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火星探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火星探測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旅居者用Alpha质子X射线光谱仪测量"Yogi"岩石
動畫展示各個火星探測器的登陸點

火星探测是指人类通过向火星发射空间探测器,对火星进行的科学探测活动。人類從1600年代開始使用望遠鏡對火星進行观测。1965年7月14日,美国水手4号探测器在火星上空掠过火星,成为第一枚掠过火星并发回探测数据的探测器。 1971年12月2日,苏联火星3号(Mars 3)的登陆器成功在火星软着陆,成为第一个抵达火星的探测器,并在火星表面发出14.5秒信号。1976年9月3日,美国維京1號的登陆器在火星表面软着陆,成为第一个向地球发回照片的探测器。

現狀[编辑]

19世紀的斯基亞帕雷利手繪的火星地圖,以及現代攝影的火星地圖,夾在中間的是兩者混合的圖片。

在2018年6月10日,機會號火星漫遊車停止工作,留下火星科學實驗室,也就是好奇號繼續工作。同時,在軌道上還有 2001火星奧德賽號火星快車號火星偵察軌道衛星火星軌道探測器火星大氣與揮發物演化任務火星微量氣體任務衛星等6搜太空船,它們提供了關於火星的大量資訊。固定在表面的"洞察號"正在調查火星的深層內部。沒有試圖前往火星的標本返回任務英语Sample return mission,而嘗試探測火星衛星福伯斯並攜回標本的Fobos-Grunt在2011年已經失敗[1]

另有5個專案計畫正在開發和製造的最後階段,將在2020與2021年間發射前往火星。其中包括俄羅斯和歐洲太空總署的ExoMarsRosalind Franklin rover英语Rosalind Franklin (rover)、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的火星2020探測車任務、中國的天问一号、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Hope Mars Mission英语Hope Mars Mission 和印度的火星軌道探測器2英语Mars Orbiter Mission 2

概述[编辑]

火星是太阳系八大行星之一,按离太阳由近及远的次序排列为第四颗。在太阳系八大行星之中,火星也是除了金星以外,距离地球最近的行星。大约每隔26个月就会发生一次火星冲日,地球与火星的距离在冲日期间会达到极近值,通常只有不足1亿千米,而在火星发生大衝时,这个距离甚至不足6000万千米。火星冲日意味着这时可以使用较小花费将探测器送往火星,火星探测通常也会利用此天文現象來運作。

到目前为止,已经有超过30枚探测器到达过火星,它们对火星进行了详细的考察,并向地球发回了大量数据。同时火星探测也充满了坎坷,大约三分之二的探测器,特别是早期发射的探测器,都没有能够成功完成它们的使命。但是火星对于人类却有一种特殊的吸引力,因为它是太阳系中最近似地球的天体之一。火星赤道平面与公转轨道平面的交角非常接近于地球,这使它也有类似地球的四季交替,同时,火星的自转周期為24小時37分,这使火星上的一天几乎和地球上的一样长。

具有重要意义的成功发射
发射日期 国家 名称 任务 意义
1964年12月28日 美国 水手4号 飞掠 第一枚掠过火星并发回探测数据的探测器
1971年5月30日 美国 水手9号 环绕 第一枚成功进入环绕火星轨道的探测器
1971年5月28日 前苏联 火星3号 着陆 第一个成功在火星表面软着陆的着陆器
1975年8月20日 美国 維京1號 着陆 第一枚在火星上着陆,并且成功向地球发回照片的探测器。
1996年12月4日 美国 火星探路者号 着陆 送往火星的第一部火星车旅居者号
2013年11月5日 印度 火星轨道探测器 环绕 印度首个火星探测任务。

歷史[编辑]

以下列出火星探测的简要概述,面向轨道器和飞越任务。又见登陆火星英语Mars landing

1960年代[编辑]

前苏联的早期探测[编辑]

火星1A号火星探测器
1965年由水手4號所拍攝的火星,是歷史上首張火星近距離照片
水手4號所拍攝的法厄同区水手坑英语Mariner (crater)

