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稿:綠色自由主義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綠色自由主義,即 自由的環保主義[1]是一種在意識形態中包含綠色政治自由主義。 綠色自由主義者通常在社會問題上是社會自由主義,而在經濟上,是綠色主義。[1] 政治哲學家馬塞爾·維森堡(Marcel Wissenburg)在其1998年的著作《綠色自由主義:自由與綠色社會》中提出了“綠色自由主義”一詞。他認為自由主義必須拒絕絕對財產權的思想,並且要限制自由濫用自然和自然資源。 但是,他拒絕控制人口增長和對資源分配的任何控制,因為他認為這與個人自由是不相容的,而是主張供給側的控制:更有效的生產和遏制過度生產和過度開發。儘管批評家稱這種觀點實際上將個人自由置於可持續性之上,但這種觀點傾向於主導運動。[2]

哲學[编辑]

綠色自由主義非常重視地球,強調了地球不受損害地傳給下一代的重要性。[3] 綠色自由主義接受自然世界處於“flux”狀態,並不試圖照原樣保存自然世界。 但是,它的確試圖將人類對自然世界造成的破壞降至最低,並幫助受損區域的再生。綠色自由主義力圖將自由民主制度和個人平等與自由等宗旨與環境保護相結合,以減少對過度消費和空氣污染等環境的重大威脅。

在經濟問題上,綠色自由主義者的立場介於古典自由主義社會自由主義之間:綠色自由主義者可能偏愛小政府,參與比社會自由主義者更多,但遠遠超過古典自由主義者。一些綠色自由主義者實踐自由市場環境主義,因此與右傾古典自由主義或自由主義分享一些價值。這是在政治上可能建立藍綠色聯盟的幾個原因之一。

歷史學家康拉德·拉塞爾(Conrad Russell),英國上議院的自由民主黨成員,在他的《聰明人的自由主義指南》一書中專門論述了綠色自由主義。 從文學意義上講,“綠色自由主義”一詞是政治哲學家馬塞爾·維森堡在其1998年的著作《綠色自由主義:自由與綠色社會》中創造的。

綠色自由民主黨[编辑]

綠色自由團體的存在比維森堡的書早於英國至少十年,當時西蒙·休斯(Simon Hughes )在諾丁漢的會議上,在新合併的自由民主黨內部成立了一個“pressure group”。綠色自由民主黨人是從這個成立會議開始的,這個會議是由原來的自由生態小組(LEG)主席組織的,該小組本身是在11年前於1977年成立的。基思·梅爾頓(Keith Melton),LEG最早的成員之一( 自由党_(英国)和社會民主黨合併時,其全稱是“經濟和社會改革自由生態學小組”。1988年,諾丁漢特倫特大學國際市場學高級講師,所以在諾丁漢召開會議是有意義的。 那個會議上的大多數代表都是專家組成員,儘管有來自社會民主黨“綠色團體”的少量人員。

綠色自由團體多年來一直在自由黨內部開展活動,遵循羅馬俱樂部在其報告《增長的限制》中闡明的哲學,推動了另一種零經濟增長戰略。他們還就空氣污染問題開展了運動,例如呼籲禁止含鉛汽油和禁止已知會破壞臭氧層的氫氟碳化合物。

多年來,綠色自由民主黨一直是自由民主黨內部一個非常活躍的“pressure group”,並於2018年在同樣由基思·梅爾頓(Keith Melton)以及在諾丁漢舉行的一次會議上慶祝了團體建立30週年,該會議最初的發言人也是基思·梅爾頓(Keith Melton)和 西蒙·休斯(Simon Hughes)。該組織的重要性及其對黨的影響在2018年會議上的其他主要發言者中都有體現,包括現任下議院眾議員中四分之一的代表。埃德·戴維(Ed Davey)闡述了自由黨在聯盟時期對環境的影響,建立了綠色投資銀行(後來被保守黨政府出售)。

國會議員韋拉·霍布(Wera Hob)更新了空氣污染的綠色方法,自由民主黨的領導人文斯·凱布爾(Vince Cable)和諾丁漢大學經濟學名譽教授的任務是審查該概念如何將可持續發展經受住了時間的摧殘。文斯·康伯(Vince Cable)是1987年布倫特蘭委員會報告的合著者之一,該報告首先介紹了可持續發展概念,該報告由委員會主席格羅·哈林·布倫特蘭(兼挪威三屆總理)倡導。

綠色自由民主黨及其新任主席基思·梅爾頓(Keith Melton)早期取得的關鍵成就之一是確保自由民主黨黨章的序言在黨的核心部分以綠色問題為主要參考。 在定義自由主義哲學的第一段之後寫道:""我們相信,每一代人都應對我們星球的命運負責,並通過維護自然與環境之間的平衡,為各種形式的生命提供長期的持續性。""

