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拉萨骚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西藏历史
布達拉宮
藏区 · “西藏”名称
历史年表吐蕃

1989年拉萨骚乱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称之为拉萨严重骚乱事件,是指1987年9月至1989年3月間,西藏地區發生一連串示威,導致1989年3月,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在西藏宣布戒嚴與武力平暴的事件。1989年3月,拉萨等地部分藏人公开示威;3月5日示威游行演发为暴力事件,驻八角街武警班长袁石生(藏族)被暴徒打死后,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于1989年3月7日在拉萨宣布戒严、出动武装警察中国人民解放军部队以武力平息暴乱。當時擔任中共西藏黨委書記的是胡錦濤

这次事件中死伤人数,官方宣称11人死亡[1](一说16名藏人及1名武警班长[2]),《紐約時報》引用當時在拉薩的曾担任《北京青年報》記者唐达献法语Tang Daxian(唐79-80年在该报工作,87-89年在中国商务智能工作)所看到的“公安局”報告(唐声称是一份秘密报告[3],不知道是否是公安局报告),拉薩居民有387人死亡,721人受傷,2100人被拘留;僧人有82人死亡,37人受傷,650人被拘留。[4]有24个政府机关、企业和学校以及900多家国营、个体商店被袭击;暴徒捣毁汽车20多辆,直接经济损失1000多万元。[5]拉萨骚乱也被视为是西藏独立运动的一部分。

经过[编辑]

1987年拉薩發生流血衝突,美國國會於1987年6月18日通過西藏人權受到中共迫害的決議案,認為中共以軍事手段統治西藏侵害人權,監禁西藏人民的黑牢缺乏食物,導致許多人活活餓死[6]。促使聯合國於1987年6月通過「反虐待或其他殘忍、不人道或可恥的刑罰或處置公約」。西藏血腥事件引起歐洲議會的注意,通過「即刻要求中國政府尊重藏人宗教自由與文化自治之權」,並認同達賴喇嘛所提的「五點和平計劃」是解決問題的基礎[7][8]。9月21日,達賴喇嘛在美国国会发表演讲,重申五點和平計劃。9月24日,中國政府籌劃了一場公審,一萬五千名藏人被召集到拉薩市的「西藏體育館」,當天有二名被判死刑,其中一位格桑扎西被當眾就地處決,另外一位索南堅贊在兩天後被槍決,還有八名被判監禁。[9]达赖喇嘛當天召开记者招待会在美国声称:西藏不是中国的一部分,西藏是一个独立国家。9月27日,拉萨市21名喇嘛和其他5人举着雪山狮子旗,喊着西藏独立口号,在拉萨市区八角街、人民路一带游行,在大昭寺广场发表演讲。冲击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打伤一些维持秩序的公安人员。公安部门将他们收容审查,不到一小时,事件平息。

10月1日(中國國慶日),四十餘名喇嘛每人手持一面小型的「雪山獅子旗」,繞著大昭寺高喊:「西藏是個自由獨立的國家!」中國警察將大部分示威游行的人拖入附近的警察局。藏人从“玛尼堆”(即转经堆)上攫取石头,袭击警察、派出所,砸破派出所门窗,殴打警察,抢走被逮捕者并纵火焚烧派出所,打砸学校,打砸烧毁汽车、摩托车43辆,其中烧毁11辆。抢走警察一支冲锋枪和一些子弹、新华社记者相机。砸、抢照相机7部,录相机3部,共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达600多万元。公安干警和武警有325人受伤,其中重伤19人。记者7人受伤,其中重伤4人。闹事者和围观者有20人受伤,6人死亡。下午2时许,干警用消防水枪驱散了抗议者。3时左右,事态平息。[9][10]

1988年3月,又發生动乱[11]。示威民众冲击佛协传召办公室,攻击自治区领导干部,打死藏族武警班长,打伤武警和其他工作人员399人,洗劫北京路上的饭馆和商店,迫使藏传佛教宗教法会拉萨传召无法进行。[12]1988年6月15日,達賴喇嘛獲邀至歐洲議會發表斯特拉斯堡建議(Discours Strasbourg)。12月10日,“世界人权宣言”发布四十周年,拉萨僧人骚乱,与警察冲突。随后多次抗议,12月19日,七十多位在北京的中央民族学院藏人学生,在天安门附近示威,12月30日,五百多名西藏大学藏人学生游行到自治区人民政府办公大楼前[13]

1989年3月5日,西藏再次發生暴動,雙方衝突過程極為血腥,總理李鵬發布西藏戒嚴中國與歐洲建交後,由於歐洲議會打算以民意機構發揮在國際上的影響力,因此在1989年3月16日的歐洲議會會期中,通過「強烈譴責北京在西藏首府暴力鎮壓行動,尤其是使用武器,並要求解除戒嚴」[14]。1989年6月再爆發六四天安門事件歐洲議會採取更強硬的態度表達:「尊重人權為維繫雙邊貿易之先決條件」。1990年5月1日,北京當局解除拉薩戒嚴。

参考文献[编辑]

  1. ^ N. Subramanya. Human Rights and Refugees. APH Publishing. 2004: 268. ISBN 978-81-7648-683-5. 
  2. ^ 柏丞. 胡锦涛1989年镇压西藏骚乱真相. 多维新闻网. 2016-01-25 [2020-07-01] (中文(中国大陆)). 
  3. ^ Solomon M. Karmel, Ethnic tension and the struggle for order: China's policies in Tibet, Pacific Affairs, Vol. 68, No. 4 (Winter, 1995-1996), pp. 485-508, Tang Daxian, a Mainland journalist turned dissident, claims a secret report stated 469 were killed in Tibet's March 1989 crackdown
  4. ^ Chinese Said to Kill 450 Tibetans in 1989. 紐約時報. August 14, 1990. 
  5. ^ 是利民,还是害民
  6. ^ 吳俠,達賴喇嘛訪美與西藏反共抗暴活動的激化,中共研究,第2卷,9月,第37頁
  7. ^ 台灣師大歷史學報,第30期,歐洲議會對西藏問題立場的轉折與爭議(1975~1992),第125-126頁
  8. ^ 五點和平計畫. [2016-06-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11). 
  9. ^ 9.0 9.1 董尼德(法國). 《西藏生與死——雪域的民族主義》 (PDF). 蘇瑛憲譯: 71-73. 1994年4月. ISBN 9789571310404.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5-06-10). 
  10. ^ 27年前拉萨暴乱旧照曝光
  11. ^ 人民日報,1988年3月7日
  12. ^ 十四世达赖喇嘛试图维护封建农奴制度(图)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6-07-08.
  13. ^ 慷慨自古英雄色,甘洒热血写青春----记三十年前西藏大学生抗议游行(一)
  14. ^ 台灣師大歷史學報,第30期,歐洲議會對西藏問題立場的轉折與爭議(1975~1992),第134-137頁

外部链接[编辑]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