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吉隆坡大城堡清真寺冠状病毒病聚集性疫情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大城堡的商业街

2020年吉隆坡大城堡清真寺冠状病毒病聚集性疫情是指在2020年2月开始,发生在马来西亚吉隆坡市大城堡社区的占美清真寺所举办的伊斯兰传教士活动的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型(SARS-CoV-2)聚集性感染事件。截至3月17日,马来西亚约有6成的确诊病例与此活动有关联,其中既有直接暴露于清真寺而发生感染的第一代病例,也有因第一代病例传播而造成感染的第二代病例。

背景[编辑]

吉隆坡大城堡[註 1](Sri Petaling)是一个以华裔居民为主的花园社区,位于吉隆坡南部,比邻三条高速公路(隆芙大道,隆布大道和莎亚南大道)。其中大城堡内的占美清真寺于位于拉丁路(Jalan Radin)旁,对面则是政府学校。2月27日至3月1日期间,该清真寺举办了一场万人大集会,参与者来自马来西亚和东南亚的几个临近国家。随着马来西亚的第131个确诊病例被证实曾经参加该集会,马来西亚卫生部长阿汉峇峇敦促所有出席者前往接受体检,同时清真寺也将暂时关闭以进行消毒。第136宗病例(26岁)是一名在韩国深造的穆斯林男子,于2月22日从韩国回国后出席集会,并在3月3日开始发烧,3月4日出国。由于该集会在封闭环境举行,加上当时正值政变期间,处于无内阁状态,导致大量人潮聚集不被重视,而这也成为马来西亚后续疫情严峻的一个原因。[1]

确诊病例[编辑]

该集会据说共有1万6000名参与者,其中有1万4500名为马来西亚公民,其余的是来自文莱、新加坡、印尼、泰国等地的外国公民,[2]以及非法移民的罗兴亚人难民。[3]

以下为与此次聚集性疫情相关的确诊病例统计,截至3月19日。

  • 马来西亚-513
  • 新加坡-
  • 文莱-
  • 柬埔寨-11
  • 越南-1
  • 泰国-

事后处理及表态[编辑]

3月18日,根据路透社报道,印度尼西亚南苏拉威西省戈瓦县正筹备举办相同的传教集会,上述两场集会的主办方均与国际伊斯兰宣教组织Tablighi Jama'at有关。这场集会吸引来自亚洲各地如泰国、阿拉伯、印度和菲律宾的数千名穆斯林聚集。集会组织者和地方官员虽表示相关活动已开跑,但地方警察局长却表示正尽力说服他们取消该集会。其中一名名为穆斯塔里的主办方成员表示比起新冠肺炎,“我们更敬畏上蒼。因为我们都是人,我们惧怕疾病和死亡。但除了肉体之外,我们还有更重要的,那就是我们的灵魂。”他也说主办方会测量出席者的体温作为预防措施。地方官员萨尼则表示组织者拒绝有关部门要求延迟集会的请求,估计目前已有8695人在戈瓦县出席集会因出席人数众多而难以叫停集会。[4][5][6]

其中根据脸书动态,曾出席过大城堡聚会的印度伊斯兰传教士地瓦拉(Sheikh Maulana Ibrahim Dewla)已在17日从吉隆坡机场搭飞机前往印尼,以出席上述活动。也有人开始在营地搭起巨型帐篷,其中一些信徒是从海湾国家赶来提供援助的。这次的集会以“与来生相比,现世的快乐微不足道。”作为宣传标语。[4]

3月19日,原定当日开始至22日的的清真寺聚会在沟通与协调后议决延迟,出席者也将进行隔离直到获准回国。[7]

7月8日,卫生部宣布此感染群结束。此疫情共3,375人确诊,其中有2,550位公民及825位来自28个国家的非公民,延申出17个次感染群,有34人不幸离世。最后一位患者(#8367,菲律宾籍,就读雪兰莪州乌鲁冷岳县双溪镭宗教学校)于6月11日确诊。最后一位康复出院病例是#799号病患,83岁,来自柔佛州峇株巴辖,曾出席雪兰莪州万宜新镇一场婚宴,3月16日确诊,7月6日康复出院。[8]

