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佛教的批判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对佛教的批判,更像是一般对宗教的批判,可以从反对者或质疑断言、信仰、许多佛教派别的其他因素中发现。一些佛教教派、许多佛教国家和独立的佛教领导人已经以一种或其他方式批判。批评者来自不可知论的、怀疑者、反宗教主义、无神论者、其他宗教的拥护人、佛教徒改革或仅是简单的表达不喜欢。

韩愈《谏迎佛骨表》、《原道》[编辑]

唐朝韩愈在《谏迎佛骨表》中写到,佛教信徒出现了自残倾向且不务正业:“焚顶烧指……弃其业次。若不即加禁遏,更历诸寺,必有断臂脔身以为供养者。”韩愈认为必须禁止佛教,以避免伤风败俗、贻笑四方。而在《原道》中,韩愈进一步认为佛教弃绝君臣、父子的人伦关系:“今其法曰,必弃而君臣,去而父子,禁而相生相养之道,以求其所谓清净寂灭者。”韩愈认为对佛教要:“人其人,火其书,庐其居。”(必须把和尚尼姑还俗,烧掉佛经,把佛寺变成平民的住宅。)

战争与暴力[编辑]

《阿育王经》记载,阿育王曾将以万计的分那婆陀那国的拜偶像外道屠杀,甚至将异教徒全家活活烧死屋中[1] ;也有记载称他曾因佛教僧侣不与外道一起和合说戒,而屠杀了都城内的佛教僧侣[2]。据记载因为此事导致阿育王的老师亦被当是外道屠杀了,于是阿育王后悔了(Steven L. DanverHuu Phuoc Le等学者认为这些记载是捏造出来的,并不可信[3][4])。之后的他也再没有迫害其它教派的具体记载,相反对婆罗门教和耆那教也予以慷慨捐助。

与其他政教合一的国家一样,佛教在佛教国家里也无法避免地卷入政治冲突之中[5],如中世纪的东南亚国家蒲甘王国素可泰王国波隆纳鲁沃区的古国等。现代斯里兰卡的僧侣也经常卷入国家政治斗争[6]

  • Christine J. Nissen, (2008), "Buddhism and Corruption", in People of virtue: reconfiguring religion, power and moral order in Cambodia today, Alexandra Kent (Ed.), NIAS Press, p. 272-292.
  • Lopez, Donald S. Prisoners of Shangri-La: Tibetan Buddhism and the West.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99: 3. 
  • John K. Locke (2005), "The Unique features of Newar Buddhism", in Buddhism: Critical Concepts in Religious Studies, Vol. 6, Jane Williams (Ed.), Routeledge; p 295.
  • Lopez, Donald S. Buddhism & science: a guide for the perplexed.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2008: 30. 
  • Seager, Richard Hughes. Buddhism in America.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2000: 119. 
  • Powell, Andrew. Living Buddhism.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95: 13. 

非真正的佛教徒操守[编辑]

批评者包括信仰佛教文化和习俗,这些批评对于原本的佛教徒操守,并非所有都是真的。山姆·哈里斯著名的新无神论拥护者[7] 和佛学禅修者宣称,修行者不适当的把佛教当作是宗教,并且他们的信仰通常是"天真、一厢情愿和迷信的",而这些阻止他们是真的佛教徒操守。[8]一些批评者宣称佛教徒和领导人已经是唯物主义并且堕落于不当的财富和权力而不是追寻佛教操守[9]。有许多已知的性丑闻和新兴西方佛教徒群体的导师有关[10]

批判者列表[编辑]

教内批判者[编辑]

