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k:上海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语言专题 (获评乙級、未知重要度)
Globe of letters.svg 本條目属于语言专题范畴,该专题旨在改善中文维基百科语言相关条目类内容。如果您有意参与,请浏览专题主页、参与讨论,并完成相应的开放性任务。
 乙级条目  根据质量评级标准,本條目已评为乙级
 未知  根据重要度评级标准,本條目尚未接受评级。
上海专题 (获评乙級、极高重要度)
江海关.jpg 本條目属于上海专题范畴,该专题旨在改善中文维基百科上海类内容。如果您有意参与,请浏览专题主页、参与讨论,并完成相应的开放性任务。
 乙级条目  根据专题质量评级标准,本條目已评为乙级
 极高  根据专题重要度评级标准,本條目已评为极高重要度

"比照有人称广东话为粤语,台湾闽南话为台语,也有人称上海话为沪语,这种称法比较少见。" 这个论断比较主观,沪语一称并不少见.[编辑]

有关韵母和声母[编辑]

看了主文章一下。

尼女 和 额我 的发音可以分别算是中鼻音和后鼻音。纳努 可以算是前鼻音。

韵母分得不够细致。衣 和 烟 在某些习惯下面发音是不同的。类似的还有 米 和 面。主要是普通话中 ian 为声母的字与 i 为声母的字到了上海话也会对应不同的音。面 的韵母发音类似英文中的长音 ee。米 的发音则要舌头更贴近上腭(上海人叫天花板)。

单台 和 雷罪 在某些习惯下韵母也不相同。前者是 e,后者是 ei。同样,湾 和 威 也有可能不同。

多音字则比较有意思。比如 最 有两种发音,一种和 端 是同一个韵母,另一种是和 雷 是同一个韵母。交 也有两种发音,jio 和 go。

冷 和 浪 的分别的确在某些新上海话里面听不出来,但在一些老的独脚戏演员说出来倒是很明显。

记得某一习惯中 菊缺月 和 肉局浴 的韵母发音的确是相同的。

把Zjianqiu1的建議從主頁移到討論頁[编辑]

05:16 2006年10月19日 Zjianqiu1 (Talk | 贡献) (→声调)

我把上海話不同的發音列了下表,共有444個不同發音,願同商榷探討。

b p ts d dj t f g h r c kh k l 白 百 次 特 其 得 發 軋 黑 合 幾 克 鴿 勒 a 啊 排 爸 蔡 埭 帶 蟹 鞋 解 卡 加 賴 e 愛 辦 板 採 台 旦 反 喊 咸 奸 開 蓋 來 ang 盎 碰 崩 廠 強 打 亨 將 梗 冷 an 骯 棒 邦 唱 唐 當 方 戇 杭 康 剛 狼 o 奧 抱 包 吵 逃 喬 到 搞 好 號 叫 考 高 老 eq 鴨 白 百 出 特 得 發 軋 黑 合 腳 克 鴿 勒 ei 培 貝 脆 隊 對 雷 eng 恩 笨 奔 稱 騰 等 分 很 恨 肯 跟 論 I 益 別 畢 敵 傑 的 急 立 ia 雅 爹 iai 也 ian 央 涼 iao 要 嫖 膘 調 吊 了 ie 衣 皮 比 地 棋 底 費 幾 里 in 影 平 餅 定 近 頂 井 令 io 郁 ioe 冤 iong 擁 iou 優 丟 留 ao 屋 薄 北 促 獨 局 督 福 霍 或 決 哭 谷 陸 eu 安 盤 搬 催 團 倦 短 漢 旱 卷 看 干 亂 au 啞 爬 壩 錯 化 畫 瓜 on 翁 蓬 沖 洞 窮 冬 風 共 轟 紅 軍 空 工 龍 oe 歐 臭 頭 求 斗 否 厚 救 口 狗 樓 u 烏 婆 布 醋 度 多 夫 火 河 苦 古 路 ua 娃 歪 快 怪 uai 彎 關 uang 汪 狂 晃 框 廣 uei 喂 櫃 灰 塊 貴 uen 溫 昏 昆 滾 ue 挖 豁 闊 刮 v 雨 巨 居

