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弼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姚弼
出生4世紀
後秦長安
逝世416年
後秦長安
職業後秦宗室

姚弼(4世紀-416年),南安赤亭(今甘肅省隴西縣西)羌人。十六國後秦宗室,將領。後秦君主姚興之子。

生平[編輯]

早期仕途[編輯]

弘始四年(402年),姚弼被封為廣平公[1]

弘始十年(408年)五月,姚興派左僕射齊難率騎二萬討伐夏國天王赫連勃勃,命姚弼以中軍將軍和後軍將軍姚斂成、鎮遠將軍乞伏乾歸率領三萬步騎伐南涼。姚興給南涼王禿髮傉檀寫信說:「今遣齊難討伐勃勃,恐其西逃,所以令弼等於河西攔截。」使得禿髮傉檀信以為真,沒有防備。姚弼從金城渡河,姚弼部將姜紀進言:「今王師聲討赫連勃勃,禿髮傉檀猶豫,未作嚴防,請求給我輕騎五千,掩其城門,則山澤之人皆為吾有,孤城獨立無援,可以坐克。」姚弼不從,進至漠口,昌松(今甘肅省古浪)太守蘇霸閉城拒之,姚弼遣人諭降,蘇霸罵道:「汝棄信誓討伐委順之國,天地有靈,將不佑汝!吾寧為涼鬼,有死而已,何降之有!」姚弼攻破昌松,斬蘇霸,長驅到姑臧(今武威),禿髮傉檀據城固守,出奇兵攻擊姚弼,姚弼敗退,據西苑。禿髮傉檀又故意驅牛羊到野外,誘使秦軍來搶,遣鎮北大將軍俱延、鎮軍將軍敬歸等大敗秦兵,斬首七千餘級。姚弼堅守營壘不出,[2]禿髮傉檀攻之,未克,想斷上流水消耗姚弼軍。正逢大雨,堤壩壞了,姚弼軍復振。七月,姚興又遣弟弟衛大將軍常山公姚顯率騎二萬,為諸軍節度。姚顯至高平,聞姚弼敗績,兼道前往,撫慰河外,率眾而還。[3][4]

圖謀奪嫡[編輯]

後姚弼任雍州刺史,鎮守安定,被父親寵信。姜紀接近姚弼,並勸他巴結姚興左右以望還朝,姚弼於是巴結姚顯。至弘始十三年(411年)正月,姚興就召了姚弼回長安,讓他為尚書令侍中大將軍。姚弼於是擔當將相要職,更傾心引見人才,收結朝士,形成了一股比太子姚泓更大的勢力,更圖謀取其太子之位。[5]隴東太守郭播曾推薦姚弼「才兼文武」可為一方都督。姚興不從。[6]

後來姚弼因為厭惡姚泓親信姚文宗,就誣陷他有所怨言,並讓侍御史廉桃生作證。姚興信以為真,一怒之下就賜死姚文宗。朝中大臣於是都不敢再說姚弼不是了。大司農竇溫、司徙左長史王弼都秘密上表建議姚興改立姚弼為太子,姚興雖然沒有聽從,也沒有怪罪他們。[5][6]

姚興遣叔父東平公姚紹與姚弼率禁衛諸軍鎮撫嶺北。遼東侯彌姐亭地率其部人南下居於陰密,劫掠百姓。姚弼收捕彌姐亭地送長安,殺其眾七百餘人,徙二千餘戶於鄭城。[6]

因着對姚弼的寵愛,姚興對姚弼幾乎言聽計從,以姚弼親信尹沖為給事黃門侍郎,唐盛為治書侍御史,於是機要職位都由姚弼親信出任。當時右僕射梁喜、侍中任謙及京兆尹尹昭就找機會向姚興表示姚弼有奪嫡的志向,指出姚興不當地寵愛他,令傾險無賴的人都在其身邊,又說民間都說姚興有廢立之意,三人同時表示反對易儲。姚興立即否認有易儲計劃,三人就勸姚興削減姚弼權力並除去其身邊黨羽,既保姚弼,亦保國家。姚興聽後就沉默不言。[5][6]

第一次奪嫡失敗[編輯]

弘始十六年(414年),姚興病重,太子姚泓屯兵東華門,並在諮議堂侍疾。當時姚弼卻意圖作亂,招集了數千人並藏匿在其府中,圖謀等姚興死了就殺死姚泓自立。姚興子姚裕當時與任謙、梁喜等人都掌禁軍守衞皇宮,就派使者將姚弼謀反的行狀告知各個外藩,於是駐蒲阪的姚懿、駐洛陽的鎮東將軍豫州牧姚洸雍城的平西將軍姚諶都將要領兵入長安討伐姚弼。姚懿哭告將士:「上今寢疾,臣子應該冠履不整。而廣平公姚弼擁兵私第,不忠於太子,正是孤徇義亡身之日。諸君皆忠烈之士,亦當同孤徇此舉。」將士無不奮怒攘袂願意追隨姚懿。於是姚懿盡赦囚徙,散佈帛數萬匹以賜其將士,建牙誓眾,將赴長安。姚洸起兵洛陽,平西姚諶起兵於雍,將要赴難。此時姚興病情好轉,召見了群臣,征虜將軍劉羌向姚興泣告姚弼謀反之事,尹昭、梁喜等都建議姚興即使不按法處死,也應削其權力,讓他散居藩國。姚興仍然欣賞才兼文武的姚弼,不忍殺他,於是免去其尚書令職位,以大將軍、廣平公身份還第。[5][6]

