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十通
通典
通志
文献通考
续通典
续通志
续文献通考
清朝通典
清朝通志
清朝文献通考
清朝续文献通考

通志》,宋朝郑樵撰,绍兴三十一年(1161年)成书,体例仿照《史记》,记录上古隋唐的各朝典章制度的政书[1],列为“十通”之一。与《通典》、《文献通考》,合称为“三通”。

内容[编辑]

《通志》全书共两百卷,附考证三卷,内容包括:《本纪》十八卷、《年谱》四卷、《二十略》五十二卷、《世家》三卷、《列传》一一五卷、《载记》八卷,其中以《二十略》最具价值。

《通志》是郑樵毕生著作结晶,他云:“五十载总为一书”。其中,纪传部分主要抄自前代正史而稍加连缀,后妃、宗室、世家三部分,性质和列传相近,篇幅也不多,后人把它归入列传,这样,《通志》就成为纪、传、谱、略、载记五种体例构成的史书了。它实际上是继承《史记》的传统体裁,在改“表”为“谱”、易“志”为“略”,以及全书纲目体例的统一,史事的考订改编,《二十略》的创作等方面,都有他的独到见解,也有所创新,所以,章学诚称赞《通志》,是郑氏别识心裁的创作。

“二十略”部分是郑樵独创的,“采抵既已浩博,议论亦多替辟”,像《氏族》、《六书》、《七音》、《都邑》、《草木昆虫》等略,为旧史所无,至于《礼》、《乐》、《职官》、《选举》、《食货》诸略与唐代杜佑通典》相同。郑樵说:“总天下之大学术,而条其纲目,名之曰略,凡二十略,百代之宪章,学者之能事,尽于此矣。”涉及诸多知识领域,堪称世界上最早的一部百科全书。“二十略”后来独立成册,称《通志二十略》,简称为《通志略》。

除《二十略》外,《通志》的其余部分,诸如《本纪》和《列传》系抄录汉代至隋朝诸史旧文,略加删改而成,甚至被后世斥为“漏洞百出”[2]、“语多袭旧”[3]。郑樵本人对《汉书》的偏见[4],也影响了郑樵史学批评的公正性和严肃性。

《氏族略》是《二十略》其中专考姓氏之一略,将姓氏以起源形式分列,收录颇全,考释甚详,计收姓氏2255个。此外,还有《总论》13篇,对姓氏进行系统的学术探讨,是研究姓氏学的重要著作。

目录[编辑]

《通志》全书目录:本纪十八卷(卷一至十八)、后妃传二卷(卷十九至二十)、年谱四卷(卷二十一至二十四)、略五十二卷(卷二十五至七十六,氏族略六卷、六书略五卷、七音略二卷,天文略二卷、地理略一卷、都邑略一卷、礼略四卷、谥略一卷、器服略二卷、乐略二卷、职官略七卷、选举略二卷、刑法略一卷、食货略二卷、艺文略八卷、校雠略一卷、图谱略一卷、金石略一卷、灾祥略一卷、昆虫草木二卷)、传一百二十四卷(卷七十七至二百,周同姓世家一卷、宗室八卷、周异姓世家一卷、列传七十七卷、外戚一卷、忠义一卷、孝友一卷、独行一卷、循吏二卷、酷吏一卷、儒林三卷、文苑二卷、隐逸二卷、宦者一卷、游侠一卷、艺术三卷、佞幸一卷、列女一卷、载记八卷、四夷七卷)。

提要[编辑]

