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嬪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豫嬪(1816年-1897年),尚佳氏,正白旗包衣第五參領第四旗鼓佐領下人。都虞司柏唐阿如慶之女。清朝道光帝之嬪。

生平[编辑]

嘉慶二十一年(1816年)十一月初二日卯時出生。

道光十四年(1834年),尚佳氏經內務府選秀入宮,按慣例當為宮女,後列道光帝嬪妃之序。于善浦考證,她初封玲常在[1]

道光十九年七月初四日,道光帝專門頒布諭旨:「嗣後凡遇各宮未滿年限交出女子,著總管內務府大臣,派員詳細查驗後,據實具奏」。同年十月二十二日,延禧宮玲常在位下即交出一名患病的宫女,經過查驗後,發現咽喉疼痛屬實,惟脖項微腫,據稱素有癭袋之症,另外二十余日前該宮女因污壞活計而受責四十板[1]。同年十二月初三日,玲常在位下宮女大妞因偷拿白絲綫一綹而被責打四十板,右腿傷破、左腿青腫,十二月初十日,大妞又偷拿青絲線一綹,面上左右腮復受板責八下,左右腮青腫並未傷破,大妞亦因而被交出[2]

道光二十年五月,玲常在位下另一名宮女大妞因多次犯錯而被玲常在下令責罰,例如因踏過門楹時誤將小貓踏斃而被打臉數下;因摘食院內樹上杏兒而打手數板;因餧貓時誤將小貓踏傷,過日貓斃,左右肐膊被打十數板;因把貓打傷而打手掌十餘板,過日貓斃,並未責打。同年五月二十八日,大妞因誤將洗手瓷盆踢有傷璺,兩手受責二十板,均是玲常在自行責打的[3]。 六月初二日,玲常在因自行責打宮女而降為尚答應。當日,其位下再交出一名宮女二妞,亦長期受到責打,曾因學做活計粗笨,令太監責過四十板,又因做活計遲誤,兩手掌各責五板,胳膊責過數板,右胳膊、左手掌隱有青腫之痕[4]

道光三十年(1850年)正月,咸豐帝晉封先朝妃嫔,晉尊尚答應為皇考尚常在。道光帝的妃嬪均從東六宮西六宮遷出,搬至「壽三宮」和「壽三所」居住。彤嬪舒穆祿氏與她所出的八公主居住在壽中宮,尚常在亦住壽中宮。

咸豐十一年(1861年)十月,同治帝晉尊尚常在為皇祖尚貴人。同年十二月,道光帝的妃嬪均搬入寿安宫居住。

同治十三年(1874年)十一月十六日,光緒帝再晉尊尚貴人為皇祖豫嬪。 光緒年間,豫嬪與瑾妃之間曾在過節、對方生辰時互送些喫食和針線活計。光緒二十三年(1897年)八月十六日瑾妃和豫嬪還互送的喫食,惟在二十九日,瑾妃便給二十八日故去的豫嬪進了一桌供飯,用銀六兩[5]。豫嬪享年八十二歲,為道光帝後宮中活到最後者。同年九月十八日寅時,奉移慕東陵,九月二十二日辰時,豫嬪金棺奉安慕東陵。

家族[编辑]

尚氏家族與三藩尚可喜之裔沒有任何關係,藉平定三藩之亂等的軍功在康熙朝發跡,後天下大定,尚氏一族或承襲世職,或在內務府任職[6]

  • 八世祖:尚九霄,明朝金州衛官,世居關東瀋陽北門外山達然地方[6]
  • 七世祖:尚清,配項氏[6]
  • 六世祖:尚大德,從龍入關,葬京都東直門外東壩河尚家樓,《尚氏宗譜》說其在國初擔任過侍從官恐非事實[6]
  • 五世祖:尚興,曾任內務府正白旗第五參領第四旗鼓佐領、惜薪司掌印郎中。康熙十三年三藩之亂中,以副將征湖廣,四年後在洞庭湖陣亡[6]
  • 高祖父:尚志傑,由護軍授鑾儀衛治儀正,康熙十三年隨揚威大將軍和碩簡親王出征吳三桂,轉戰江西、福建、湖廣等地,升員外郎、佐領,進廣儲司郎中兼御書處總管,授杭州織造,辭未赴任,旋署總管內務府大臣、管理崇文門稅務[6],欽賜花翎,誥授資政大夫,配李氏,誥封恭人[7]
  • 本生高祖父:尚志舜,原仼內務府總管兼佐領[6]
  • 曾祖父:尚銘,誥贈中憲大夫,累贈武顯大夫,配許氏,誥贈恭人,累贈夫人[7]
  • 本生曾祖父:尚琇,曾任南園苑丞,誥贈奉直大夫,晉武功大夫[6]
  • 祖父:福海,原任熱河總管,督理淮宿海等關稅務,欽賜花翎,歷任杭州、江寧織造,督理南新、北新、龍江西新關等關稅務,誥授中憲大夫,累授武顯大夫;原配尤氏,東陵總管內務府大臣豐盛額之女,江蘇巡撫安寧之胞妹(兄嫂戴佳氏為乾隆帝忻貴妃之姐),誥贈恭人,累贈夫人;继配烏雅氏,原任散秩大臣、一等承恩公博啟之孙女(即康熙帝孝恭仁皇后之侄孫女),誥封恭人,累封夫人[7],三等侍卫博永之女。
  • 姑母:正紅旗滿洲他他拉氏原任山西布政使善泰之妻、內府正黃旗關氏筆帖式長慶之妻、內府鑲黃旗趙氏原任苑副容山之妻、鑲黃旗滿洲富察氏兵部侍郎恭泰之妻(即同治帝淑慎皇貴妃之曾祖母)、鑲藍旗宗室書約之妻、內府鑲黃旗徐氏筆帖式揚桑阿之妻、內府正白旗蘇氏安徽旌德縣知縣延庚之妻、內府正白旗李氏筆帖式長順之妻[6]
  • 父:如慶(其母尤氏),都虞司柏唐阿[6]
  • 胞叔善慶,内务府员外郎;其母烏雅氏,舅父西銘,任内大臣,乾隆四十九年(1784)出使朝鲜,授江宁将军;妻曹氏、耿氏;善庆后代有参将純嘏,道光进士延恒、延愷等。
  • 胞弟:英啟,原為閒散人,後為護軍[8],其姐晉封為豫嬪後,不勝感激之至,謹率闔族人等恭叩天恩[註 1]

