為一位受難的、救世的宇宙神靈形象。通過這些形象,夷數在摩尼教宇宙論中成了一位無所不在的、同時遍在的救世主。而且每一種形象都具有象徵意義,比如光明夷數象徵偉大的智性,受難夷數是世界的靈魂,孩童夷數是對生命的沉思,月宮夷數是明月光輝,等等。[7]

讚夷數文[编辑]

摩尼教傳入漢地後,由於耶穌這一形象於華夏文化而言相當陌生,所以傳教士將其與佛教文化結合,稱耶穌為佛,並賦予祂大慈大悲、救苦救難的典型佛教形象。[11]:104–105因此信徒在以下節選的宛如佛經的《下部讚》所收讚美詩〈覽讚夷數文〉中寫道:

原文 改為現代用字
廣惠㽵嚴夷數佛,起大慈悲捨我罪。
聽我如斯苦痛言,引我離斯毒火海。
䫟施戒香解脫水,十二寶冠衣纓珞。
洗我妙性離塵埃,嚴餝淨躰令端正。
䫟除三冬三毒結,及以六賊六毒風。
降大法春榮性地,性樹花菓令滋茂。
䫟息火海大波濤,暗雲暗霧諸纏蓋。
降大法日普光輝,令我心性恆明淨。
䫟除多劫昏癡病,及以魍魎諸魔鬼。
降大法藥速毉治,噤以神呪駈相離。
我被如斯多鄣礙,餘有無數諸辛苦。
大聖鑒察自哀矝,救我更勿諸災惱。
唯䫟夷數降慈悲,解我離諸魔鬼縛。
廣惠莊嚴夷數佛,起大慈悲捨我罪。
聽我如斯苦痛言,引我離斯毒火海。
願施戒香解脫水,十二寶冠衣纓珞。
洗我妙性離塵埃,嚴飾淨體令端正。
願除三冬三毒結,及以六賊六毒風。
降大法春榮性地,性樹花果令滋茂。
願息火海大波濤,暗雲暗霧諸纏蓋。
降大法日普光輝,令我心性恆明淨。
願除多劫昏癡病,及以魍魎諸魔鬼。
降大法藥速醫治,噤以神咒驅相離。
我被如斯多障礙,餘有無數諸辛苦。
大聖鑒察自哀矜,救我更勿諸災惱。
唯願夷數降慈悲,解我離諸魔鬼縛。

參見[编辑]

腳註[编辑]

  1. ^ 摩尼教在傳入中亞之前,其認可的先知數量未定。傳入中亞後才確定為五個,即上述四大先知再加上印度教神祇那羅延,原因是印度教在古代中亞有很大影響力。[3]:300–301

參考資料[编辑]

  1. ^ Ma, Xiaohe. On the Date of the Ritual Manual for the Celebration of the Birthday of the Ancestor of Promoting Well-being from Xiapu. researchgate.net. 2015-05-28 [2020-05-28] (英语). Yishu 夷數 MC. i-ṣi̭u for Pth./MP. yyšw' [yišō] which also survives in Dunhuang texts. 
  2. ^ 2.0 2.1 Gulácsi, Zsuzsanna. Mani's Pictures: The Didactic Images of the Manichaeans from Sasanian Mesopotamia to Uygur Central Asia and Tang-Ming China (PDF). "Nag Hammadi and Manichaean Studies" series 90. Leiden: Brill Publishers. 2015. ISBN 9789004308947 (英语). 
  3. ^ 馬小鶴. 摩尼教中的蘇路支新考 (PDF). 《饒宗頤國學院院刊》. 2016, (3) [2020-05-30] (中文(繁體)‎). 
  4. ^ Gulácsi, Zsuzsanna. The Manichaean Roots of a Pure Land Banner from Kocho (III 4524) in the Asian Art Museum, Berlin. academia.edu. 2018 [2020-05-28] (英语). 
  5. ^ 古樂慈. 一幅宋代摩尼敎《夷數佛幀》. academia.edu. 由王媛媛翻译 . 2008 [2020-05-23] (中文(繁體)‎). 
  6. ^ Gulácsi, Zsuzsanna. A Manichaean Portrait of the Buddha Jesus. academia.edu. 2009 [2020-05-23] (英语). 
  7. ^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Sundermann, Werner. CHRISTIANITY v. Christ in Manicheism. iranicaonline.org. 1991 [2020-05-23] (英语). 
  8. ^ Franzmann, Majella. Jesus in the Manichaean Writings. bloomsbury.com. 2003 [2020-05-23] (英语). 
  9. ^ 王媛媛. 唐代漢文摩尼教資料所見之「法王」. nxkg.org.cn. 2017-07-31 [2020-05-23] (中文(简体)‎). 
  10. ^ 馬小鶴. 「肉佛、骨佛、血佛」與「夷數肉血」考——基督教聖餐與摩尼教的關係. 《史林》. 2000, (3) (中文(简体)‎). 
  11. ^ 龔方震 (编). 《融合四方文化的智慧》. 新北市: 新潮社文化出版. 2012-08-01. ISBN 9789863161141 (中文(繁體)‎).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