lh m mh n nh ng ph ci s z th v w wh 墨 沒 納 五 拍 起 水 字 塔 勿 活 挖 a 拉 買 媽 奶 那 外 派 灑 柴 他 壞 娃 e 慢 難 眼 攀 三 才 炭 飯 還 彎 ang 孟 猛 硬 槍 省 場 橫 an 忙 囊 昂 胖 傷 上 躺 房 王 汪 o 撈 毛 腦 敖 炮 巧 少 曹 套 eq 墨 沒 納 額 拍 恰 色 值 塔 勿 活 挖 ei 煤 美 內 配 碎 退 偉 喂 eng 掄 門 燜 能 烹 聲 人 吞 聞 混 溫 I 密 熱 劈 切 鐵 ia iai 廿 ian 娘 iao 苗 繞 鳥 票 跳 ie 莉 米 咪 尼 你 騙 起 體 唯 in 拎 明 敏 寧 擰 品 請 挺 io 肉 ioe 軟 iong 絨 iou 溜 謬 牛 妞 ao 目 諾 鶴 僕 缺 縮 熟 禿 伏 eu 滿 男 囡 岸 潘 勸 算 船 探 完 碗 au 馬 嬤 挪 瓦 怕 舍 蛇 on 蒙 儂 捧 送 蟲 痛 鳳 oe 某 藕 秋 手 壽 透 浮 u 磨 母 奴 鵝 破 素 坐 土 吳 ua uai uang uei uen ue v 去

x j yh y tz 西 徐 益 葉 紙 a 寫 斜 雅 夜 債 e 也 斬 ang 想 象 央 養 張 an 壯 o 笑 要 姚 早 eq 削 嚼 約 藥 只 ei eng 真 I 雪 ia iai ian iao ie 西 徐 衣 鹽 in 新 靜 影 贏 io ioe iong iou ao 血 郁 月 足 eu 冤 遠 轉 au 炸 on 凶 擁 用 中 oe 修 袖 優 油 走 u 做 ua uai uang uei uen ue v 許 敘 瘀 雨


--Ivy ST 16:48 2006年10月23日 (UTC) 2010.8.15几年前把上海话用声母和韵母的方法分别用表格列出,但上传时没能把表格形式反映出来,有些不解其意,但还是看得出按韵母列在了一起的字。 近来我发觉声调对声母的发音有很大的影响。比如白(白皮)、排(排骨)、办(办公)、碰(碰壁)、棒(棒头)、抱(抱小囡)、白(白相)、培(培养)、笨(笨蛋)、别(别动队)、嫖(嫖客)、皮(皮箱)、平(平安)、薄(薄皮)、盘(盘缠)、爬(爬行)、蓬(蓬嚓嚓)、婆(婆婆),这些字的声调都近似于普通话中的“上声”,其声母均为b。而与这些字发音差不多,但声调不是“上声”的字,其声母必定是b的“清辅音”、“爆破音”等等。如百、爸、板、崩、邦、包、贝、奔、毕、膘、比、饼、北、搬、坝、布。也就是说他们可以合并声母,都为b,而声调不是“上声”,则辅音的发音与b有差别。 其他如:特(特务)、台(台湾)、唐(唐朝)、逃(逃兵)、队队伍)、腾(腾空)、敌(敌人)、调(调查)、地(地面)、定(定心)、独(独立)、团(团员)、洞(洞天)、头(头痛)、度(度量衡),这些字是“上声”。而得、带、旦、打、当、到、得、对、等、的、爹、吊、底、顶、丢、督、短、冬、斗、多不发“上声”,声母也可归于d。 其(其实)、强(强盗)、乔(乔迁)、杰(杰出)、棋(棋牌)、近(近视)、局(局部)、穷(穷困)、求(求生)、巨(巨人)发“上声”,几(几何)、解(解放)、奸(奸细)、将(将军)、叫(叫喊)、脚(脚力)、急(急件)、井(井水)、决(决定)、卷(卷铺盖)、军(军队)、救(救人)、居(居民)不发“上声”,声母也可归于j。 轧(轧苗头)、茄(茄子)、戆(戆度)、搞(搞定)、共(共同)、狂(狂人)、柜(柜台)发“上声”,鸽、加、盖、梗、刚、高、鸽、跟、 谷、干、瓜、工、狗、古、怪、刮不发“上声”,声母可归于g。 合(合并)、鞋(鞋子)、咸(咸蛋)、杏(杏花)、杭(杭州)、号(号码)、恨(狠命)、或(或者)、旱(旱冰)、画(画家)、红(红色)、厚(厚薄)、河(河浜)发“上声”,黑、蟹、喊、亨、好、黑、很、霍、汉、化、轰、火、歪、晃、灰、昏、豁不发“上声”,声母可归于h。 勒(勒进裤腰带)、赖(赖皮)、来(来去)、冷(冷热)、狼(狼心)、老(老人)、雷(雷锋)、论(论文)、立(立正)、凉(凉快)、了(了断)、里(里弄)、令(令箭)、留(留级)、陆(陆地)、乱(乱码)、龙(龙井)、楼(楼梯)、路(路道)、吕(吕布)发“上声”,拉、捞、抡、莉、拎、溜不发“上声”,可归于L。

