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韩国图书馆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韩国图书馆泛指位于韩国境内的图书馆。按隶属机构的不同,韩国图书馆可分为国立图书馆、公立图书馆和私立图书馆三种。按建馆目的不同,韩国图书馆亦可分为公共图书馆、大学图书馆、学校图书馆和专门图书馆。

韩国图书馆事业原由文教部管理,1991年起改为文化部管理。韩国图书馆协会是韩国图书馆事业的社团法人[1]:72

历史[编辑]

三国时代[编辑]

韩国图书馆的最初形态出现在朝鲜三国时代。公元372年(小兽林王2年),高句丽设立“太学”并建有图书馆功能的“扃堂”。佛教传入朝鲜半岛后,寺院与僧房也承担起储藏经书的作用。682年(神武王2年),新罗设立“国学”,汉学五经三史和各种子类、集类的图书归类形式也被一同引入朝鲜半岛。[1]:前言1[2]

高丽王朝[编辑]

高丽王朝时期,图书馆在朝鲜半岛更为成型。建国初期,高丽设置了“秘书阁”与“秘书省”,分别掌管王宫内、外的图书。设在宫外的秘书省还管理图书的印刷与版本。990年(成宗11年),高丽在西京(今平壤)设立兼具学术图书馆和国立大学图书馆性质的“修书院”[2]。992年,成宗又设立具有当今国立大学性质的“国子监”,并成立为国子监印制教材的“书籍铺”。这一功能与现代大学图书馆出版教科书是一样的[2]

随着高丽佛教的兴盛,大的寺庙设立雕刻、保存经板、佛书的经板阁或藏经阁。其中著名的高丽大藏经至今仍保存在海印寺藏经阁[2]

朝鲜王朝[编辑]

1910年的奎章阁

朝鲜王朝时期,世宗设置集贤殿整理收藏历代文献,并按经、史、子、集四部分类法编制文献目录。1428年(世宗10年),朝鲜又建藏书阁,以应对数目不断增长的藏书。此外,世宗在高丽时期的春秋馆和文艺馆基础上完善了史库,整理编纂朝鲜王朝历代君主的《实录》,并收藏于专门的史库中。世祖时期,朝鲜设立弘文馆后承担起集贤殿的职能。[1]:前言1-2[2]

1776年3月,朝鲜王室图书馆奎章阁昌德宫北苑正式成立。奎章阁是个独立的图书馆机构,由内阁和外阁构成。内阁设有文院、奉谟堂、移安阁(书香阁)、阅古观、四库等设施。外阁设有校书馆和江华外阁。奎章阁收藏着朝鲜历代写真、御制、顾命、遗话、密教等,是朝鲜王朝名副其实的王室图书馆,在朝鲜半岛图书馆历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定祖五年,奎章阁的藏书量达到4万余卷。日占时期,奎章阁隶属于朝鲜总督府京城帝国大学。解放后,奎章阁成为首尔大学的图书馆。[1]:前言2[2]

朝鲜王朝的成均馆是续三国时期太学、高丽国学、国子监之后的国立大学。1475年(成宗6年),成均馆设立相当于现代大学图书馆的尊经阁。尊经阁以100套四书五经为基本藏书,总藏书量达万册,并设有司艺和学正的图书出纳官。高丽时期的乡校,在朝鲜王朝时期得到延续。诸多乡校设有图书馆功能的私学书院[1]:前言2-3[2]

近代[编辑]

近代,西式图书馆的概念传入朝鲜半岛,大多以“某某府”、“某某库”、“某某堂”等命名。1901年,具有公共图书馆性质的釜山读书俱乐部(今釜山廣域市立市民圖書館朝鲜语부산광역시립시민도서관前身)成立,开启朝鲜半岛近代图书馆的历史。1906年,供普通市民使用的“大同书观”私立图书馆在平壤成立。同年,李范九、李根湘、尹致昊等人受谕旨成立“韩国图书馆”。“图书馆”一词首次在朝鲜半岛使用。1910年,韩国图书馆移交至宗正府,成为“大韩图书馆”,作为首个国立图书馆,供市民使用。日本吞并朝鲜半岛后,大韩图书馆的10万卷藏书在1911年5月被总督府审讯局没收。[1]:前言3[2][3]

1919年,李范升在塔洞公园一角成立私立“京城图书馆”。1926年,京城图书馆被移交京城府,成为京城府立图书馆钟路分馆。韩国光复后,该图书馆成为首尔市立钟路图书馆。1922年,日本人在朝鲜半岛成立铁道图书馆。1923年,日本在朝鲜半岛成立“朝鲜教育会”,后成立具有中央图书馆性质的朝鲜总督府图书馆。1931年,金仁贞女士为纪念自己60大寿在平壤成立了私立公共仁贞图书馆。这是朝鲜半岛历史首个由女性建立的公共图书馆。朝鲜日占时期期间,京城帝国大学延喜梨花女子等高校也设有大学图书馆。在1945年光复前,朝鲜半岛共有46座图书馆分布在各个行政道[註 1][1][2]

现代[编辑]