注释[编辑]

  1. ^ 《道光帝“玲常在”出身與名號考補[1]》:內務府閒散人等英啟呈為懇祈劇情代奏恭謝天恩事。本月十六日奉旨:尚貴人晉封為豫嬪。欽此。閒散人英啟系豫嬪之胞弟,聞命之下不勝感激之至,謹率闔族人等恭叩天恩。伏乞大人代為轉奏。謹呈。

參考[编辑]

  1. ^ 1.0 1.1 1.2 趙玉敏. 《道光帝“玲常在”出身與名號考補》. 歷史檔案 (北京市: 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 2012, (2012年04期): 128–130 [2020-05-30]. ISSN 1001-775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19) (简体中文). 
  2. ^ 道光十九年十二月十四日《奏為宮內交出偷竊女子一名驗得有傷情形事》,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藏,檔案號05-0709-042:總管內務府謹奏,為奏聞事。道光十九年七月初四日奉旨:嗣後凡遇各宮未滿年限交出女子,著總管內務府大臣派員詳細查驗後據實具奏等因,欽此。本月十四日,由敬事房交出延禧宮偷竊絲線出宮之官女子大妞一名交出,臣等當即派員詳細查驗,現據該員等稟稱,查得:延禧宮交出女子一名,據稱,年十五歲,於本年七月初五日進宮,在玲常在下當差。本月初三日,因偷拿白絲線一綹,受責四十板,右腿傷破,現在結痂,左腿僅只青腫。又於初十日偷拿青絲線一綹,面上左右腮復受板責八下,今日交出等語。現騐得該女子面上左右腮俱有青腫並未傷破等因。稟覆前來,謹將臣等遵旨查明緣由據實奏聞。謹奏。奉旨:知道了。
  3. ^ 道光二十年六月初二日《奏為查驗延禧宮交出女子一名情形事》,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藏,檔案號05-0713-028:總管內務府謹奏,為奏聞事。道光十九年七月初四日,奉旨:嗣後凡遇各宮未滿年限交出女子,著總管內務府大臣派員詳細查驗後據實具奏等因,欽此。本月初一日,由敬事房交出延禧宮因笨出宮之女子大妞一名,臣等當即派員詳細查驗,茲據該員禀稱,查得:延禧宮交出女子一名,據稱年十六歲,於上年十一月初五日進宮,在玲常在下當差。進宮後,因學做活計粗笨,曾令太監責過四十板。本年五月間,不記日期,因過門楹,誤將小貓踏斃,臉上打過數下。後因摘食院內樹上杏兒,兩手責過數板。又因餧貓時誤將小貓踏傷,過日貓斃,責過左右肐膊十數板。又因貓抓伊手,將貓打傷,責過手掌十餘板。過日貓斃,並未責打。五月二十八日,大妞因誤將洗手瓷盆踢有傷璺,兩手受責二十板,均係主位自行責打的等語。現騐得該女子麵上青腫之處,委系板責,傷痕並不甚重等因等因。禀覆前來,謹將臣等遵旨查明緣由據實奏聞。謹奏。奉旨:知道了。
  4. ^ 道光二十年六月初三日《總管內務府奏為查驗延禧宮交出女子一名情形事》,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藏,檔案號:05-0713-029
  5. ^ 清太監張進喜、李志祥、張德安、趙德福等記《瑾妃年總開除瑾妃年總新收瑾妃月總奏單》,美國國會圖書館藏
  6. ^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劉小萌《關於清代內務府世家》,《明清史論叢——孫文良教授誕辰七十週年紀念文集》,遼寧大學出版社,2004年
  7. ^ 7.0 7.1 7.2 《清代硃卷集成》,卷十
  8. ^ 光緒丙子科《順天鄉試同年齒錄》尚氏承志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