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印度支那戰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第一次印度支那战争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一次印度支那戰爭
印度支那戰爭冷戰亞洲的非殖民化英语decolonisation of Asia的一部分
HD-SN-99-02041.JPEG
一名法國外籍兵團士兵與M24霞飛戰車途經法軍控制地區
日期1946年-1954年
地点
结果 越盟勝利,法軍撤出越南,越南暫時分裂為北越南越
参战方

 法国
越南共和国 越南國


支援:

 越南民主共和国
老挝 巴特寮


支援:

指挥官与领导者
法國 德·拉特爾·德·塔西尼
法國 拉乌尔·萨朗英语Raoul Salan
法國 亨利·納瓦爾英语Henri Navarre
越南民主共和国 胡志明
越南民主共和国 武元甲
中国 陈赓
中国 韦国清
老挝 蘇發努馮親王
兵力
400,000 500,000
伤亡与损失
134,581人死亡
78,127人受傷
40,000人被俘
300,000多人死亡
500,000多人受傷
100,000多人被俘

第一次印度支那戰爭(法語:Guerre d'Indochine),或稱法越戰爭越南東洋戰爭越南语Chiến tranh Đông Dương戰爭東洋)、反法抗戰越南语Kháng chiến chống Pháp抗戰𢶢法),是1945年9月至1954年7月间越南獨立同盟會为使越南独立与法國进行的一場戰爭,战争以越南獨立同盟會胜利,法國被迫簽訂日内瓦协定告终。

战争起因[编辑]

1883年,中南半島(即印度支那)成為法屬殖民地二戰期間(1940-1945),大日本帝國佔領中南半島,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1945年8月18日,中华民国国民革命军英国军队以北纬16度线为界,分别接管了越南的北部与南部。9月2日胡志明河内发表《独立宣言》,宣布越南从日本手中独立,废除君主制、与法国脱离关系,建立越南民主共和国[1]

1945年6月15日戴高乐任命亲信菲利普·勒克萊爾中将为法国远东军总司令。8月17日任命海军中将达尚礼为印度支那高级专员,同时任命菲利普·勒克萊爾中将为印度支那最高军事司令官。8月18日,勒克莱尔离开法国麾军远东。

1945年8月19、23、25日,越盟发动了越南总起义(即“八月革命”)。8月25日越盟占领了西贡,建立了自己的权力机关。8月27日组成越南民主共和国临时政府,9月2日宣告越南独立及越南民主共和国成立。

根据1943年开罗会议期间蒋介石美國總統小罗斯福之间达成的有关托管印度支那的共识,以及盟军最高统帅部有关印度支那受降令,蒋介石命陆军第一方面军司令卢汉统部进入越南,在河内设占领军司令部,接受日本投降。陆军总部为受降规定:“一、接受日军的投降,解除武装,遣送回日;二、组织军政府管理民政;三、驻云南的法越军在原地待命,不准入越,如有个人志愿返回越南者,必须解除武装。”[2]8月31日,卢汉通知驻越的日军第38军团军团长土桥勇逸派代表并携带驻越日军人员及驻越16度纬线以北所有日军人员、武器弹药及其它装备的名录清单前来云南蒙自洽降。9月1日,土桥勇逸派出第38军团参谋长酒井千城和随员、译员共5人,乘日机飞抵云南蒙自,改乘中国飞机往开远。9月2日在开远的中国第一方面军司令部礼堂内举行了洽降仪式。随即第一方面军副参谋长尹继勋随机抵达河内,设立前进指挥所,商洽与筹备入越受降事宜。国民政府从外交部、财政部、军政部、交通部、粮食部等六部各派出一名代表,组成受降顾问团。卢汉鉴于越南人仇法情绪激昂,为了防止发生越法冲突乃至中越冲突,卢汉下令阻止三九事件后逃入云南避难的法国官兵返回越南,解除从日军集中营释放出来的法国官兵的武装,禁止街巷及公共场所悬挂法国国旗。[3]坚持长期占领越南、托管越南和扶助越南走向独立的原则。[4]受降部队总兵力约20万人:

1945年8月24日,杜鲁门在会晤戴高乐时,明确表示:“关于印度支那问题,美国政府对于法国重返印度支那一事决不反对”。[5]这是美国改变了羅斯福总统的政策,首次允许法国恢复在印度支那的殖民统治。