人类使用空间探测器进行火星探测的历史几乎贯穿整个人类航天史。几乎就在人类刚刚有能力挣脱地球引力飞向太空的时候,第一个火星探测器也开始了它的旅程。最早期的探测器几乎都失败了,而火星探测也就是在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中不断前进。

1960年10月10日,前苏联向火星发射了第一枚探测器火星1A号。紧接着就在四天以后,14日第二枚火星探测器火星1B号升空。然而这两枚火星探测的先行者却连地球轨道都没能到达。

1962年10月24日,当火星又一次运行到合适的位置时,前苏联的第三枚火星探测器火星1C号升空了,然而这次它也是仅仅到达了环绕地球的轨道而已。1962年11月1日,前苏联向火星发射了火星1号,这枚探测器成功进入了前往火星的轨道,并且计划于1963年6月19日到达火星,然而1963年3月21日它飞行到距离地球1.06亿千米的距离时,与地面永远失去了通信联系。三天以后,前苏联的又一枚探测器升空,这枚探测器同样面临失败的命运,仅仅到达环绕地球轨道,此后火箭未能再次成功点火,两个月后墜入地球大气层烧毁。

水手号探测计划[编辑]

1964年,美国也先后向火星发射了两枚探测器水手3号水手4号水手3号于12月5日发射升空,是美国发射的第一枚火星探测器,然而探测器的保护外壳未能按预定计划成功与探测器分离,导致太阳能板未能打开,于发射8小时后电池耗尽,与地面永远失去了通信联系,并导致探测器偏离轨道,估计距火星数百万英里处掠过,任务失败。水手4号于12月28日发射升空,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枚掠过火星並发回探测数据的探测器,于1965年7月14日在火星表面9800千米上空掠过火星,向地球发回了21张照片,此后又在环绕太阳轨道上花费三年时间对太阳风进行探测。水手4号发回的数据表明火星的大气密度远比此前人们认为的稀薄,也沒有發現磁場[2][3]輻射帶[4]。這些新數據促使天文學家修改後續的火星研究設計,也顯示火星上存在生物的可能性比先前預測的還低[5][6][7][8]

前苏联也于1964年11月30日再次向火星发射了探测器,但是这枚探测器再次以失败告终,它虽然最终到达了火星附近,但是却没有能够向地球发回任何数据。

1969年美国向火星发射了水手6号水手7号。前者于2月24日发射升空,7月31日抵达火星。后者于3月27日发射升空,8月5日抵达火星。这两枚探测器携带有更先进的仪器和通讯设备,它们成功掠过火星,对火星大气成分进行分析,並傳回大量照片。

前苏联也于1969年向火星发射了两枚探测器,然而这次甚至比此前的情况更加糟糕,第一枚探测器在发射后7分钟因发动机故障发生爆炸,而另一枚探测器发射后不到1分钟就坠向了地面。

1970年代[编辑]

1971年,美国向火星发射了两枚探测器,尝试进入火星轨道,环绕火星飞行,以获取火星的高清晰照片。5月8日,水手8号发射升空,几分钟后因火箭故障坠入了大西洋。5月30日,水手9号发射升空,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枚成功进入环绕火星轨道的探测器,取得了空前的成功。水手9号于1971年11月14日到达火星,在火星轨道上工作了将近一年之久,发回了7329张照片,覆盖了火星表面超过80%的部分,同时还对火星的两颗卫星进行了探测。

前苏联在1971年向火星发射了三枚探测器。第一枚探测器于5月10日发射,包括一个轨道器和一个着陆器,尝试在火星表面着陆,但实际上它仅仅到达了环绕地球轨道。按照计划,探测器应该在地球轨道上停留1.5小时,然后点火向火星进发,但是由于失误,它的计时器要等上1.5年向火箭发出这个点火指令,这枚探测器后来被称为宇宙419号,因为前苏联事后否认这枚探测器将要前往火星。

火星2号、3号首抵火星表面[编辑]

