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母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在鹦鹉螺贝壳内层的彩虹珍珠母。

珍珠母﹙Nacre或称Mother of Pearl﹚[1] 是一种由软体动物所产生的有机及无机混合物,做为该动物贝壳的内层物质;它也是构成珍珠表层亮丽的材料,材质非常坚固,但有弹性,且具有多种鲜艳色彩。

珍珠母材质一般存在于珍珠的外层以及珍珠牡蛎或淡水珍珠软体动物的贝壳内层;许多其他软体动物的贝壳内层也都含有珍珠母,例如海中腹足类动物之鲍螺属钟螺属Trochidae﹚及蝾螺属Turbinidae﹚。

物理特征[编辑]

外观[编辑]

珍珠母能够显现出多种彩色的原因,来自于其霰石片的厚度趋近于可见光的波长,导致各种不同波长的可见光互相产生建设性或破坏性的干扰;使得在各种不同的角度观看时,会产生各种不同颜色的反射光。

结构[编辑]

珍珠母是由宽10~20微米、厚0.5微米,连续平行排列的六角形霰石小板(碳酸钙的一种)所构成[2] ,这些霰石小板层另外由许多具有弹性的高分子聚合物(例如蟹壳质、丝蛋白等)有机基质薄层所分隔开。这种以易脆霰石小板和有弹性高分子聚合物薄层的混合物使得其材质坚固而具有弹性,具有杨氏模量的杨氏模数值 70 GPa。珍珠母的坚固性和弹性也有可能是来自于其霰石小板的砖块状结构排列,这种排列抑制了横向破裂力量的传导。此种由多个不同长度尺寸并排的设计显著地增加其坚硬度,几乎达到和矽一样的硬度。

在结晶学上的“c”轴为贝壳面的垂直方向,但其他轴的方向则依照不同类的软体动物而异。在双壳贝和头足类动物中,“b”轴为贝壳成长的方向,而在单板纲贝中则是“a”轴[3]。珍珠母中这些砖块状物的连锁结构大大地影响了珍珠母的变形机制和硬度[4];除此之外,这些无机和有机的介面使得有机夹层增加弹性和强度。[5][6][7]

形成[编辑]

珍珠母的形成是由有机基质控制结晶成长的开始、持续和形状。各别的霰石砖块结构先快速地生长到珍珠层的高度,然后向四周扩散,一直到紧靠住邻近的砖块结构。砖块结构于有机夹层中,在随机散开的元素上形成核心,因此造成珍珠母六角形紧密排列的特性。珍珠母和同类但易碎的纤维状霰石主要的差异,在于"c"轴方向(垂直于贝壳面方向)的成长速度;在珍珠母中此砖状结构成长的速度较慢,而在纤维状霰石中则较快。

演化[编辑]

珍珠母的外形依不同类别而异。在双壳贝中,珍珠母层由单结晶体以封闭六角形方式构成。在腹足类动物中,结晶体以成对方式形成;在头足类动物中,则是假六角形的单结晶体,而且通常是成对的。[3]

商业来源[编辑]

目前商业用珍珠母的主要来源为珍珠牡蛎和淡水珍珠,而一小部分来自鲍鱼。在1900年代被大量使用在珍珠钮扣的来源为高帽钟螺Turban snail)、夜光蝾螺Turbo marmoratus)及马蹄钟螺Tectus niloticus)。珍珠母的国际贸易由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 Convention on International Trade in Endangered Species of Wild Fauna and Flora)所管制,此协定由一百七十几个国家所共同签订。[8]

装饰用途[编辑]

珍珠母被使用在装饰的用途上已经有好几个世纪。

建筑[编辑]