*释印顺:他毕生推行人间佛教,承继于太虚大师的“人生佛教”主张而来。人间佛教重视“此时,此地,此人”的关怀,主张“然佛法以人为本,也不应天化、神化。不是鬼教,不是(天)神教,非鬼化非神化的人间佛教,才能阐明佛法的真意义”。这种主张被视为“一种为了佛教适应近代社会的发展而探寻其理论和实践的运动”。然而,其某些观点招来反对者的激列批判,如:印顺早期的净土论述《念佛浅说》、《净土新论》,不被奉“明清以来净土宗”为圭臬的莲宗信众所接受,而对其净土思想产生反对声浪。据江灿腾所说:反印顺激进者,如台中李炳南居士领导的台中莲社的部分信众,曾出现烧书破魔说事件。

  • 释昭慧:其从事女性主义同性婚姻法制化等社会运动、发起“废除八敬法”等佛教改革运动;因支持慈济之立场与政治观点、以其骠悍的作风与强硬文笔和反对者论战,而遭受争议、常与特定群众引发论战。
  • 江灿腾:1990年,江灿腾批评印顺法师是“思想的巨人,行动的侏儒”,引起论战。[来源请求]

教外批判者[编辑]

  • 范缜:天监六年(507年),著《神灭论》一文曰:“神即形也,形即神也。是以形存则神存,形谢则神灭也。”“形者神之质,神者形之用;是则形称其质,神言其用;形之与神,不得相异也。”反对当时借助政权力量以势压人的佛学,认为物质是实在的,精神是附生的,希望人们不要迷信宗教,以节省金钱。
  • 韩愈:韩愈 在《原道》和《论佛骨表》中,尖锐地抨击了佛教,认为:佛教耗费大量财富,加重了百姓负担,使“民不穷且盗” ;“佛本夷狄之人”,佛徒“口不言先王之法言,身不眼先王之法服,不知君臣之义、父子之情”,让佛教凌驾于儒学之上,有被同化为夷狄的危险。韩愈还认为佛教自外于天下国家,灭弃封建伦常,“子焉而不父其父,臣焉而不君其君,民焉而不事其事”。他主张“人其人,火其书,庐其居”。819 年(元和十四年),唐宪宗要将凤翔法门寺的“佛骨”迎至宫中供养,崇佛之风再次兴起,有人“焚顶烧指,百十为群,解衣散钱,自朝至暮,转相仿效,惟恐后时”。韩愈上表反对,主张将佛骨“投诸水火,永绝根本,断天下之疑,绝后代之惑”,从而触怒了唐宪宗,几乎因此被杀。他主张对于僧尼:“请令匹配,即成十万余户,产育男女,十年长养,一纪教训,自然益国,可以足兵”。
  • 富永仲基(1715年-1746年),日本江户时代的学者。出生于大阪商人家庭,是一位著名的宗教批评家。他在其著作中,包括《出定后语》(1745年)和《翁之文》(1746年),批评佛教,儒家和神道教,理由是它们在很大程度上是不真实的,有违情理。
  • 龚天民:以基督教的立场批判佛教,著有一系列批判佛教的文章。
  • 宋泽莱:批判以大乘佛教为主的中国佛教,出版《被背叛的佛陀》、《被背叛的佛陀续集》、《拯救佛陀:根本佛教教义精论》等书,提倡以《阿含经》传统为主的原始佛教,并鼓励以台语来弘法,以脱离中国佛教的影响,成为台湾佛教批判文学的先驱。
  • 董芳苑:以基督教的立场批判佛教,其著作《台湾宗教大观》、《台湾宗教论集》等,里中有不少批判佛教(尤其是台湾的佛教)的文章。
  • 陈进益:以科学专业的背景,检视佛教的义理、佛教的经典,及立教的历史传承典故,指陈佛教内部派别与教义冲突与矛盾之处。陈进益认为:佛教是一团迷雾,法师拥抱迷雾沾沾自喜,还自认深奥,对于佛门丑事却不自清,对于佛教教义矛盾也不梳理,因而呼吁大家走出佛教的迷雾。此外,作者也以儒家的复兴者自居,提倡原始儒家以人为本的精神。
  • 张开基:著有《释迦牟尼的惑世任务》、《千古骗局:业报轮回》(上下册)等书。全面地检视及批判佛教的教义、佛的人格、佛教密教化、佛教收编印度教神祇的作法等。