格雷西(Gracey)将军统帅的英国军队在9月10日进入越南南部,他们的“使命”是按照波茨坦公告的约定,接受驻越十六度线以南的日军投降。格雷西立即关闭了越南的新闻媒体,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还施行了宵禁。禁止集会结社,禁止持有武器。9月22日,英国人重新武装了被日军关押的法国殖民军。法军立即开始在西贡逮捕、杀害越南独立份子,占领了大部分的警察局、中央银行和市政府大楼,几乎没有遇到激烈抵抗。1945年9月23日,在支持下,法國派遣遠征軍接管越南南部;1946年1月法国的接管完成。

1945年9月14日卢汉抵达河内。9月27日,受降顾问团外交代表凌其翰在昆明接到蒋介石电话指示,转告卢汉三点指示:[6]

  1. 牢牢掌握老街-河内-海防铁路运输线
  2. 对越南当局采取不管态度
  3. 让法军开入越南,不得予以阻挡

蒋介石随即与卢汉通电下达五项补充指示:

  1. 对法越纠纷严守中立
  2. 越军进入我防区即须解除武装
  3. 对越党不干涉
  4. 对越党亦不警戒
  5. 对法人生命财产尽力保护

9月28日,卢汉按计划在原法越总督府举行接受日本投降仪式。出席受降仪式盟国各国代表甚至包括越南民主共和国代表,以及来宾约有五六百人。惟独没有法国代表出席。[7]虽然法国驻华大使多次向中国外交部交涉在云南流亡的法军返回越南及法国派代表参加北越受降仪式,行政院与外交部也向卢汉发出指示,但陆军总部与卢汉仍坚持自己主张。法国驻印度支那高级专员达尚礼为河内受降仪式上中国不给法国位置,要求法国驻华大使提出抗议。[8]

1945年10月5日菲利普·勒克萊爾中将率领远东军到达越南西贡。此后3个月法国远东军登陆并平定了柬埔寨和交趾支那南圻)。

1946年2月28日中国外交部部长王世杰和法国驻华大使梅理蔼英语Jacques Meyrier在重庆签署并互换了《关于中越关系之协定》、《关于中国驻越北军队由法国军队接防之换文》、《关于法国供给中国驻越北军队越币之换文》等外交协议。其中《关于中国驻越北军队由法国军队接防之换文》规定“中国军队交防,于三月一日至十五日期间开始,至迟应于三月三十一日完毕”。3月4日下午,中法双方军事代表在中国受降军队司令部召开交接防务会议,法方要求中方准许法国军队于3月6日在海防港登陆。中方拒绝法军有关3月6日登陆海防的要求,并且强调法越谈判签字以前不让法国单方面接防。3月6日上午,法国远东军舰队司令阿巴努英语Philippe Auboyneau中將根据远东军司令勒克莱尔中将的指示,不顾中国军队警告,率领海陆军强行登陆海防港,并对中国军队发动突然袭击。最后这场武装冲突以法国舰队司令阿巴努签署协定承担一切责任、赔偿一切损失并保证今后不再袭击中国占领军守地而告结束。 [9]

1946年3月6日,胡志明和法国签署了一份协定,允许法国军队返回北越,而法国承认越南是“法国印度支那联邦下的一个自由国家,可以拥有自己的政府、议会、军队和税收系统。”3月9日法军进驻河内。

1946年春,法国政府任命著名将领勒克莱尔东方远征军司令,决心以武力恢复殖民秩序。1946年5月初,中华民国国民革命军全部撤出越南,法国军队开始接管越南北方。1946年7月6日,越南独立同盟会法国政府法国枫丹白露开始谈判[10]。9月14日,双方签订临时协定,但是法国无意守约。

1946年11月26日,法国舰队轰炸了海防,造成2000人死亡,4000多伤。12月19日法国向越南民主共和国宣战。

战争过程[编辑]

1946年11月20日,法国军队越南独立同盟会发出最后通牒,要求越盟军撤出海防。1946年11月24日,法国军舰和炮兵开始炮轰海防,随后越盟同意了停火协议并撤出了海防,但不久又派出军队骚扰海防。随后越盟与法国开始了游击战。越盟军兵员素质、作战经验和武器装备等均差,处处被法军压制,原本与越盟军并肩作战的高台教和好教等宗教团体也纷纷转向投法。1947年,法军攻陷河内,越盟军重返丛林,坚持游击战。1947年,法国军队包围了越盟位于北越的基地,当时胡志明藏匿在地洞内,得以避过法军的生擒。

