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旬节运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五旬节运动(Pentecostalism)是20世纪初兴起的基督教新教运动。他们特别强调说方言(Speaking in tongues)是要领受圣灵的首个外显的凭据,根据《圣经》记载的公元33年的五旬节,早期基督徒接受来自天上的圣灵,很多人拥有了常人看来非同一般的能力,例如说方言、治病等。五旬节运动与后来1950年代发起的灵恩运动是很类似。

历史[编辑]

五旬节运动,并非由一间叫五旬宗的教会发起。它们属于圣洁运动较激进的一群教会团体,他们采用了圣经使徒行传第二章1-5节的经文中提到耶稣升天,门徒在第一个五旬节被圣灵充满,按著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国的话(方言)来。早在1867年的圣洁运动就已经有人提出五旬节运动这个说法,1896年美国北卡罗莱纳州车落基县剪床校舍也许是这一运动的前身,在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有几十个不同名字的教会出现。

现代的五旬节运动则开始于1901年前后,大多数的基督徒认定这个运动从美国肯萨斯州托皮卡镇发起 。伯特利圣经学院英语Bethel Bible College创办人兼院长查理·巴翰英语Charles Fox Parham(1873年6月4日-1929年1月29日)的一位女学生艾格妮斯·欧兹曼英语Agnes Ozman,突然开始说外语(灵言)可以算作这一运动的起始标志。“据说欧兹曼小姐三天不能讲英语和只能讲汉语与写汉字[1][2]

五旬节运动的扩展从亚苏撒街复兴英语Azusa Street Revival为标志。1906年4月9日在李爱德华在洛杉矶的家中举行的聚会祷告期间,他声称获得圣灵。4月12日,出席的非裔美国人牧师威廉·J·西摩英语William J. Seymour也声称他被圣灵感动。在4月18日,洛杉矶时报在头版刊登了这场运动。3星期以后,这个团体就快速增长,以致原来的场所无法容纳,他们就租用在亚苏撒街312号一个许久未被使用的非洲人美以美会教堂,于是创立了使徒信心会

主要标志[编辑]

五旬节派认为救恩的关键是在乎相信耶稣是为唯一救赎主,能赦罪。他们也相信浸礼是公开承认自己身份的象征,说方言是受圣灵的浸的证据,接获圣灵后还有治病等异能。五旬节派相信,《圣经》在信仰问题上具有最高的权威。但有报道显示,有部分信徒拒绝接受医疗护理,等待圣灵降临不治自愈的奇迹而导致病情加重。

说方言能力[编辑]

圣经中提到的方言有两种。其中大多数提到的是真正的人类的语言(例如 Acts 2:4);另一种是普通人没有办法听懂的的语言(例如1Cor 14:2)。五旬节派所说的方言主要指的是后者。这种方言不是真正的如汉语,法语英语印度语等这类自然语言,这种灵言有很大可能没有人类可以理解的语法文法结构,无法被其他人理解。

其它教会的不同看法[编辑]

其它教会对此有不同看法。例如,恩泉信托会和英国福音协进会发表过以下联合声明: “我们也留意到, 凭着玄秘术或邪灵的帮助, 人同样能说外语。”[3]《当代美国宗教运动》表示, 在海地,不但五旬节会能“说外语”, 连以巫术和魔法著称的伏都教也能“说外语”。[4]使徒约翰在《约翰一书》也曾指出,人需要提防各种神奇的异能,因为不是所有异能都是来自圣灵,有可能来自邪灵[5]

神学[编辑]

大多数的五旬节派都承认圣经的首要地位以及耶稣基督在信仰中的作用,也承认耶稣的死亡的价值。但不同的是,他们相信圣灵的第二种作用,就是让信徒与更加接近,就是所谓“圣灵的浸”。

  • 独一神格五旬节派(Oneness Pentecostal)相信唯独耶稣一位论(Jesus-Only doctrine)。他们指出在使徒行传中,路加记载使徒们只单独奉主耶稣的名施浸礼,而不是奉父、子和圣灵的名。根据这一条,一些人就开始只奉耶稣的名字施洗。但是这样做就与传统的“三位一体”神学理论相违背[a],也必定不会被主流的基督教会所接受。

其他派别的观点[编辑]

圣经确表明基督徒“说方言”的恩赐会延续多久。据圣经记载,“说方言”的恩赐和其他来自圣灵的恩赐,总是由耶稣基督的使徒按手在别人身上授予的,或者当着使徒的面授予的[6]。因此,当使徒们和领受了这些恩赐的人去世以后, 靠着圣灵施行异能的神奇恩赐就必终止了。这个看法跟希伯来书2:2-4[7]提到的上帝赐下这些恩赐的目的一致。

五旬节教派[编辑]

注释[编辑]

  1. ^ 主流的基督教会,如罗马天主教会、基督新教、圣公会和东正教等,都把“三位一体”的神学理论当做他们信仰的基石,尽管这一理论并不是圣经的经文直接显示的。因此,凡是不接受三位一体教义的基督教分支经常被认为是异端或者非主流。

参考文献[编辑]

  1. ^ 存档副本. [2005-12-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5-12-27). 
  2. ^ http://farm3.static.flickr.com/2244/2259795584_9dbf9ea51f.jpg
  3. ^ Gospel and Spirit《福音与灵》, April 1977, published by the Fountain Trust and the Church of England Evangelical Council, p. 12
  4. ^ Religious Movements in Contemporary America (edited by Irving I. Zaretsky and Mark P. Leone, quoting L. P. Gerlach)
  5. ^ 参考马太福音7:21-23; 哥林多后书11:14,15
  6. ^ 参看使徒行传2:4,14,17; 10:44-46; 19:6; 8:14-18对于使徒行按手礼的记载。
  7. ^ 希伯来书第2章第2节:“人悖逆违反天使所传的确定信息, 尚且招致公正的报应, 3 何况我们忽略了主所亲自传开的伟大救恩, 又怎能逃避惩罚呢? 况且, 这个救恩还有听见主的人为我们证实了。 4 上帝也用神迹、 异兆和各种异能, 照自己的旨意把圣灵分给人,进一步为这个救恩作证。”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

  • 19世纪北美基督教徒所发起的圣洁运动 (Holiness Movement)
  • 1950年代-1960年代的灵恩运动 (Charismatic Movement)
  • 1982年冬季的葡萄园运动 (Vineyard Movement) 或称“第三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