病例统计[编辑]

[9]

总确诊人数 痊愈出院人数 死亡人数 参与者 第一代感染 第二代感染 第三代感染 第四代感染 第五代感染
3,375 3,341 34 1,037 1,143 921 236 26 12

确诊患者年龄[编辑]

年龄 确诊人数 比例图
0-19 759 759
 
20-29 779 779
 
30-39 487(2死亡) 487
 
40-49 397(3死亡) 397
 
50-59 469(7死亡) 469
 
60-69 370(12死亡) 370
 
70-79 93(10死亡) 93
 
80-89 21 21
 
总数 3,375(34死亡)

各州病例[编辑]

州属 确诊人数 比例图
 柔佛 504 504
 
 森美蘭 160 160
 
 彭亨 169 169
 
 霹靂 171 171
 
 沙巴 223 223
 
 雪蘭莪 538 538
 
 吉隆坡 布城 963 963
 

确诊患者国籍[编辑]

注:以下是在马来西亚被确诊的外国公民。马来西亚公民共2,550位确诊。

州属 确诊人数 比例图
 澳大利亚 2 2
 
 孟加拉国 151 151
 
 文莱 7 7
 
 中国 8 8
 
 埃及 1 1
 
 斐济 4 4
 
 印尼 114 114
 
 印度 88 88
 
 约旦 4 4
 
 肯尼亚 1 1
 
 吉尔吉斯斯坦 8 8
 
 柬埔寨 122 122
 
 斯里蘭卡 4 4
 
 馬爾地夫 1 1
 
 緬甸 140 140
 
 奈及利亞 5 5
 
 尼泊尔 7 7
 
 巴基斯坦 51 51
 
 菲律賓 169 169
 
 新加坡 2 2
 
 索馬利亞 1 1
 
 泰國 9 9
 
 突尼西亞 1 1
 
 美國 1 1
 
 越南 22 22
 
 葉門 1 1
 
总数 825

次感染群[编辑]

次感染群 涉及地区 确诊人数 比例图
双溪镭  雪蘭莪乌鲁冷岳县 211 211
 
吉隆坡批发公市  吉隆坡甲洞 雪蘭莪鹅唛县 204 204
 
依布拉欣马吉新镇及周边地区  柔佛居銮县 193 193
 
雪兰莪敏申组屋  吉隆坡班底谷 179 179
 
万宜新镇婚礼  雪蘭莪乌鲁冷岳县 159 159
 
双溪沙兰(Sungai Salan)Maahad Darul Uloom Al-Islamia宗教学校  彭亨而连突县 85 85
 
City One大厦  吉隆坡班底谷 55 55
 
林茂  森美蘭林茂县 53 53
 
阿依默茂(Ayer Merbau)Madrasah Bustanul Ulum Abu Bakar宗教学校  马六甲野新县 41 41
 
古晋SP次感染群  砂拉越古晋县三马拉汉县实文然县 41 41
 
甘榜峇鲁雪州发展机构(PKNS)组屋  吉隆坡蒂蒂旺沙 37 37
 
奥曼路(Jalan Othman)巴刹  雪蘭莪八打灵县 28 28
 
北根  彭亨北根县 22 22
 
巴西古当工厂  柔佛新山县 15 15
 
马来亚敏申组屋  吉隆坡班底谷 13 13
 
Penanti宗教学校  檳城威中县 11 11
 
士拉央旧批发公市(Pasar Harian Selayang)  吉隆坡甲洞 雪蘭莪鹅唛县 6 6
 
总数 1,353

参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一开始为Taman Castlefield,后来由八打灵花园集团继续发展隆芙大道以西的橡胶园区域,并定名为“Bandar Baru Sri Petaling”(Sri Petaling新市镇),而Petaling则源自该发展商,而华文则沿用Castlefield中的“城堡”,形成现今通用的“大城堡”译名

参考资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