火星2号火星3号是前苏联1971年当年发射的另外两枚火星探测器,与宇宙419号的设计几乎完全相同,各由一个环绕火星的轨道器和一个着陆器组成,分别于5月19日和5月28日发射升空。火星2号于11月27日到达火星,成功进入环绕火星轨道,并释放着陆器,但着陆器降落伞未打开而在火星表面坠毁,这是有史以来第一个成功抵达火星的人造物。火星3号于12月2日到达火星,成功进入环绕火星轨道,并释放着陆器,其着陆器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成功在火星表面软着陆的探测器,取得了空前的成功,虽然它仅仅在火星上工作了14.5秒,甚至没能发回一张完整的照片就永远与地球失去了通信联系。火星2号和3号的轨道器在火星轨道上工作了近9个月之久,从1971年12月至1972年3月期间发回一个比较大的数据量,传输持续至8月22日。1972年8月22日发回数据和共有60张的照片之后,火星2号和3号结束了使命。这些图像和数据创建了表面地形图,并给出火星引力磁场的信息。[9]

前苏联在1973年连续向火星发射了四枚探测器,但是都没有完成它们的探测任务。除了火星7号外所有任务都发回了数据,其中火星5号是最成功的。火星4号于1973年7月21日发射升空,火星5号于1973年7月25日发射升空,它们分别于1974年2月10日和1974年2月12日到达火星附近,火星4号没能成功进入环绕火星轨道,而火星5号则在进入环绕火星轨道不久后就丢失了。火星4号在的2200公里范围飞过行星返回一位幅图片和无线电掩星观测数据,这些数据构成火星上的夜侧电离层的有史以来第一个检测。[10]在发射机外壳加压损失结束使命之前,火星5号传送回60幅图像。火星6号火星7号都携带有轨道器和着陆器,它们分别于1973年8月5日和1973年8月9日发射升空,然后分别于1974年3月12日和1974年3月9日到达火星附近,火星6号的着陆器成功进入了火星大气层并打开了降落伞,然后就丢失了,而火星7号甚至还没进入环绕火星轨道并在距离火星1300公里处就丢失了。

維京號探测计划[编辑]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維京號探测计划是有史以来最为成功的火星探测计划之一。它们由两部分组成,一个轨道器和一个着陆器。維京1號于1975年8月20日发射升空,轨道器于1976年6月19日进入环绕火星轨道,着陆器于1976年7月20日在火星表面成功着陆。海盗2号于1975年9月9日发射升空,轨道器于1976年8月7日进入环绕火星轨道,着陆器于1976年9月3日在火星表面成功着陆。維京1號成为第一枚在火星上着陆,并且成功向地球发回照片的探测器。海盗1号的轨道器在轨道上一直工作到1980年8月17日,而着陆器使用核能作为电力来源,在火星表面正常工作超过六年,直到1982年11月13日错误指令导致失去通信联系为止。維京2號的轨道器在轨道上一直工作到1978年7月25日,而着陆器在火星表面正常工作了三年多的时间,直到1980年4月11日电池故障导致通讯联系中断。海盗号火星探测计划总共向地球发回了数万张高清晰照片。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海盗1号都是在火星表面存活时间最长的纪录保持者,直到2010年5月19日才由机遇号以2246个任务日的运转打破了海盗1号2245个任务日的纪录。

維京1號着陆点 (1978-02-11).
維京1號着陆点 (第一张彩照, 1976-07-21).
維京2號着陆点 (第一张彩照, 1976-09-05).
維京2號着陆点 (1977-09-25).
維京2號着陆点的霜 (1979-05-18).
維京1號地点克里斯平原的火星日落 (1976-08-20).

着陆器任务的主要科学目标是寻找生物迹象信号英语Biosignature,观察火星气象学的、地震学的和磁学的性质。海盗登陆器上的生物实验的结果仍然没有定论,在2012年发表的一个重新分析海盗数据表明火星上有的微生物生命迹象。[11][12]

德羅摩爾撞擊坑的洪水侵蚀.
欧克西亚沼区泪滴型的岛屿.
月沼区流线型的岛屿.
位于Lunae Palus的冲刷图案.

