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乘佛教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小乘梵语हीनयान转写:Hīnayāna)是大乘佛教所划分的三乘教法中用来贬称声闻乘独觉乘的统称,也被用来贬称所有传统部派佛教教派,包括现代上座部佛教。因为“小乘”包含贬义,在学者及佛教徒间,长期存有争议,现代南传佛教不接受“小乘”的称呼。1950年召开的世界佛教徒联谊会达成明确共识,无论在西方或东方对南传佛教的正确称呼应当一律使用上座部佛教而非“小乘”[1]

音义[编辑]

菩提树,公元前3世纪僧伽蜜多菩提伽耶移植到斯里兰卡。

中文小乘一词译自梵语 Hīnayāna,其中 Hīna 是小、低下意思;yāna 意为乘、车子、舟船,引申为教法、或通往解脱之道;合起来是“小车子”、“小船”,即所谓“只顾自利、而无利他精神”的“小型教法”的意思,此概念相对于“大乘”而存在。这个名词起源不可考,但是没有自称为“小乘”的佛教教团,而是大乘佛教对于其他传统佛教宗派的贬称[2]

小乘的“乘”字在现代标准汉语中读作chéng/ㄔㄥˊ(音同“成”)。依古音亦读作shèng/ㄕㄥˋ(音同“剩”),目前在台湾读shèng/ㄕㄥˋ。在现代标准汉语中,“乘”是多音字,shèng多用在“史乘”“野乘”等词汇。

历史[编辑]

灭度后,出现上座部大众部根本分裂,之后各地进一步形成20多个部派。在公元前一世纪左右,大乘佛教在印度兴起,但被贬称为“小乘”的传统佛教部派仍继续流传。

汉传[编辑]

随着佛教在公元1世纪开始由印度向东方传入,被贬称为小乘佛教的部派和大乘佛教同期传入中国,中国开始有大量由梵文译作中文的佛经,当中以安世高译出大量被贬称为“小乘”的佛经。汉传佛教的戒律主要传承自法藏部,以《四分律》为主流。被贬称为小乘佛教的部派中对汉传佛教影响最大的,为说一切有部经量部说一切有部的学说与戒律,在魏晋南北朝期间,佛教在中国的传播有着重要的影响,其后被贬称为小乘佛教的部派在中国的地位被大乘佛教所盖过。

梁朝僧伽婆罗译有《解脱道论》,它的结构和内容与上座部佛教中总结佛教理论与实践的论书《清净道论》相一致,引起了十九世纪以来中外学者的兴趣。唐朝玄奘译有论书《阿毗达磨大毗婆沙论》,此论是说一切有部理论全面、系统的总结,只在汉传佛教中保存。

汉传佛教宗派中,被贬称为“小乘”的传承主要有俱舍成实二宗,这两个宗派在唐初之后就已经衰微,丧失影响力。

藏传[编辑]

藏传佛教中,并没有被贬称为“小乘”的部派传承。但是格鲁派很重视俱舍论的研习,列为五部大论之一。藏传佛教中采用被贬称为小乘的根本说一切有部戒律,最重要的论著是功德光尊者的《戒律根本论》(另译名为《律经》),这部著作同样属于格鲁派重视的五部大论。

在现代,十四世达赖喇嘛倡议使用“基(础)乘”(英语:Foundational Vehicle)一词代替“小乘”称呼南传佛教。[3]

大乘判教理论[编辑]

汉传佛教[编辑]

随着判教理论的兴起,汉传大乘佛教认为,释迦牟尼佛根据弟子的不同根性,因时因地,而给与不同的教法。不同的教派有不同的分法,主要有分成二乘,三乘,五乘等说法。

三乘说[编辑]

接受释迦牟尼佛陀四圣谛教法的弟子,因为是从佛亲闻教法,称为声闻乘,修习四圣谛的离苦和解脱之妙法,以成就阿罗汉果为最高目标。最后一世没有亲自遇到佛的教导,但以自己的努力与智慧,思维十二因缘而无师自悟证果的,称为独觉乘缘觉乘,成为辟支佛是他们的目标。大乘佛教批评这两类佛教徒,偏于重视自己的清净解脱和自我完善,缺乏帮助他人解脱离苦而成就圣果之慈悲心,但求小果,故贬称为小乘。大乘佛教则提倡佛弟子应当以佛陀为榜样,以自利利他成就佛果为目标。发起帮助他人解脱和觉悟的菩提心是成佛的种子,这类佛教徒被称为菩萨菩萨道是成佛的真正道路,因此大乘又称为菩萨乘[4]

禅宗则分为三乘,小乘,大乘以及最上乘[5]

密宗则把佛教分为小乘、大乘金刚乘

一佛乘说[编辑]

虽然判教提出三乘说,但按照天台宗判教的理论,同时也提出佛陀在方等时说法,为了唤起、坚定僧徒对菩提道的向往和信心,多贬斥二乘为“小乘”,赞叹“大乘”,实际上法无定法,小乘是相对于大乘而言,两者皆是安立的假名,在《妙法莲华经》中明确指出,其实并无“小乘”与“大乘”的区别,佛法俱是一佛乘