抗議日內瓦協定,被吊起來的胡志明以及戴高樂人偶(1964年西貢

1949年3月29日,鉴于中共在国共内战即将获胜,美国国务院政策设计司向杜鲁门提交一份报告(编号PPS51)[11],指出美国必须转变不直接介入越法战争的立场,促使英法荷调整其在亚洲的殖民政策,配合美国建立“反共的亚洲人屏障”,以民族主义战胜“红色帝国主义”,“解决印支僵局的建设性方案,取决于法国是否愿意把主权让给当地政府”,把被法国帝国主义问题压抑住的越南人强烈的反华情绪释放出来,成为对抗赤色中国影响的一股力量。4月2日,英国外交大臣贝文照会美国国务卿艾奇逊:“如果能够建立一条从阿富汗到印度支那的共同战线……将逐渐影响中国的局势,而且有可能扭转那里的局面。”法国政府勉强接受了美国的建议。1949年6月,法国决定靠成立傀儡政权越南国,挑选了当时流亡香港保大来擔任国家元首越南国随后成立了自己武装力量——越南国军越南国军法国军队一起对越盟进行围剿。

1950年1月18日,中国第一个承认越南民主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1950年1月30日,胡志明秘密访问北京,刘少奇与之会谈表示愿意帮助越南的抗法斗争,并安排胡志明赴莫斯科会见在苏联访问的毛周。1950年2月1日,鉴于中国人民解放军进抵中越国境,美国国务院东南亚问题联合工作小组提交的向印支提供军援的报告认为[11]:东南亚处于“共产党人统治的危险中”,法国殖民军处于抵御“来自赤色中国的共产主义向南扩张”的第一线,“法国需要反共国家的援助”,美国对越南承担义务是“不可避免的”。2月,法国正式向美国提出了大规模经济和军事援助的要求。2月17日,毛、周与胡志明乘同一专列从莫斯科回北京,在会谈中毛同意对越提供军事援助,派遣军事顾问。3月4日回到北京后,中共领导层研究后正式决定援越。4月24日,杜鲁门批准了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24号文件《美国对于印支的立场》,指出采取一切措施阻止共产党在东南亚的扩张,对于美国的安全利益是至关重要的。1950年4月和8月,柬埔寨抗战政府和老挝抗战政府先后成立,积极开展抗法武装斗争。1950年7月至8月间,中华人民共和国军事顾问团应邀赴越。越盟中华人民共和国苏联社会主义国家也获得大批军事援助。1950年9月16日,越南人民军发动边界战役,攻占东溪七溪等边境城镇,至10月23日时共歼敌8000人,收复了高平谅山太原老街和平等市镇,巩固并扩大了越北根据地,打通了中越边境交通线,掌握了北部战场主动权。中国开始抗美援朝后,1950年12月,法國美國簽訂了《共同防禦協定》,法國获得了美國提供的大批武器裝備。1950年至1954年,美国向法国军援超过26亿美元。

1951年7月,朝鲜战争转入阵地对峙阶段。法国政府担心中国有可能把力量转移运用到越南,要求与美英展开直接军事合作。1952年1月,美英法在华盛顿举行军事会谈,达成协议:一旦中国入侵印支,意味着三国同中国的战争,报复行动“不一定局限于遭侵略的地区”。1953年1月就职的艾森豪威尔,以“多米诺骨牌”形容印支对自由世界的战略重要性,断言“失去印支的可能后果对自由世界是无法估量的”。

随后经历了平原战役西北战役

1953年9月,鉴于斯大林去世后苏联新一代领导班子内部的不稳定,赫鲁晓夫推行“和平共处”外交政策,希望缓和两大阵营的冲突,提出召开日内瓦会议以和平方式解决朝鲜和印支问题。1954年2月,莫洛托夫在柏林召开的美英法苏四大国外长会议提议召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参加的五大国和会,专门解决亚洲问题。美国对此表示断然反对,无意与赤色中国发生外交接触。但英法倾向于通过和会解决远东问题。柏林四国外长会议结束时,最终达成4月26日在日内瓦召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参加的五大国和会讨论朝鲜和印支问题。杜勒斯公开声称,如果不能在战场上打败共军,日内瓦会议就不会有可接受的结果。