上海话语音简介和《吴语拉丁式注音法》一节需要重写[编辑]

查了查,都是Wtzdj和他的帮手lieukehli在删贴。说起Wtzdj此人网上也算一霸。仗着自己操纵着一两家有人气的论坛,就只听马屁,不听批评。专干删人贴,封人用户号的事情。大概是习惯了,跑到伟基耍流氓版主性子了。 跟某个流氓成性的政府一样,到处说人造谣。请问,别人说他那句话手里没有证据。

告诉个别人,伟基是不会理会那种流氓政府行为的。无原则中立,不讲事实,那么某国近现代史的资料就全部不挂了。


该节中心内容显然是旨在介绍某一种特定的注音法,而不是对上海话语音的介绍。建议重写者使用国际音标描述上海话老中青新各派的语音特征,以体现维基的准确性和中立性。—Lieukehli 2007年5月31日 (四) 06:41 (UTC)

直接跟外語比較,是種比對照音標更有效的方式。可以查一查,wiki上有不少。

並且,是實上,該方案《吴语拉丁式注音法》是目前最實用個方案。作為拼音輸入,效律最高。作為對外譯音,該方案直接基于國際習慣,所以可以跟外語直接對照。有不少網頁解紹該方案。光輸入法就有三個,包擴內地和香港個。此外,不少法國網站,介紹此方案也有三年了。《吴语拉丁式注音法》網頁上可利用資源也比較多。

㈠ 介绍语音特征,只需要有国际音标参与就足够了,任何一种针对汉字的拼音方案在结合国际音标进行定义之前都是毫无意义的。㈡ 除了有法定唯一拼音系统(如普通话)或者有相关行政机构认定的唯一拼音方案(如粤语)以外,其他各支汉语方言在详细介绍语音时都只采用国际音标。吴语(包括上海话)目前并无任何一个拼音系统具有前述两例的权威地位,因此,本着维基中立化的原则,应该或者只采用国际音标,或者使用所有现存使用中的拼音系统,而后一种选择在介绍发音特点时明显低效,宜放入详细介绍各拼音方案的条目中。㈢ 即便一定要把对语音特征的介绍和拼音方案扯上关系,也不应当把对方案的选择建立在缺乏客观标准的“好”或者“坏”上,而是要立足于方案的权威性。目前而言,上海话诸拼音方案中最具有权威的是2006年首届国际上海方言学术研讨会审定的两套拼音,而不是什么法吴。㈣ 希望这位来自194.250.177.91的人士留言后署名,遵守游戏规则。—Lieukehli 2007年6月1日 (五) 19:25 (UTC)


我当然尊重伟基的游戏规则。

2006年首届国际上海方言学术研讨会审定的两套拼音,以钱乃荣制定的“汉语拼音式”确实有点通行度,而二式实际没有市场。 抛开汉语拼音式不说,目前功能健全的吴语拼音只有“吴语拉丁式”,也就是俗称的“法吴”。举个例子,吴语“五”读上声ngh或拼写做nĝ,唯有“吴语拉丁式”可以表达,而其它,包括有些晚四五年出台的方案都做不到。包括那个两个草包拉着虎皮作大旗的所谓“吴语协会”做的那个方案。还有不少其它功能上的问题。 “吴语拉丁式”是唯一可以胜任的方案。支持这套方案也对结束吴语拼音的混乱局面有利,对吴语的健康发展有利。也请lieukehli网友,包括所有的网友以吴语的前途为重,抛开一己之杂念。

“吴语拉丁式”和其它方案比,有些事情好坏说不清,就目前说,作为拼音输入,“吴语拉丁式”效率远比其它方案高,总是事实吧。还有,上面说道的ng的声调问题,吴语协会版解决不了总是事实吧。尤其那个以为是的所谓“吴语邪会”方案的设计者,站在前人肩上,改糟了不止一回、两回,还腆脸自称“改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吴语邪会”的滑稽事情还多了,设计者Wtzdj一开始说:吴语拼音糊弄住中国白纸就行,招人痛斥后;又便成了“吴语专为读圣经用”搞了个洋和尚标准;放着国际拼写习惯不准从,却绕到那梵文转写当标准,纯粹是个“愚人买鞋”。愚人就是白纸、低能、智障。Wtzdj还去质问别人见过梵文转写吗,他的水平连别人已经改良了(提高了输入法效率)梵文转写都看不出来。尤其是Wtzdj,好像当初主推"C希"(普、葡萄牙语x)“基tc”(梵文c,)的不是他了。