1945年8月15日日本无条件投降后,朝鲜总督府图书馆被接管。同年10月,朝鲜图书馆协会(今图书馆协会)成立。10月15日,韩国国立图书馆(今国立中央图书馆)在改制后的原朝鲜总督府图书馆基础上开馆。李在郁和朴奉石分别担任馆长和副馆长。1946年,图书馆内部成立培训现职图书员的朝鲜图书馆学校。[1]:前言4[2]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国立图书馆和首尔的各图书馆被搬至釜山首尔大学图书馆则被搬到庆尚南道道厅。朝鲜战争期间,大多数的图书馆都被关闭,交通图书馆、春川图书馆、全州市民图书馆等在战火中全毁,主要大学图书馆的馆舍和收藏也损失严重。不过未受战火洗劫的釜山市立图书馆、庆州市立图书馆、镇海海军士官学校图书馆仍正常开放。此外,战争期间韩国还新成立了国会图书馆、陆军大学图书馆和陆军士官学校图书馆。[1]:前言4[2]

朝鲜战争结束后,国立图书馆还都,韩国的图书馆事业也开始逐步恢复。1955年,朝鲜图书馆协会更名为韩国图书馆协会,积极推动图书馆各项事业的发展。延世大学(1957年)、梨花女子大学(1959年)、中央大學(1963年)、成均馆大学(1964年)、庆北大学(1973年)等纷纷开设培养图书馆专门人才的专业。1960年,原图书馆协会秘书长严大燮倡导建立“乡村文库振兴会”,推动乡村图书馆的建设。截至1979年,35000个行政面和洞建立了35011个乡村文库。[1]:前言4-5[2]

在图书馆协会的推动下,韩国于1963年颁布《图书馆法》。国立图书馆升级为国立中央图书馆。为更好地实施《图书馆法》,韩国先后于1965年和1966年颁布《图书馆法实施令》和《图书馆法实施规则》。各图书馆机构在图书馆协会的推动下陆续出版发行《韩国十进分类法》、《韩国目录规则》。1987年,韩国修订《图书馆法》,并根据新修订的《图书馆法》于1989年成立隶属于文教部的首个图书馆发展政策性机构“图书馆发展委员会”。1991年韩国制定《图书馆振兴法》取代《图书馆法》后,图书馆隶属部门由教育部改为新成立的文化部[1]:前言4-5[2]

1994年,《图书馆振兴法》被《图书馆及读书振兴法》取代。新的《图书馆及读书振兴法》放宽了对公共图书馆馆舍和藏书的要求[1]:83。1996年,数字图书馆成为国家IT基础建设的一部分,并于1997年为此专门成立韩国研究信息中心(KRIC)。2000年,时任韩国总统金大中在国务会议上提出建设“国家数字图书馆”,以满足21世纪数字化的需求[3]。2005年5月25日,国立中央图书馆数字图书馆英语National Digital Library of Korea正式开馆[4]

2006年,《图书馆及读书振兴法》被重新更名为《图书馆法》。相关读书振兴的条款也被删除[1]:87。根据新的《图书馆法》,韩国每五年制定一个“图书馆综合发展计划”。2008年8月7日,韩国制定发表了首个“图书馆综合发展计划(2009-2013)”[1]:146

种类[编辑]

根据隶属机构,韩国图书馆可分为国立图书馆、公立图书馆和私立图书馆三种。国立图书馆包括韩国国立图书馆文化体育观光部)、国会图书馆韩国国会)、法院图书馆朝鲜语법원도서관大法院)。公立图书馆为韩国各地方的道立、市立、郡立、邑立、面立图书馆。私立图书馆是由法人、团体和个人建立运营的图书馆。[1]:1

根据建馆目的,韩国图书馆可分为公共图书馆、大学图书馆、学校图书馆和专门图书馆。公共图书馆包括小型图书馆、残疾人图书馆、医院图书馆、兵营图书馆、监狱图书馆、儿童图书馆等。大学图书馆为各国立、公立和私立大学的图书馆。学校图书馆为高中中学小学教师、学生和员工建立的图书馆。专门图书馆是研究机构、金融机构、企业团体、通讯机构等设立的特定领域专业图书馆。专门图书馆不仅对内开放,也可以对普通民众开放。[1]:1-38

相关法律[编辑]

  • 《图书馆法》(1963年)及其《图书馆法实施令》(1965年)和《图书馆法实施规则》(1966年)。1991年,《图书馆法》被《图书馆振兴法》取代。1994年,《图书馆振兴法》被《图书馆及读书振兴法》取代。2006年,《图书馆及读书振兴法》重新改名为《图书馆法》。[5]
  • 《国会图书馆法》(1963年)及《国会图书馆组织机构》(1964年)[1]:111
  • 《学校图书馆振兴法》(2007年)及《学校图书馆振兴法实施令》(2008年)[1]:141-142
  • 《小型图书馆振兴法》(2012年)及《小型图书馆振兴法实施令》(2012年)[1]:139-140
  • 《大学图书馆振兴法》(2015年)及《大学图书馆振兴法实施令》(2015年)[1]:144-145

主要图书馆[编辑]

注释[编辑]

  1. ^ 京畿道(含京城府)9家,忠清南道4家,全罗北道4家,全罗南道6家,庆尚南道2家,庆尚北道9家,黄海道1家,平安南道4家,平安北道2家,咸镜南道3家,咸镜北道2家[1]:前言3-4[2]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李吉子; 宋萍. 《韩国图书馆发展研究》. 北京: 国家图书馆出版社. 2018-01. ISBN 9787501363308.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胡广翔. 韩国图书馆的发展演变. 《国外社会科学》. 1998年第1期. 
  3. ^ 3.0 3.1 王淑玲. 浅析韩国数字图书馆发展模式. 《当代韩国》. 2009-03. 
  4. ^ 韩国最大规模的数字图书馆开馆. 《西域图书馆论坛》. 2009-02. 
  5. ^ 李炳穆; 太贤淑、段明莲. 韩国图书馆法. 《图书情报工作》. 2008年0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