藏传佛教[编辑]

宁玛派把佛教分为九乘,声闻乘、独觉乘、菩萨乘是共三乘,事续行续瑜伽续是外三乘,最高级是内密三乘

“大乘”、“小乘”诤论[编辑]

部派佛教时期,部分传统佛教部派不认可绝大部分大乘佛教的来源传承[6][7]:“诸天所传授、从梦中得来、从他方佛闻、从三昧中见佛闻法、自然呈现在心中、[8]得自龙宫、得自南天铁塔、来自窟外集结”,认为这些经典皆非释迦牟尼佛所说,这些保守部派判定大乘经典是违背佛教第一次结集》经典“非法说法”,认为“大乘”“小乘”这些说法不是说,反对大乘经典使用“小乘”(Hīnayāna)一词贬称声闻、缘觉二乘

在大乘佛教内部,也有不同的意见。一部分人相信,小乘的教法只是暂时的,不了义的只能阶段性用以接引初机学佛的人,并不究竟。这派可以《维摩诘所说经》为代表,认为即使犯了五无间罪的众生,只要修行大乘佛法,也能得到解脱。但是修行小乘佛法,永远无法成佛。这一派认为小乘佛教是应该受到谴责的。但是另一部分人相信,小乘与大乘虽然修持方法不同,但同为通往解脱成佛的方法。此派以《妙法莲华经》为代表,它提出“三车喻”,以羊车(声闻乘)、鹿车(缘觉乘)、牛乘(菩萨乘)喻佛说三乘,认为这三乘是佛为不同根基的学生所说的教法,认为在终极意义上,并无“小乘”与“大乘”的区别,两者的归向是统一的,即一佛乘[9],虽有阶次之分,又彼此含摄,因此不应互相诽谤,要彼此尊重接纳,维护佛法的统一。按照大乘天台宗判教的理论,佛陀在方等时说法,为了唤起、坚定僧徒对大乘菩提道的向往和信心,多贬斥二乘为“小乘”,赞叹“大乘”;在般若时,开始抛弃大、小的分别执著;在法华涅槃时,宣布在究竟上法无定法,小乘大乘皆是安立的假名,佛陀的本怀是一佛乘[10]圣严法师认为:小乘佛教可以作为大乘佛教的基础,不应该予以轻视[11]。因为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的支持,藏传佛教信徒通常也避免使用“小乘”作称呼,改称为“基乘”(基础乘)。正如“小乘”为小学,“大乘”显宗为中学,金刚乘的弟子还认为“金刚乘”(密宗)为大学;当入了中学后,则可以理解小学的境界,进而有能力再进入小学帮助小学生学习,但小学是通往中学、大学的基础,不可或缺。“回小向大”(从“小乘”信仰转向“大乘”信仰)不是再作为凡夫入轮回,而是“乘愿再来”,所作也是“清净业”,但菩萨境界无论是多么不可思议,它的基础仍然是二乘,也就是佛陀所教导的四圣谛八正道十二因缘三十七道品三无漏学等。虽然因对佛法存在不同的观点而形成了三股大的宗派,但全球佛教界达成共识,不应该执著于大、小之别,而应维护佛教的统一,遵从佛说三乘俱是一乘的旨意。近年来,随着南传、北传的交流增多,以及藏传利美运动的兴起,佛教派别之间臻于理解与和平相处。

不过,由于“小乘”一词的历史使用时间较久等原因,近现代尤其是学术界,仍然有人沿用“小乘”称呼声闻乘、缘觉乘佛法,而南传佛教主要传承了保守的赤铜鍱部大寺传统,以声闻、缘觉教法为主流,否认大乘佛教提出的“小乘”说法,故大乘佛教地区也常用“小乘佛教”称呼南传佛教,这引起了一些东南亚地区佛教徒的不满[11]。1950年,世界佛教徒联谊会决定使用“上座部佛教”一词称呼南传佛教,不应再使用“小乘”的称呼。目前,东亚各国官方已响应决议,不再使用“小乘”称呼南传佛教,不过在部分研究文献和民间当中仍然有人沿用“小乘”一词,贬义色彩已经大大降低。

叶均在《南传上座部佛教源流及其主要文献略讲》表示:

达摩难陀长老在《佛教徒信仰的是什么》表示:

参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世界佛教徒联谊会,1950年成立大会
  2. ^ 庄崑木译,平川彰著《印度佛教史》第3章〈初期的大乘佛教〉:“大乘是Mahāyāna(摩诃衍)的译语,是大车的意思;小乘则是Hīnayāna的译语,是小车的意思。但Hīna的原意是‘已被舍弃的’,也有‘卑下’、‘劣等’的意思,因此小乘是鄙视的称呼,是大乘教徒视部派佛教的称呼,也就是说,并没有自称小乘的教团。”
  3. ^ His Holiness the Dalai Lama Bestows Ordination Vows. The Office of His Holiness The Dalai Lama. March 15, 2010 [Sep 23, 2020]. 
  4. ^ 《妙法莲华经》:“舍利弗,若有众生,内有智性,从佛世尊闻法信受,殷勤精进,欲速出三界,自求涅槃,是名声闻乘。......若有众生,从佛世尊闻法信受,殷勤精进,求自然慧,乐独善寂,深知诸法因缘,是名辟支佛乘。......若有众生,从佛世尊闻法信受,勤修精进,求一切智、佛智、自然智、无师智、如来知见、力无所畏,愍念、安乐无量众生,利益天人,度脱一切,是名大乘,菩萨求此乘故,名为摩诃萨。”
  5. ^ 《景德传灯录》:“禅有浅深阶级,一小乘,一大乘。顿悟自心无漏智,此心即佛,曰最上乘。”
  6. ^ 般舟三昧经》卷上:其人闻是三昧已。不乐不信。不入中。反作轻戏语。佛亦有深经乎。亦有威神乎。反形言。世间亦有比丘如阿难乎。佛言。其人从持是三昧者。所去两两三三。相与语云。是语是何等说乎。是何从所得是语乎。是为自合会作是语耳。是经非佛所说
  7. ^ 道行般若经》卷第六:若前从我所闻受者,今悉弃舍,是皆不可用也。若自悔过,受疾悔之。随我言者,我日来问讯汝,不用我言者,终不复来视汝。若莫复说是事,我不复欲闻,是故说是皆非佛所说,余外事耳。汝今更受我所语,我所说皆佛语。
  8. ^ 印顺《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与开展》第十五章初期大乘经之集出和持宏,第二项法门传出的实况
  9. ^ 《妙法莲华经》〈方便品〉:“如来但以一佛乘故,为众生说法,无有余乘,若二若三。”
  10. ^ 开创中国特色的天台宗学说,香港佛教联合会
  11. ^ 11.0 11.1 圣严法师. 圣严法师学佛三书·正信的佛教. 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ISBN 9787561340561. ·〈什么叫大乘和小乘?〉:“本来,在佛的时代,并没有分别什么大乘和小乘,佛法是一味的,只是由于说法的对象不同,所说的内容和境界也有不同罢了。佛对根器浅薄的听众,说做人的根本道理,持五戒,修十善,称为人天乘;对于厌世观念很浓的人,便说解脱生死的方法,称为声闻的小乘;对于根器深厚而有悲愿化世的听众,便是菩萨大乘。事实上,佛法共分五乘:人乘、天乘、声闻乘、独觉乘、菩萨乘。修上品五戒十善的生天,中品五戒十善的生人,综合五戒十善,称人天道;声闻 是由于听法修行而得解脱生死的,独觉是不由听法无师自觉而解脱生死的,综合声闻独觉,称为解脱道;菩萨道是既求取解脱道而又不舍人天行的一种法门,所以大乘的菩萨道是解脱道与人天道的综合。仅在人天道修持五戒十善的人,尚是凡夫。证了解脱道,不再受生死的 人才是圣人,因他们只顾自己乘着佛法而解脱,不愿回头过来救度其他的众生,所以称为小乘。菩萨是上求无上佛道而自己解脱生死,下化无量众生同离生死苦海,所以称为大乘。从佛教的分布来说,通常说北传的梵文系佛教──以中国为中心而至日 本、韩国、蒙、藏的佛教,是大乘佛教;南传的巴利文系佛教──以锡兰为中心而至泰、缅等国的佛教是小乘佛教。其实,这是出于北传佛教徒的区分法,南传佛教徒根本否认这种区分法的正确性,因在根本有部律卷四十五及杂阿含二八、七六九均有大乘之名,那是指八正道的修持者;杂阿含二六、六〇四以行四摄法为大士,增一阿含卷十九明白载有大乘的六度。除了理论境界上的发挥,北传佛教,超过了南传佛教,在佛教的生活实践上,北传地区未必全是大乘的,南传地区也未必全是小乘的;北传的中国佛教,除了素食 而外,没有什么比南传佛教更出色,尤其在中国大乘佛学的成就,因了中国老庄思想所形成的玄学清谈,在魏晋时代特别风行,所以上流社会的士君子们,也把佛学当做消遣及清谈的玄理,中国的天台宗及华严宗的理路,确也受有这一风尚的若干暗示,所以近代有一位日本学者木村泰贤,批评中国的佛教是属于学问的佛教,而非实践的佛教,实亦不无理由,事实上,天台华严的思想架构,也多出于中国高僧的自悟境界,在印度的佛教思想方面,并没有足够的依据。因此,中国真正的大乘精神,从未普及到民间去过,更说不上成为中国民间生活信仰的依归了。所以也有人说:中国的佛教乃是大乘的思想小乘的行为。 ”
  12. ^ 引用中略去的原文:此颂是佛陀在祗陀林针对俱生皮的争论比丘而说,其大意是:那些争论不休的人完全不知道,我们将为此争论所困而走上毁灭之途!如果他们懂得这种危险性,就不会争论了。
  13. ^ 世界佛教徒联谊会,1950年成立大会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