拉丁化章节的修改[编辑]

关于修改的解释,我写到讨论里。

1,上海闲话abc是网络方言运动的发起人。这是陈述一个客观事实。相反,对“上海闲话abc”的排斥是没有中立性的。

2,至于两条道路之说,是原先的编写者wtzdj片面的观点。 “上海闲话abc”提出的是:吴语拼音要遵守国际拉丁字母拼写和转写的习惯。这种观点,wtzdj称是:子虚乌有的第三条道路。Wtzdj这种看法是浅陋的。遵守国际拉丁字母拼写和转写的习惯,其实这是国际上第一条道路。 国际音标首次公布是1888年,而在这之前,用拉丁字母转写原先不适用拉丁字母的文字历史已经开始了。比如:越南语的现在拉丁书写在这之前就定形了。

国际音标直到二战结束之后,才有一定的发展,但是市场还是局限于个别专家。这个原因,很少有拼音文字是依据国际音标的。比如:1928年的土耳其文字改革,就没有国际音标这么一说。主要依据,法、德、罗马尼亚语的拼写。即使是二战之后,印尼还将符合国际银标的J拼写,改为了符合国际拼写习惯的Y。 梵文和藏文的转写,并非依据国际音标。其中j,y,c,ch等就不是。 非洲一些土著语有完全按照国际音标的,甚至将倒c,倒3当正规字母使用。这种做法,在国际上绝对是少数。

国内由于国情的关系。汉语拼音底板有较大市场。所以,上次深圳召开的国际沪语会议;除了游汝杰以外,所有的专家都支持汉语拼音底板的方案。钱老师对我解释过,国际上认识国际音标的人,实在是少数。国际音标,在国际上市场也有限,何况主要市场在国内。支持国际音标为基础方案的一派,显然也没有充足的理由说服其他专家。

之外,还有密码派。2002年间,在网上做过调查。投票结果,许多网友认为:拼音字母可以不尊重使用习惯随便发明的。wtzdj的话更具有总结性:反正是糊弄中国白纸的。


在此之外,还有不少网友尝试过使用非拉丁字母搞吴语拼音。比如:清籁和Nishishei都搞过日语假名式样;其他还有韩语拼写等。这些也都是不可能纳入到wtzdj说的,唯有两条道路中来。


以下是代发。因为,国内网友不能来访。 清籁: 你没有参加那次会议,得到的消息并非第一手的与会的代表(界别繁杂,未必全是吴语专家)当中除了复旦大学吴语研究室主任游汝杰先生和本人外朱晓农、汤志祥和詹伯惠诸位先生均支持以国际音标为基础的吴语拼音拼音专题的小组讨论上提交审议的十九套上海话拼音方案中,半数以上属于p/ph/b系统。 另外,除钱乃荣、汤珍珠、范晓、颜逸明、许宝华、吴悦等先生明确表态支持汉拼式外其他与会代表多数采取中立观望态度,所谓大会倒向汉拼式,我认为是事后的不实造势。

优良条目评选[编辑]

以下内容由Wikipedia:優良條目候選移至


谴责wtzdj恶意破坏[编辑]

关于上海话语言章节,本条目介绍的不详细。维基中文版有更加详细介绍上海话语音资料的地方,我设置一个链接无可非议。

这个wtzdj为了推广他那套一瓣大蒜 '打头的密码(米仁mignin、民营minyin,wtzdj方案全部是minyin)可算是什么垃圾手段都用出来了。

严重警告wtzdj一套拼音方案可以反映设计者的智商水平、意识形态,背后的小动作就更加能体现其道德水平。上海是个国际化的大都市,上海话的拼音方案当然是国际化的智力正常人使用的方案。

你好自为之。--ZHU Yeyi (留言) 2010年2月4日 (四) 21:10 (UTC)

上海話暫未取得官方地位[编辑]

上海話暫未取得官方地位——留言) 2014年7月24日 (四) 18:38 (UTC)

外部链接已修改[编辑]

各位维基人:

我刚刚修改了上海话中的1个外部链接,请大家仔细检查我的编辑。如果您有疑问,或者需要让机器人忽略某个链接甚至整个页面,请访问这个简单的FAQ获取更多信息。我进行了以下修改:

有关机器人修正错误的详情请参阅FAQ。

祝编安。—InternetArchiveBot (報告軟件缺陷) 2017年9月7日 (四) 13:48 (UT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