参考文献[编辑]

  1. ^ 《阿育王经.卷第三》(梁扶南三藏僧伽婆罗译):复有一国名分那婆陀那(翻正增长)。彼国一切信受外道。复有一人受外道法事裸形神。画作如来礼其神足。有一佛弟子见此事白阿育王。王时闻已语驶将来。阿育王所领。于虚空中半由旬上。一切夜叉悉系属王。地下一由旬一切诸龙悉系属王。是时夜叉闻王语已。于一念顷即将外道弟子并画像来。时阿育王见已生大瞋心。于分那婆陀那国一切外道悉皆杀之。于一日中杀十万八千外道。 复有一外道弟子。受外道法事裸形神。画作如来礼其神足。时阿育王复闻是事。即敕余人令取此人及其亲属。置一屋中以火焚之。 时王复敕。若有人能得一尼揵首者。我当与其金钱一枚。
  2. ^ 锡兰觉音论师著,汉译《善见律毘婆沙》卷二 : “阿育王知已,遣一大臣,来入阿育僧伽蓝,白 众僧:“教灭斗争和合说戒”。大臣受王敕已入寺, 以王命白众僧,都无应对者。臣便还更咨傍臣,王有 敕令,众僧灭争而不顺从。卿意云何?傍臣答言: “我见大王往伏诸国,有不顺从王即斩杀,此法亦应如此。”傍臣语已,使臣往至寺中,白上座言:“王 有敕令,众僧和合说戒,而不顺从。”上座答言: “诸善比丘!不与外道比丘共布萨,非不顺 从。”于是臣从上座次第斩杀,次及王弟帝须而止。……帝须比丘便前遮护,臣不得杀。臣即置刀, 往白王言:我受王敕,令诸比丘和合说戒,而不顺从,我已依罪次第斩杀。” 此事同样见于锡兰铜鍱部传的《大王统史》
  3. ^ Steven L. Danver. Popular Controversies in World History: Investigating History's Intriguing Questions. ABC-CLIO. 22 December 2010: 99. ISBN 978-1-59884-078-0. 
  4. ^ Huu Phuoc Le; Le Huu Phuoc. Buddhist Architecture. Grafikol. 2010: 32. ISBN 978-0-9844043-0-8. 
  5. ^ Jerryson, Michael and Mark Juergensmyer (2010). Buddhist Warfare, ch. 1, "Introduction."
  6. ^ Ananda Abeysekara, "The Saffron Army, Violence, Terror(ism): Buddhism, Identity, and Difference in Sri Lanka". Numen 48.1 (2001).
  7. ^ Dawkins, Harris, Hitchens and Daniel Dennett have been described as the "Four Horsemen" of the "New Atheism". See 'THE FOUR HORSEMEN,' Discussions with Richard Dawkins: Episode 1, RDFRS - RichardDawkins.net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9-10-07. and » Blog Archive » The Four Horsemen of the New Atheism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0-07-30.
  8. ^ Killing the Buddha by Sam Harris
  9. ^
    • Laird, Thomas. The Story of Tibet: Conversations with the Dalai Lama. Grove Press. 2007: 278. 
    • Kieschnick, John. The impact of Buddhism on Chinese material culture.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03: 12–13. 
    • Tarling, Nicholas.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Southeast Asia: From early times to c. 1800.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2: 245. 
    • Rinpoche, Samdhong. Samdhong Rinpoche: uncompromising truth for a compromised world : Tibetan Buddhism and today's world. World Wisdom, Inc. 2006: 139–140. 
    • Mabbett, Ian W. Modern China: the mirage of modernity. Taylor & Francis. 1985: 112. 
  10. ^ Bell, Sandra. Scandals in Emerging Western Buddhism. (编) Charles S Prebish & Martin Baumann. Westward Dharma: Buddhism Beyond Asia (PDF).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2002: 230–242. ISBN 0520226259.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