1954年3月,奠邊府戰役开始。3月底,美国邀请法国总参谋长伊利访问华盛顿,讨论美军直接干涉奠邊府戰役的方案。3月29日,美国国务卿杜勒斯在纽约新闻俱乐部公开发表《赤色亚洲的威胁》的演说,提出美英法澳新菲泰“联合行动”向法国殖民军提供海空军支援。紧跟美国的澳、新、菲、泰做出了积极回应,但英国不肯点头,生怕卷入另一场朝鲜战争;法国“心理上严重处于防御状态”,4月3日法国驻美大使明确告诉杜勒斯,法国政府把希望寄托于在日内瓦会议和谈上。4月11日杜勒斯与艾登会谈,杜勒斯称奠边府战役已到了关键阶段,美国三军参谋长提议美军介入印支战争;艾登表示欢迎在东南亚建立集体安全组织,但不相信纯军事行动可以挽救印支局势。4月22日美英法三国外长在巴黎讨论“联合行动”问题,法国外长皮杜尔提出动用美国在马尼拉准备好的60架B-29重轰炸机帮助法国实施“秃鹫行动计划”,杜勒斯表示赞同,艾登认为即使空中打击也无济于事,如果出现朝鲜战争那种规模的干涉,局势将不可收拾。“联合行动”因英国的反对而落空。在日内瓦会议进入讨论印支问题(5月8日)的前一天,奠边府陷落。5月8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决定不接受任何停火协定。6月12日法国拉尼埃内阁倒台,6月17日主和派孟戴斯-弗朗斯当选总理,宣称“四周内如不实现停战就辞职”。6月24日,英国首先丘吉尔、外相艾登飞赴美国劝说接受“分治”方案。7月13日,杜勒斯与艾登飞抵巴黎,与法国磋商。1954年7月21日,柬埔寨北越法国老挝中华人民共和国南越苏联英国美国九个国家的外交部长在日內瓦會議中达成協定,法國撤出越南,並承認越南老挝柬埔寨为獨立國家,以北纬17度作为北越(当时国号为“越南民主共和国”)与南越(当时国号为“越南国”)的分治线,在1956年7月前进行普选,根据普选结果合并南北越。

战争罪行与劳改营[编辑]

  • Boudarel事件。Georges Boudarel是一名参加战争的法共成员,他负责在劳改营裡折磨和洗脑被俘的法国人。[12]法国全国战俘协会后来以战争罪将他告上法庭。很多法国和越南国军的战俘都再未找到下落。
  • 自由之路行動是法美合作的一次撤离难民的行动,被撤走的是保皇派和天主教徒为主的越南人。[13]
  • 1957年,法国参谋长Raoul Salan利用越盟劳改营中的经验创立了两个“绥靖与反叛乱训练中心”(Centre d'Instruction à la Pacification et à la Contre-Guérilla)并在阿尔及利亚战争中培养了几千军官。

后续[编辑]

1955年10月,吳廷琰赢得了1955年越南公民投票越南国君主制变为共和制,国名更改为越南共和国,吳廷琰出任总统,保大帝流亡巴黎。1956年6月,法軍完全撤出越南。美国从1954年开始介入越南事务,1965年,美国开始派兵直接与越共作战,越南战争爆发。1973年,美军撤出越南,1975年4月30日,北越军队占领南越首都西贡,南越政权灭亡,一年后越南統一

參考文獻[编辑]

引用[编辑]