黑色和白色珍珠母常被使用于建筑用途。天然珍珠母可以用人工著色方式形成几乎任何颜色。另外一种建筑上的应用为将珍珠母切割成小片状,然后崁入到陶瓷或大理石底板中,再用研磨抛光方式和底板一起形成一个光亮表面;如果在崁入的时候刻意做设计排列,还可以形成美丽的图案。除了陶瓷或大理石底板之外,珍珠母也可以用胶黏方式贴于玻璃纤维上,成为表面亮丽的轻质建筑材料,应用于内外墙、门窗、天花板、圆柱及家具等地方。

流行[编辑]

珍珠母制成的钮扣在服饰上可以用来装饰,或做为实际用途的钮扣。其他装饰的对象包含手表、小刀、枪械及珠宝等。

其他[编辑]

以珍珠母为材质的汤匙状器皿也被使用来盛装鱼子酱,以避免金属材质的器皿污染鱼子酱的原味。

中药材[编辑]

根据李时珍本草纲目》的记载,珍珠母所研磨成的粉末具有“平肝潜肠、清肝明目”的功能,可以主治肝阴不足,肝阳上亢所引起的头痛、眩晕、耳鸣、烦躁、失眠等症状,也可以用于治疗肝虚所引起的目昏或是肝热所引起的目赤羞明等症状[9]

人造珍珠母[编辑]

西元2012年剑桥大学的研究者模仿珍珠母的自然生长过程,在实验室中创造出以钙为基质的人造珍珠母。[10]

参考文献[编辑]

  1. ^ 在 dictionary.com 中的定义。 nacre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2. ^ Nudelman, Fabio; Gotliv, Bat Ami; Addadi, Lia; Weiner, Steve. 軟體動物外殼之形成:珍珠母中在單一霰石板下有機矩陣構造的分佈. Journal of Structural Biology. 2006, 153 (2): 176–87. PMID 16413789. doi:10.1016/j.jsb.2005.09.009. 
  3. ^ 3.0 3.1 Checa, Antonio G.; Ramírez-Rico, Joaquín; González-Segura, Alicia; Sánchez-Navas, Antonio. 現存單板綱中的珍珠母和假珍珠母 (=Tryblidiida: Mollusca). Naturwissenschaften. 2008, 96 (1): 111–22. PMID 18843476. doi:10.1007/s00114-008-0461-1. 
  4. ^ Katti, Kalpana S.; Katti, Dinesh R.; Pradhan, Shashindra M.; Bhosle, Arundhati. 小板連鎖結構為珍珠母硬度和強度的關鍵. Journal of Materials Research. 2011, 20 (5): 1097. doi:10.1557/JMR.2005.0171. 
  5. ^ Ghosh, Pijush; Katti, Dinesh R.; Katti, Kalpana S. 無機和受蛋白質約束的水分及其閂鎖作用在生物奈米複合材料之 “蛋白質-無機” 介面中控制其力學行為. Journal of Nanomaterials. 2008, 2008: 1. doi:10.1155/2008/582973. 
  6. ^ Mohanty, Bedabibhas; Katti, Kalpana S.; Katti, Dinesh R. 在珍珠母中“無機-蛋白質”介面的奈米力學實驗調查. Mechanics Research Communications. 2008, 35: 17. doi:10.1016/j.mechrescom.2007.09.006. 
  7. ^ Ghosh, Pijush; Katti, Dinesh R.; Katti, Kalpana S. 礦物質的鄰近在生物“無機-蛋白質”混合系統中影響蛋白質的力學反應. Biomacromolecules. 2007, 8 (3): 851–6. PMID 17315945. doi:10.1021/bm060942h. 
  8. ^ Jessica Hodin, "Contraband Chic: Mother-of-Pearl Items Sell With Export Restriction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New York Observer, October 20, 2010
  9. ^ 李时珍. 本草纲目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明朝.
  10. ^ Scientists create artificial mother of pearl [使用自然处方所制成的人造珍珠母]. Science Daily. 2012-07-24 [2018-07-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24) (英语). 

外部链接[编辑]

  • 珍珠母 Zhen Zhu Mu. 中药标本数据库 (香港浸会大学中医药学院). [2014-1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09) (中文(繁体)及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