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山才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陸山才(509年-566年),孔章吳郡吳縣[1][2]南梁南陳官员。

陸山才的祖父陸翁寶是南梁尚書水部郎;父親陸汎則是散騎常侍。陸山才年少卓越豪邁,喜歡文學與史學,范陽的張纘與其弟張綰都敬重他。他從王國常侍起家,遷任外兵參軍,不久因為父親患病回鄉奉養。承聖元年(552年),王僧辯授陸山才儀同府西曹掾,到陳霸先誅殺王僧辯,他逃到會稽依附張彪。張彪敗亡,陸山才最終歸附陳霸先[1][2]紹泰年間,都督周文育出鎮南豫州,不懂奏疏,就任用他為長史協助政事。周文育南征,打敗蕭勃,擒拿歐陽頠,計畫多出自陸山才;及後周文育西征王琳,留下他監督江州事務,仍然鎮守豫章。周文育與侯安都沌口戰敗,余孝頃新林入侵豫章,陸山才召集餘眾依附周迪。周迪擒拿余孝頃、李孝欽等人,派遣陸山才從都陽樂安嶺東路送他們到京師,之後除授中書侍郎;又由樂安嶺安撫南川各郡。周文育重新鎮守豫章金口,他再任貞威將軍、鎮南長史、豫章太守[3][4]

周文育被熊曇朗殺害,熊曇朗囚禁陸山才等人送往王琳處。未送到時,侯安都於宮亭湖擊敗王琳部將常眾愛,於是他才能回國,擔任貞威將軍、新安太守。因為王琳未平定,陸山才留守富陽縣捍衛東路。之後他入朝為員外散騎常侍,遷任宣惠將軍始興王陳伯茂長史,代行東揚州事。侯安都討伐留異,他率領王府部下跟隨;留異戰敗後獲除任明威將軍、東陽太守,入朝為始興王長史,帶會稽郡郡丞,代行東揚州事,唯未拜授就改授散騎常侍,兼度支尚書,任滿後改為實授[5]陳頊南征周迪,委派陸山才為軍司,討平周迪後復職。余孝頃自海路襲擊晉安,他又以本官到會稽提供策略。回朝後,因在宴席上和蔡景歷言語失禮,被彈劾罷官。不久又授與散騎常侍,遷轉雲旗將軍、西陽武昌二郡太守。天康元年(566年)他去世,虛歲五十八,贈右衛將軍,簡子[6][7]

引用[编辑]

  1. ^ 1.0 1.1 陳書·卷十八·列傳第十二》:陸山才字孔章,吳郡吳人也。祖翁寶,梁尚書水部郎。父汎,散騎常侍。山才少倜儻,好尚文史,范陽張纘,纘弟綰,並欽重之。起家王國常侍,遷外兵參軍。尋以父疾,東歸侍養。承聖元年,王僧辯授山才儀同府西曹掾。高祖誅僧辯,山才奔會稽依張彪。彪敗,乃歸高祖。
  2. ^ 2.0 2.1 南史·卷六十八·列傳第五十八》:陸山才字孔章,吳郡吳人也。祖翁寶,梁尚書水部郎。父泛,中散大夫。山才倜儻,好尚文史,范陽張纘、纘弟綰並欽重之。
  3. ^ 《陳書·卷十八·列傳第十二》:紹泰中,都督周文育出鎮南豫州,不知書疏,乃以山才為長史,政事悉以委之。文育南討,剋蕭勃,擒歐陽頠,計畫多出山才。及文育西征王琳,留山才監江州事,仍鎮豫章。文育與侯安都於沌口敗績,余孝頃自新林來寇豫章,山才收合餘眾,依于周迪。周迪擒余孝頃、李孝欽等,遣山才自都陽之樂安嶺東道送于京師。除中書侍郎。復由樂安嶺綏撫南川諸郡。文育重鎮豫章金口,山才復為貞威將軍、鎮南長史、豫章太守。
  4. ^ 《南史·卷六十八·列傳第五十八》:紹泰中,都督周文育出鎮南豫州,不知書疏,以山才為長史,政事悉以委之。文育南討,克蕭勃,禽歐陽頠,計畫多出山才。後文育重鎮豫章金口,山才復為鎮南長史、豫章太守。
  5. ^ 《陳書·卷十八·列傳第十二》:文育為熊曇朗所害,曇朗囚山才等,送于王琳。未至,而侯安都敗琳將常眾愛於宮亭湖,由是山才獲反,除貞威將軍、新安太守。為王琳未平,留鎮富陽,以捍東道。入為員外散騎常侍,遷宣惠始興王長史,行東揚州事。侯安都討留異,山才率王府之眾從焉。異平,除明威將軍、東陽太守。入為鎮東始興王長史,帶會稽郡丞,行東揚州事。未拜,改授散騎常侍,兼度支尚書,滿歲為真。
  6. ^ 《陳書·卷十八·列傳第十二》:高宗南征周迪,以山才為軍司。迪平,復職。余孝頃自海道襲晉安,山才又以本官之會稽,指授方略。還朝,坐侍宴與蔡景歷言語過差,為有司所奏,免官。尋授散騎常侍,遷雲旗將軍、西陽武昌二郡太守。天康元年卒,時年五十八。贈右衛將軍,諡曰簡子。
  7. ^ 《南史·卷六十八·列傳第五十八》:文育為熊曇朗所害,曇朗囚山才等,送于王琳。未至,而侯安都敗琳將常眾愛,由是山才獲反。累遷度支尚書,坐侍宴與蔡景曆言語過差,為有司所奏,免官。尋授散騎常侍,遷西陽、武昌二郡太守。卒,諡曰簡子。

参考文献[编辑]

  • 陳書》·卷十八·列傳第十二
  • 南史》·卷六十八·列傳第五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