  1. ^ 胡志明, 《独立宣言》, 《胡志明选集》 第二卷, 越南外文出版社: 第3页, 1945年9月2日, 事实上从1940年秋起,我国已经成了日本而不是法国的殖民地了。而且在日本投降同盟国时,我们全国人民已经起来夺取了政权,建立了越南民主共和国。事实上,我国人民是从日寇的手里而不是从法国殖民主义者的手里夺回政权的。法国人逃跑、日本投降,保大皇帝逊位,我们人民已经粉碎了近百年来的殖民枷锁而建立了独立的越南,我们的人民还推翻了几十个世纪以来的君主制度,从而缔造了民主共和制度。因此,我们──代表越南全体人民的新越南临时政府──宣布完全同法国脱离关系,废除法国与越南签订的一切条约,取消法国在越南的一切特权。 
  2. ^ 陈修和:《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军入越受降纪略》,载《文史资料选辑》第七辑,第16-17页。
  3. ^ 陈修和:《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军入越受降纪略》,载《文史资料选辑》第七辑,第23页。
  4. ^ 罗敏:《中国关于战后越南问题的认知与实践(1942-1946)》,《历史研究》2003年第5期,第78页。
  5. ^ 戴高乐:《战争回忆录》第三卷《拯救(1944-1946)》,第160、565页。
  6. ^ 凌其翰:《我的外交官生涯——凌其翰回忆录》,第75-78页。
  7. ^ 朱翧:《越南受降日记》,商务印书馆1946年版,第19页。
  8. ^ 戴高乐著:《战争回忆录》第三卷《拯救(1944-1946)》,第582页。
  9. ^ 王理寰:《抗战胜利后海防痛击法军纪实》,载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文史资料选辑》第十二辑,中华书局1960年版,第145-154页。
  10. ^ 中越战争谁是赢家:苏联帝国梦碎,美国深陷泥潭(4). [2013-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7-20). 
  11. ^ 11.0 11.1 潘一宁:“美国对第一次印度支那战争的反应”, 《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99年第4期
  12. ^ Boudarel affair in the ANAPI official website. [2014-03-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29). 
  13. ^ USS Skagit and Operation Passage To Freedom. self-published. [May 20, 2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年10月27日). 

来源[编辑]

  • Buttinger, Joseph. A dragon defiant: a short history of Vietnam. Praeger. 1972. 
  • Chaliand, Gérard. 1982. Guerrilla Strategies: An Historical Anthology from the Long March to Afghanistan, California. ISBN 978-0-520-04443-2
  • Chen Jian. 1993. "China and the First Indo-China War, 1950-54", The China Quarterly, No. 133. (Mar., 1993), pp. 85–110. London: School of Oriental and African Studies.
  • Cogan, Charles G. 2000. "L'attitude des États-Unis à l'égard de la guerre d'Indochine" in Vaïsse (2000: 51–88).
  • Devillers, Philippe; Lacouture, Jean. End of a war; Indochina, 1954. Praeger. 1969. 
  • Dunstan, Simon. 2004. Vietnam Tracks: Armor in Battle 1945-75, Osprey Publishing. ISBN 978-1-84176-833-5
  • Fall, Bernard B. Hell in a very small place: the siege of Dien Bien Phu. Lippincott. 1967. 
  • Fall, Bernard. 1994. Street Without Joy, Stackpole Books. ISBN 978-0-8117-1700-7
  • Fall, Bernard B. The two Viet-Nams: a political and military analysis. Praeger. 1963. 
  • Giap, Vo Nguyen. 1971. The Military Art of People's War. Modern Reader, New York & London. ISBN 978-0-85345-193-8
  • Hammer, Ellen Joy. The struggle for Indochina.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954. 
  • Humphries, James. F. 1999. Through the Valley: Vietnam, 1967-1968, Lynne Rienner Publishers. ISBN 978-1-55587-821-4
  • Perkins, Mandaley. Hanoi, adieu: A bittersweet memoir of French Indochina. Sydney: Harper Perennial, 2006. ISBN 978-0-7322-8197-7, ISBN 978-0-7322-8197-7
  • Roy, Jules. The battle of Dienbienphu. Pyramid Books. 1963. 
  • Summers, JR., Harry G. Historical Atlas of the Vietnam War. New York: Houghton Mifflin, 1995. ISBN 978-0-395-72223-7
  • Thi, Lam Quang. 2002. The Twenty-Five Year Century: A South Vietnamese General Remembers the Indochina War to the Fall of Saigon, University of North Texas. ISBN 978-1-57441-143-0
  • Vaïsse, Maurice (editor). 2000. L'Armée française dans la guerre d'Indochine (1946–1954). Editions Complexe, Paris. ISBN 978-2-87027-810-9
  • Wiest, Andrew (editor). Rolling Thunder in a Gentle Land. Oxford: Osprey Publishing, 2006. ISBN 978-1-84693-020-6
  • Windrow, Martin. 1998. The French Indochina War, 1946-1954, Osprey. ISBN 978-1-85532-789-4
  • Windrow, Martin. 2004. The Last Valley. Weidenfeld and Nicolson. ISBN 978-0-306-81386-3

参见[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纪录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