海盗轨道器揭示大洪水刻深的山谷,侵蚀沟槽进入基岩,并且旅行数千公里。在南半球支流的区域,表明曾经有过降雨落下。[13][14][15]

1980年代[编辑]

火卫一的名字命名的福波斯1号福波斯2号探测器分别于1988年7月7日和1988年7月12日发射升空,这是继1973年失败后,前苏联又一个火星探测计划。然而尽管相隔15年之久,这两颗探测器依然没能逃脱失败的命运,福波斯1号于1988年9月2日在飞往火星的途中失去联系,而福波斯2号则在1989年3月27日探测器进入环绕火星轨道后不久与地球失去了通信联系,它所携带的着陆器也没能在火星表面着陆。

1990年代[编辑]

火星全球勘测者所拍攝的照片

经过多次推迟,美国的火星观察者探测器于1992年9月25日发射升空,开始了它前往火星的旅程。一切似乎进展得相当顺利,然而1993年8月21日,就在它几乎就要到达火星,准备点火进入环绕火星轨道时,与地球失去了通信联系。

1996年11月7日,美国的火星全球勘测者探测器发射升空,这枚探测器持續運作了10年,最後在2006年11月2日失去訊號聯絡,它是最成功的火星任務之一。

1996年12月16日,俄罗斯发射了火星96号探测器,探测器进入地球轨道后未能成功点火进入前往火星的轨道,不久后在坠入太平洋而宣告失败。

1998年底和1999年初发射的四枚探测器最终都以失败告终,包括日本1998年7月3日发射的希望号探测器,美国1998年12月11日发射的火星气候轨道器、1999年1月3日发射的火星极地登陆者和其搭载的深空2号

火星探路者[编辑]

火星探路者于1997年7月4日在火星表面克里斯平原阿瑞斯峽谷的交界附近着陆。它携带的名为旅居者号的小型的10.6公斤(23英磅)轮式机器人的火星车,这是人类送往火星的第一部火星车[16][17]

现在[编辑]

火星奥德赛号[编辑]

2001火星奧德賽號于2001年4月7日在卡納維拉爾角空軍基地由三角洲二號運載火箭發射成功,2001年10月24日2:30 a.m. UTC到達火星軌道,進行氣阻減速以進入環繞火星軌道。2002年1月氣阻減速完成,同年2月19日開始科學任務。

2001火星奧德賽號任務概況
火星全球探勘者號拍攝的2001火星奧德賽號

NASA已經開始進行第3個為期兩年,至2010年9月為止的延伸任務以觀測火星南北極冰冠、雲、沙塵暴等現象,以了解火星表面不同時間的改變,以及對火星表面礦物的測繪能有更好的結果。2008年9月30日衛星花6分鐘點燃助推火箭改變軌道,好讓紅外線遙測有更佳的結果以測繪火星表面礦物。但是這新的軌道也將使伽馬射線光譜儀因為過熱而無法使用。這次延伸任務也延續了對其他火星任務的支持。一般認為可以繼續使用至2015年。勇氣號機遇號兩台火星探測車拍攝的照片和其他資料有85%是以火星奧德賽號作為通訊中繼衛星送回地球的,且火星奧德賽號每天可以各一次聯絡這兩台探測車。衛星也協助探測未來探測車和已於2008年5月登陸的鳳凰號火星探測器分析可能登陸地點的安全性。奧德賽號協助2006年3月到達的火星偵察軌道器在進行氣阻減速(aerobraking)時觀測火星大氣層的狀況。

火星快车[编辑]

火星快車號包括兩個部份:火星快車號衛星與小獵犬2號登陸器,不過小獵犬2號後來失去聯繫,任務失敗。火星快車號後來在火星大氣層內發現甲烷。雖然甲烷含量相當少,這對於科學家是極大的鼓舞。因為甲烷從火星大氣層逃逸的速度很快,這代表至今仍有固定的來源向火星大氣層釋放甲烷。因為甲烷的來源可能是微生物,現已計劃判定資料可靠性和探測火星特定地區,希望能找到甲烷的固定來源。

火星探测漫游者[编辑]

