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媛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婕妤挡熊图,金廷标绘,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女史箴图》婕妤挡熊,顾恺之

冯媛[1](前1世纪-前6年),上党潞人。汉元帝刘奭宠之一,父亲为冯奉世

早年[编辑]

元帝即位第二年(前47年),冯媛选入后宫,初封长使,数月后晋美人。其后冯媛生子刘兴,拜为婕妤,受宠程度与傅婕妤相等。冯婕妤生性豪迈,刚猛而且果决,胆识过人,与一贯妃嫔讲究贤淑温文,截然不同。

建昭元年(前38年),汉元帝带领后宫姬妾去看斗兽表演,其人并排而坐。各人看表演兴起之时,突然表演中的两只大黑发狂,其中一只破拦而出,要扑去人群坐席之中,这是直接威胁到元帝安危。在席上各妃嫔及傅婕妤眼见危急情况,均大呼小叫地四散逃命,唯独冯婕妤她一人奋不顾身走到元帝跟前,坚定的张开双臂,作势要保护元帝,防熊来袭。

事后熊为卫士所杀,元帝即问婕妤:“当时情况险峻,各人都去逃命,为何只有婕妤你要舍命来护朕?”冯婕妤回答:“猛兽伤人,要食其肉。臣妾死不足惜,陛下君临天下,不可有闪失。”元帝对冯婕妤的说话深感震撼,同样也对冯婕妤的胆识大表欣赏,因而对她更加敬重,却也因此加深与傅婕妤的嫌隙。

建昭二年(前37年)夏,元帝封刘兴为信都王,并封冯婕妤为“昭仪”。当时,傅婕妤生子刘康,而冯婕妤也生有刘兴,两位皇子皆封为王。为了突显她们在后宫的地位,于“婕妤”之上再设“昭仪”之位,取“昭其仪”之意。

中山王太后[编辑]

元帝过世后,冯昭仪成为“信都王太后”,并随刘兴移往封国。阳朔二年(前23年),刘兴改封为中山王,信都太后亦改称“中山王太后”。

汉成帝迟迟没有生育子嗣,故于绥和元年(前8年)议立继承人选,要由傅昭仪之孙刘欣与冯昭仪之子刘兴之中选定一人。由于汉成帝觉得刘兴资质不够聪颖,故选立刘欣为太子。同年,刘兴过世,谥为孝王,子箕子继承王位,当时箕子都还没满周岁。

建平元年(前6年),年幼的中山王因体弱多病,冯太后亲自照料,并且时常祷告祈求孙子健康。哀帝知道此事,便派遣张由去医治小王。但张由有疯狂之病,一时病发,怒而返回长安。尚书责问他为何回来,他心生恐惧,编造冯太后行巫术诅咒哀帝与傅太后的谣言。傅太后因年轻时与冯太后结怨,支使史立审此案,逮捕冯太后之妹冯习及弟妇冯君之等人拷打,死亡数十人,仍得不到口供,便诬告是冯太后行巫蛊,咒哀帝早死以立中山王为帝。

冯太后仍不招认,史立便说:“当年黑熊上殿时你何等英勇,怎么现在却害怕了?”由于此为宫闱之事,史立一介小吏竟然知道,冯太后知是傅太后要逼她于死地,遂自鸩而死。其后冯太后亲人如其胞弟冯参等自杀或被杀者,达十七人,得到大众的同情。冯太后自杀时,尚未被废,故仍得以王太后礼仪下葬。

当时诬告冯太后的张由及史立,事后得以加官晋爵。哀帝死后,孔光上奏:“由(即张由)前诬告骨肉,立(即史立)陷人入大辟,为国家结怨于天下,以取秩迁,获爵邑,幸蒙赦令,请免为庶人,徙合浦”,冯太后之事,遂得平反

家庭[编辑]

兄弟[编辑]

  • 长兄冯谭,太常举孝廉为郎,功次补天水司马。冯奉世击西羌时,冯谭为校尉,随父从军有功,未拜病死。
  • 冯野王,字君卿,大鸿胪。嗣父爵为关内侯,后被免。
  • 冯逡,字子产,陇西太守。
  • 冯立,字圣卿,太原太守。
  • 幼弟冯参,字叔平,谏大夫,使领护左冯翊都水,宜乡侯,后贬关内侯,因被同母姐冯媛事连累自杀。女儿冯弁嫁给刘兴

另有四名兄弟。

弟媳名君之,冯媛事发时已守寡,被连累而死。

妹妹[编辑]

  • 冯习,因被冯媛事连累,全家自杀或被杀。

另有两妹。

注释[编辑]

  1. ^ 汉书》卷七十九 冯奉世传第四十九:“奉世有子男九人,女四人。长女以选充兵宫,为元帝昭仪,产中山孝王。元帝崩,为中山太后,随王就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