斯特凡·狄翁(StéphaneDion)領導的加拿大自由黨將環境置於其政治議程的首位,提出了生態稅稅收轉移,稱為綠色轉移。 同樣,英國自由民主黨也採用了相同的概念,提出了“綠色稅收轉換”。[4]

參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Book Details: The Compromise of Liberal Environmentalism.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September 2001 [4 August 2015]. ISBN 9780231504300. 
  2. ^ Stephens, Piers. Review of Marcel Wissenburg's "Green Liberalism: The Free and the Green Society". academia.edu. [23 January 2018]. 
  3. ^ How to be a Green Liberal, (Book synopsis), Author: Simon Hailwood, 2004. (Retrieved August 21, 2008.)
  4. ^ Archived copy. [2008-11-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2-24). 


綠色新自由主義者[编辑]

歷史[编辑]

一種绿色自由主义的分支被称为綠色新自由主义,它在1980年代开始在世界机构中变得很重要并日益突出。 在这十年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这两个主要的全球发展机构由于结构调整计划而开始面临越来越大的全球愤怒。 这是对债务缠身国家的严苛条件的贷款。 条件集中在紧缩性措施上,例如 减少政府对市场的控制和社会服务的提供,以及贸易的自由化,从而使来自發達國家的公司能够进入发展中国家并与本地市场竞争。 [1] 这导致社会动荡在许多方面加剧:农民正在失去生计,因为大公司从發達國家穩定的进口廉价,有补贴的作物。 工业化的农业和农学成为研究机构和实践的现状,并带来比之前更多的环境和社会成本。[2] 公司可以将其业务转移到劳动力便宜得多的国家,这意味着有很多人失业,而很多人2的工资却很低。 民眾和非政府组织开始公开批评和指责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贸易组织]]是造成粮食危机、失业和环境恶化的根源。 發達國家的媒体也对此予以关注,这使人們對發展中國家的看法轉變为“银行援助的快乐接受者”。[3] 面包暴动( 1999年西雅圖反世貿示威英语1999 Seattle WTO protests),群众在示威中游行和禁食。 日益突出的示威問題加剧了压力,这种示威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即按惯例的经济学不能解释环境成本,其中最大的因素是人为造成的,但这又与许多其他问题有关,例如气候变化

针对这种批评,世界银行首先予以否认。 当這種否等並沒有起效時,世界銀行就徹底改變了態度,并决定对其组织进行重大更改。.[4] 世行當時将环境列為其主要工作重点之一。 1985年,世界银行只有五名从事環保问题工作的工作人员,预算不到1500万美元,而到1995年,這個數字提高到三百多名,預算提高至近十亿美元。[5] 建立了一个全新的环境部门,该部门必须在大型项目实施之前對該項目進行環評

特征與背景[编辑]

这样就开始了绿色新自由主义的新时代,在这个新时代中,世界银行及其同盟机构没有放弃他们的新自由主义思想,即他们对自由市场,低管制等的承诺,但同时,这种绿色新自由主义主要是有關经济的,并且得到了社会自由主义者和社会保守主义者的广泛支持。 它与生態資本主義相关。


在更大的发展历史背景下,这种转变遵循的轨迹始于现代化理论和一个使发展中国家现代化的项目,随后是全球化项目,在该项目中,自由市场和自由贸易旨在帮助 国家发展,然后由可持续发展项目成功。[6] 绿色新自由主义的可持续性观点是弱可持续性之一,这与许多生态学家的观点强可持续性形成鲜明对比。.[7]


References[编辑]

  1. ^ Liverman, Diana and Vilas, S. Neoliberalism and the Environment in Latin America, Annual Review of Environment and Resources. 2006. 31:327–63
  2. ^ Kasi, E. (2010), Peter M. Rosset. Food is Different: Why We Must Get the WTO Out of Agriculture (Halifax, Nova Scottia: Fernwood Publishing, Bangalore: Books for Change, Kuala Lumpur: SIRD, Cape Town: David Philip, and London & New York: Zed Books, 2006, ISBN 1- 84277-755-6, 1-84277-754-8, pp. 194). J. Int. Dev., 22: 1044–1045.
  3. ^ Goldman, Michael. Imperial Nature: The World Bank and Struggles for Social Justice in the Age of Globalization.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05. p. 94
  4. ^ Goldman, Michael. Imperial Nature: The World Bank and Struggles for Social Justice in the Age of Globalization.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05. p. 96
  5. ^ Goldman, Michael. Imperial Nature: The World Bank and Struggles for Social Justice in the Age of Globalization.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05. p. 97
  6. ^ McMichael, Philip. Development and Social Change: A Global Perspective. Los Angeles: SAGE, 2012. Print.
  7. ^ Brown, Clair. Buddhist Economics: an enlightened approach to the dismal science. New York: Bloomsbury, 2017. Print. p. 65

Further reading[编辑]

External links[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