這項計劃的主要目的是將勇氣號(Spirit, MER-A)和機遇號(Opportunity, MER-B)兩輛火星車送往火星,對火星這顆紅色行星進行實地考察。火星探測漫遊者任務開始於2003年。

火星探测漫游者科学考察任务:[18]

机遇号正在接近火星
  • 搜索和辨识岩石土壤中的水活动迹象,从而分析水导致的矿化过程,如降水、大气中的水蒸汽、沉积岩或热液活动。
  • 探测着陆区周围的矿物分布。
  • 探测形成当地地貌和化学成分的地质活动,类似的过程可能包括水或风侵蚀、沉积、热液活动、火山活动以及陨石撞击。
  • 校准确认[火星勘测轨道器]的地表观测结果。从而确认火星轨道观测的精度和有效性。
  • 搜寻含铁矿物,确认并定量分析含水或水形成矿物,如含铁碳酸盐。
  • 通过岩石土壤的矿物学分析和纹理测定其成因。
  • 寻找液态水存在时期的环境因素导致的地质学线索。
  • 评估火星环境能否支持生命的存在。

火星侦察轨道器[编辑]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火星侦察轨道器於2005年8月12日发射升空,前往火星,2006年3月10日進入火星軌道。2006年3月24日,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下属的喷气推进实验室公布了火星偵察軌道器发回的火星表面第一批由CTX與MCI所拍攝的高清晰照片。这次拍摄尽管以校准相机为目的,却证明了飞船的探测能力。[19][20]

從2006年11月開始,火星偵察軌道器將會在兩個地球年的時間之內進行各項科學研究作業,之後的延伸任務將會包括為登陸器與探測車進行通訊與導航資訊傳遞。

鳳凰號[编辑]

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的鳳凰號於2007年啟程前往火星,在經歷將近一年、6.75 億公里的旅程之後,于2008年5月25日成功登陸火星北極。主要任務是尋找火星土壤中可能存在的生命跡象。

2008年6月19日,NASA宣佈由機器人臂掘開的"渡渡鳥金髮狀毛莨"內,被切成方塊大小叢集的明亮物質,經歷四天就蒸發掉了,強烈的暗示它們是由水冰組成的,因為暴露在外而昇華了。雖然乾冰也會昇華,但在目前的條件下他會以比觀測到的更快的速度進行[21][22][23]

2008年7月31日,NASA宣佈,就如同在2002年由火星奧德賽軌道船的預測,鳳凰號証實了火星上出現的是水冰。一個新的樣品在最初的加熱程序中,當樣品的溫度達到0 °C時,TEGA(熱與蒸發氣體分析儀)的質譜儀偵測到了水蒸氣[24]。 液態的水在火星低壓的表面是不可能存在的,只有在最低海拔處可能存在很短的時間[25][26]

科學團隊希望能確定是否有足夠的刨冰可以解凍供應生活上的需要,以及這些冰中是否含有生命所需的其他物質與化學成分。

另外,在2008年和2009年初,NASA內部曾爭論鳳凰號登陸時出現在著陸腳架上呈霧狀聚集的小滴是否是水滴[27]。由於在鳳凰號的科學項目中缺乏公眾的與論,這個問題從未出現在NASA的任何新聞報導中[27]

一位科學家指出,登陸艇為保持平衡的鹽水袋可能在登陸時被加速器飛濺到登陸艇的腳架上,這些鹽份會吸收大氣中的水蒸氣,這可以解釋水蒸氣如何在44天的火星日當中,在火星溫度下降的過程中如何慢慢的蒸發[27]

2011年[编辑]

美国[编辑]