及後姚懿、齊公姚恢、姚諶都上表請求以刑法治罪姚弼;姚懿、姚洸、姚宣及姚諶來朝,讓姚裕對姚興說:「姚懿等現在都在外,欲有所陳。」姚興說:「汝等正欲道姚弼事罷了,吾已知之。」姚裕說:「姚弼事如果有可論之處,陛下宜垂聽。若姚懿等所言違背大義,便當用刑法治罪,為何拒絕他們!」於是姚興引見諸子於諮議堂。姚宣哭着以死請求姚興按法處置姚弼,但姚興拒絕。先前撫軍東曹屬姜虬也上書指姚弼雖然被姑息,但其黨羽仍然活躍,姚弼變亂的心是不會變的,更請消除姚弼黨羽,以絕禍根。[7]姚興就問梁喜:「天下的人全都以我兒子作為口實,要如何處理?」梁喜則說:「真的如姜虬所言,陛下應該早點有個決定。」姚興又沉默不言。[5][6]

太子詹事王周虛襟引士,輔佐姚泓,姚弼厭惡他,經常謀劃陷害他。王周不為所屈。姚興嘉其守正,以為中書監。[6]

外出統兵[編輯]

弘始十七年(415年)三月,姚弼知姚宣在父親面前說自己不是,十分憤恨,於是就向姚興誣陷姚宣。姚興又相信,並召見當時到了長安的姚宣司馬權丕,責怪他沒有好好匡輔姚宣並要處死他。但權丕竟然捏造了姚宣的罪狀報告姚興。姚興於是大怒,收捕了姚宣並派姚弼率兵三萬出鎮秦州。尹昭知道後向姚興指讓姚弼統大軍在外,一旦姚興去世,就會是太子姚泓的大大威脅,試圖勸止姚興,但姚興不聽。赫連勃勃攻杏城,姚興又遣姚弼救之,到冠泉時,杏城已陷。姚興到北地,姚弼屯三樹,姚興遣姚弼、斂曼嵬發兵向新平,自己回長安。赫連勃勃遣其將赫連建率眾寇貳縣,以數千騎入平涼,擊敗姚恢、擒獲平涼太守姚興都(一作姚周都),入新平。九月,姚弼大破赫連建於龍尾堡,擒赫連建,[8]送於長安。赫連勃勃當時在石堡攻打彭雙方,多年未能攻克,聞赫連建敗,也撤軍。[6]

第二次奪嫡失敗[編輯]

同年,姚興食五石散中毒,姚弼卻稱病不朝,又再次在府中招集兵眾。姚興知道後大怒,殺了姚弼黨羽殿中侍御史唐盛孫玄。姚泓卻在怪責自己,請姚興殺了他,或處之外藩。姚興於是召了姚讚、梁喜、尹昭及斂曼嵬,和他們密謀收捕姚弼。姚弼黨羽兇惡懼怕,姚興擔心其生變,囚禁姚弼於中曹,準備殺了他,又要將姚弼黨羽全部治罪。不過在姚泓哭泣請命之下,都將他們寬恕。姚興對梁喜說姚泓天心平和,性少猜忌,必能容養群賢,保全姚弼。[6]姚泓待姚弼如初,無忿恨之色。[8]姚紹曾是姚弼羽翼,姚泓對他也推心置腹不猜疑。[9]

弘始十八年(416年),姚興出行華陰,留姚泓監國。及後姚興病重回長安,姚弼黨羽尹沖等仍想發難,想趁姚泓出迎姚興而將其殺害,但姚泓因宮臣勸諫,只在黃龍門拜迎。姚弼黨羽見姚興升輿,都心懷危懼。其時尚書姚沙彌更意圖劫奪姚興到廣平公府,以姚興招引眾人支持,從而從姚泓手中奪去儲君之位。尹沖雖不從,但仍然考慮隨姚興乘輿入宮中作亂,只是未知姚興生死而不敢行動。姚興則命姚泓錄尚書事,並命姚紹及胡翼度掌禁軍,又命斂曼嵬收去姚弼府中的武器。[6][8]

賜死[編輯]

不久,姚興病情更趨嚴重,其妹南安長公主去探望他也得不到回應,姚興幼子姚耕兒就向哥哥南陽公姚愔報告姚興已死,叫他快點做決定。姚愔於是就與黨羽姚武伯等帶其他的士兵攻端門,受到姚泓等的抵抗無法前進,只得燒毀端門。姚興竭力走到前殿,並下令賜死姚弼。姚愔亦隨即敗亡,姚弼黨羽散去,[10]尹沖與弟尹泓逃到東晉[6][8][11]

姚興死後,姚泓秘不發喪,捕殺姚弼黨羽姚愔、散騎常侍建康公呂隆、大將軍尹元等,登基後再命姚恢捕殺呂隆弟安定太守呂超[8][9]

參考資料[編輯]

  • 《晉書·載記·姚興傳》
  • 《資治通鑑》晉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