好奇号火星车着陆后拍摄的首张火星地表图片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与麻省理工學院合作的火星科学实验室好奇號火星车已经于2011年11月26日美国东部时间10时02分于从佛罗里达州卡纳维拉尔角空军基地发射升空,启程前往火星,它将在火星表面着陆,并且拥有六个轮子,拥有前所未有的机动性能,并且使用核能提供电力,至少在火星表面工作一个火星年的时间。[28][29]同时,火星科学实验室还将携带各种先进的仪器,它将配有200万像素的主照相机,配合10倍光学变焦镜头和三色真彩色感光能力,将可以拍摄到超高清晰度的全景照片,同时这部相机还将内置MPEG-2硬件影片压缩能力,可以拍摄每秒10畫格的高清晰影片,相机本身将配有至少256MB内存和8GB闪存以暂时保存拍摄的照片和影片。好奇號成功在2012年8月6日協調世界時05:17於伊奧利亞沼著陸[30]。降落地点(名为“布拉德伯里着陆英语Bradbury Landing”)的坐标为:(4°35′22″S 137°26′30″E / 4.5895°S 137.4417°E / -4.5895; 137.4417)[31][32]

中国[编辑]

萤火一号探测器作为中俄航天合作项目之一,搭载在俄罗斯的“福布斯-土壤”(Фобос-грунт)探测器中,2011年11月9日凌晨发射。后因福布斯-土壤与运载火箭分离后变轨失败,于2012年1月15日17时45分坠于太平洋海域。[33][34][35]

2011年以后[编辑]

2020年7月23日 天问一号发射成功

美国的火星样本取回任務计划于2013年实施,计划將于2016年将500克左右的火星土壤和岩芯样本送回地球作进一步研究。这个计划包括一个环绕火星轨道运行的返回装置和一到两个着陆装置,着陆装置可能配备有可以小范围移动的火星车,如果那时火星科学实验室仍然可以工作,可能也会利用火星科学实验室在大范围内提前采集样本,或者再发射一枚类似火星科学实验室的火星车用于这个目的。采集样本以后,样本将会被一枚小型火箭发射到火星轨道,与返回装置对接,这个对接也可能不只一次,然后由它将样本一次性送回地球。

2018年的洞察號是一个無人登陸載具,這項任務的目標是將一個裝載有地震儀及熱流偵測器的固定式登陸載具發射到火星表面,研究火星早期的地質演變。

印度

印度火星軌道探測器印度標準時間2013年11月5日2:38 PM(9:08 UTC)在位於斯里赫里戈达岛萨迪什·达万航天中心第一發射台PSLV-XL C25 型火箭發射[36]。該任務的發射窗口是在同年10月28日後約20日的時間內。火星軌道探測器正式發射倒數計時開始於2013年11月3日06:08 AM,發射成功後結束。本項任務是印度的首個行星際探測任務。2014年9月24日,火星軌道探測器成功進入火星軌道,印度ISRO是繼俄罗斯RSA、美国NASA、欧盟ESA之後第四個成功進行火星任務的太空機構[37][38]

美国

美国火星大气与挥发演化任务”探测器于美国东部时间2013年11月18日13时28分(北京时间19日02时28分)发射升空,它的使命是以前所未有的精度对火星的上层大气进行研究,以帮助科学家揭开火星大气层变得稀薄之谜。“火星大气与挥发演化任务”探测器搭乘“宇宙神V型”火箭,从佛罗里达州卡纳维拉尔角空军基地冲天而起,踏上10个月的飞往火星之旅。“火星大气与挥发演化任务”探测器项目的花费超过6.7亿美元,旨在调查火星的上层大气,帮助了解火星大气层的气体逃逸对火星气候与环境演变所产生的影响,这也是美国发射的首个专门执行这一使命的探测器。科学家认为,远古火星曾拥有浓厚的大气层,且表面存在大量液态水。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火星大气层中的大部分气体逃逸到太空中,表面的液态水也逐渐消失,火星从可能适合微生物生存的行星,最终变成了今天寒冷而荒凉的沙漠世界。[39] [40] 2014年9月22日,探測器成功進入火星軌道。

中国

中国於2020年再次实施火星探测任务,将一步完成绕、落、巡三步,这将是世界上首次探索火星即完成软着陆的任务。此前在2011年,中国“萤火一号”,搭乘俄罗斯“福布斯号”首次探索,因火箭没能完成地球轨道转移火星轨道而失败。

天问一号”於2020年7月23日由長征五號運載火箭文昌衛星發射中心發射升空,預計2021年抵達火星,主要為放出探测器着陆火星。中国计划在2030年前后实施小行星探测、火星取样、木星系探测及行星穿越等3次深空探测任务。

參考文獻[编辑]

  1. ^ Mars Exploration. Space.com. [2016-03-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11). 
  2. ^ O'Gallagher, J.J.; Simpson, J.A. Search for Trapped Electrons and a Magnetic Moment at Mars by Mariner IV. Science, New Series. September 10, 1965, 149 (3689): 1233–1239. Bibcode:1965Sci...149.1233O. PMID 17747452. doi:10.1126/science.149.3689.1233. 
  3. ^ Smith, Edward J.; Davis Jr., Leverett; Coleman Jr., Paul J.; Jones, Douglas E. Magnetic Field Measurements Near Mars. Science, New Series. September 10, 1965, 149 (3689): 1241–1242. Bibcode:1965Sci...149.1241S. PMID 17747454. doi:10.1126/science.149.3689.1241. 
  4. ^ Van Allen, J.A.; Frank, L.A.; Krimigis, S.M.; Hills, H.K. Absence of Martian Radiation Belts and Implications Thereof. Science, New Series. September 10, 1965, 149 (3689): 1228–1233. Bibcode:1965Sci...149.1228V. PMID 17747451. doi:10.1126/science.149.3689.1228. 
  5. ^ Leighton, Robert B.; Murray, Bruce C.; Sharp, Robert P.; Allen, J. Denton; Sloan, Richard K. Mariner IV Photography of Mars: Initial Results. Science, New Series. August 6, 1965, 149 (3684): 627–630. Bibcode:1965Sci...149..627L. PMID 17747569. doi:10.1126/science.149.3684.627. 
  6. ^ Kliore, Arvydas; Cain, Dan L.; Levy, Gerald S.; Eshleman, Von R.; Fjeldbo, Gunnar; Drake, Frank D. Occultation Experiment: Results of the First Direct Measurement of Mars's Atmosphere and Ionosphere. Science, New Series. September 10, 1965, 149 (3689): 1243–1248. Bibcode:1965Sci...149.1243K. PMID 17747455. doi:10.1126/science.149.3689.1243. 
  7. ^ Salisbury, Frank B. Martian Biology. Science, New Series. April 6, 1962, 136 (3510): 17–26. Bibcode:1962Sci...136...17S. PMID 17779780. doi:10.1126/science.136.3510.17. 
  8. ^ Kilston, Steven D.; Drummond, Robert R.; Sagan, Carl. A Search for Life on Earth at Kilometer Resolution. Icarus. 1966, 5 (1-6): 79–98. Bibcode:1966Icar....5...79K. doi:10.1016/0019-1035(66)90010-8. 
  9. ^ NASA (NSSDC) Master Catalog Display Mars 3. [2007-03-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8-28). 
  10. ^ NASA (NSSDC) Master Catalog Display Mars 4. [2007-03-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5-25). 
  11. ^ Bianciardi, Giorgio; Miller, Joseph D.; Straat, Patricia Ann; Levin, Gilbert V. Complexity Analysis of the Viking Labeled Release Experiments. IJASS. March 2012, 13 (1): 14–26 [15 April 2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年4月15日). 
  12. ^ Klotz, Irene. Mars Viking Robots 'Found Life'. DiscoveryNews. 12 April 2012 [16 April 2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4-14). 
  13. ^ Matthews, Mildred S. Mars. University of Arizona Press. 1 October 1992 [14 August 2012]. ISBN 978-0-8165-1257-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11). 
  14. ^ Raeburn, P. (1998) "Uncovering the Secrets of the Red Planet Mars". National Geographic Society. Washington D.C. ISBN 978-0-7922-7373-8.
  15. ^ Moore, Patrick; Hunt, Garry. The Atlas of the Solar System. Chancellor Press. 1 January 1997 [14 August 2012]. ISBN 978-0-7537-0014-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03). 
  16. ^ The First Rover on Mars – The Soviets Did It in 1971. The Planetary Report. August 1990 [2012-04-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6-05).  Authors list列表中的|first1=缺少|last1= (帮助)
  17. ^ December 4, 1996 – First successful Mars Rover – Sojourner – was launched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Todayinspacehistory.wordpress.com (2007-12-04). Retrieved on 2012-08-14.
  18. ^ MER的科学考察目标. [2013-11-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8-24). 
  19. ^ Erica Hupp,Guy Webster,NASA's New Mars Orbiter Returns Test Images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NASA
  20. ^ 美探测飞船发回火星表面高清晰照片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新华网
  21. ^ Bright Chunks at Phoenix Lander's Mars Site Must Have Been Ice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 Official NASA press release (19.06.2008)
  22. ^ Rayl, A. J. S. Phoenix Scientists Confirm Water-Ice on Mars. The Planetary Society web site. Planetary Society. 2008-06-21 [2008-06-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6-27). 
  23. ^ Confirmation of Water on Mars. [2013-11-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7-01). 
  24. ^ Johnson, John. There's water on Mars, NASA confirms. Los Angeles Times. 2008-08-01 [2008-08-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8-13). 
  25. ^ Heldmann, Jennifer L.; 等, Formation of Martian gullies by the action of liquid water flowing under current Martian environmental conditions (PDF), Journal of Geophysical Research, May 7, 2005, 110: Eo5004 [2008-09-14], doi:10.1029/2004JE002261,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08-10-01)  '火星目前的溫度與壓力是水能以液態穩定存在的環境之外的條件' … '液態水能穩定存在的條件在低緯度和最低的海拔下必須是大氣壓力大於水的蒸氣壓,並且表面的溫度在赤道地區的白天不能超過273K[Haberle et al., 2001]'
  26. ^ Kostama, V.-P.; Kreslavsky, M. A.; Head, J. W., Recent high-latitude icy mantle in the northern plains of Mars: Characteristics and ages of emplacement, Geophysical Research Letters, June 3, 2006, 33: L11201 [2007-08-12], doi:10.1029/2006GL02594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3-18)  '火星的高緯度地區覆蓋著光滑、富含冰的地涵'
  27. ^ 27.0 27.1 27.2 Chang, Kenneth (2009) Blobs in Photos of Mars Lander Stir a Debate: Are They Water?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New York Times (online), March 16, 2009, retrieved 2009-04-04;
  28. ^ Mars Science Laboratory Launch. 26 November 2011 [2011-1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20). 
  29. ^ Associated Press. NASA Launches Super-Size Rover to Mars: 'Go, Go!'. New York Times. 26 November 2011 [2011-11-26]. 
  30. ^ MSL Sol 3 Update. NASA Television. August 8, 2012 [2012年8月9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年8月9日). 
  31. ^ MSNBC Staff. Video from rover looks down on Mars during landing. MSNBC. August 6, 2012 [October 7, 2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8-10). 
  32. ^ Young, Monica. Watch Curiosity Descend onto Mars. SkyandTelescope.com. August 7, 2012 [October 7, 2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年12月9日). 
  33. ^ "Phobos-Grunt: Failed Russian Mars Probe Falls to Earth"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ABC News, January 15, 2012.
  34. ^ "Phobos-Grunt: Failed probe likely to return late Sunday"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BBC News (2012-01-15).
  35. ^ Morris Jones (2011-11-17). "Yinghuo Was Worth It"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Space Daily. Retrieved 19 November 2011.
  36. ^ India’s Mars Mission Mangalyaan to be launched on November 5. [22 October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22). 
  37. ^ India to launch Mars Orbiter Mission: PM. deccanchronicle.com. [13 October 2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1-21). 
  38. ^ India Mars Orbiter Entered Mars Orbit. [25 September 2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27). 
  39. ^ 美国火星大气探测器升空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科学网转新华网 发布时间:2013-11-19
  40. ^ MAVEN Launch Updates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美国航天局网站相关报道(英文)Mission Managers Hail Successful MAVEN Launch November 18, 2013 - 4:37 PM EST

外部链接[编辑]

參見[编辑]

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