《四库提要》:“《通志》二百卷。宋郑樵撰。樵有《尔雅注》,已着录。通史之例,肇于司马迁。故刘知几《史通》述二体,则以《史记》、《汉书》共为一体,述六家,则以《史记》、《汉书》别为两家,以一述一代之事,一总历代之事也。其例综括千古,归一家言。非学问足以该通,文章足以镕铸,则难以成书。梁武帝作《通史》六百二十卷,不久即已散佚。故后有作者,率莫敢措意于斯。樵负其淹博,乃网罗旧籍,参以新意,撰为是编。凡《帝纪》十八卷、《皇后列传》二卷、《年谱》四卷、《略》五十一卷、《列传》一百二十五卷。其《纪传》删录诸史,稍有移掇,大抵因仍旧目,为例不纯。其《年谱》仿《史记》诸表之例,惟间以大封拜、大政事错书其中,或繁或漏,亦复多岐,均非其注意所在。其平生之精力,全帙之精华,惟在《二十略》而已。一曰《氏族》,二曰《六书》,三曰《七音》,四曰《天文》,五曰《地理》,六曰《都邑》,七曰《礼》,八曰《谥》,九曰《器服》,十曰《乐》,十一曰《职官》,十二曰《选举》,十三曰《刑法》,十四曰《食货》,十五曰《艺文》,十六曰《校雠》,十七曰《图谱》,十八曰《金石》,十九曰《灾祥》,二十曰《草木昆虫》。其《氏族》、《六书》、《七音》、《都邑》、《草木昆虫》五略,为旧史之所无。案《史通•书志篇》曰:可以为志者,其道有三:一曰都邑志,二曰氏族志,三曰方物志。樵增《氏族》、《都邑》、《草木昆虫》三略,盖窃据是文。至于《六书》、《七音》乃小学之支流,非史家之本义。矜奇炫博,泛滥及之,此于例为无所取矣。余十五略虽皆旧史所有,然《谥》与《器服》乃《礼》之子目,《校雠》、《图谱》、《金石》乃《艺文》之子目,析为别类,不亦冗且碎乎?且《氏族略》多挂漏,《六书略》多穿凿,《天文略》只载《丹元子步天歌》,《地理略》则全抄杜佑《通典•州郡总序》一篇,前虽先列水道数行,仅杂取《汉书•地理志》及《水经注》数十则,即《禹贡》山川亦未能一一详载。《谥略》则别立数门,而沈约、扈琛诸家之《谥法》悉删不录,即《唐会要》所载杲字诸谥,亦并漏之。《器服略》,器则所载尊彝爵觯之制,制既不详,又与《金石略》复出;服则全抄杜佑《通典》之《嘉礼》。其《礼》、《乐》、《职官》、《食货》、《选举》、《刑法》六略,亦但删录《通典》,无所辨证。至《职官略》中,以《通典注》所引之典故,悉改为案语大书,更为草率矣。《艺文略》则分门太繁。又韩愈《论语解》、《论语类》前后两出。张弧《素履子》儒家、道家两出。刘安《淮南子》道家、杂家两出。荆浩《笔法记》,乃论画之语,而列于《法书类》。《吴兴人物志》、《河西人物志》,乃传记之流,而列于《名家类》。段成式之《玉格》,乃《酉阳杂俎》之一篇,而列于《宝器类》,尤为荒谬。《金石略》则钟鼎碑碣,核以《博古》、《考古》二图,《集古》、《金石》二录,脱略至十之七八。《灾祥略》则悉抄诸史《五行志》。《草木昆虫略》则并《诗经》、《尔雅》之注疏亦未能详核。盖宋人以义理相高,于考证之学,罕能留意。樵恃其该洽,睥睨一世,谅无人起而难之,故高视阔步,不复详检,遂不能一一精密,致后人多所讥弹也。特其采摭既已浩博,议论亦多警辟。虽纯驳互见,而瑕不掩瑜,究非游谈无根者可及。至今资为考镜,与杜佑、马端临书并称“三通”,亦有以焉。”[5]

版本[编辑]

  • 《通志》,福州路三山郡庠刊本,元至大(1308)刊至治二年修补本(1322年)。[6]
  • 《通志二十略》(五十一卷),福建监察御史陈宗夔刊本,明嘉靖二十九年(1550)。[7]
  • 《通志》,虞山毛氏汲古阁刊本,明崇祯三年(1630)。[8]
  • 《通志》,吴玉搢手钞通志本,清雍正三年(1725)。[9]
  • 《通志》,武英殿三通合刻本,清乾隆十二年(1747)。
  • 《通志》,明刊重印本,清乾隆十三年(1748)。[10]
  • 《通志》,内府刊本,清乾隆五十年(1785)。[11]
  • 《通志》,南汇吴氏听彝堂刊本,清嘉庆间(1796-)。[12]
  • 《通志》,贯吾斋石印本,清朝道光间(1828-)。[13]
  • 《通志》,六安晁氏活字印本,清道光十一年(1831)。[14]
  • 《通志》,粤东书局重刊本,清同治十二年(1873)。[15]
  • 《通志》,杭州浙江书局刊本,清光緖二十二年(1896)。[16]
  • 《通志》,上海博古斋影印本,民国十一年(1922)。[17]
  • 《通志略》,上海商务印书馆刊本,民国二十二年(1933年)。[18]
  • 《十通》第四种,《通志》,上海商务印书馆刊本,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19]
  • 《通志》,台北新兴书局刊本,民国四十七年(1958年)。[20]

注释[编辑]

  1. ^ 《二十略》:“上古至唐,纪传记三皇至隋”。
  2. ^ 《文献通考•经籍考》卷二十八
  3. ^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卷十一、史部六、别史类
  4. ^ 郑樵对《汉书》全面否定。他指责班固为“浮华之士也,全无学术,专事剽窃”,“不通旁行邪上,以古今人物疆立差等,且谓汉绍尧运,自当继尧,是致周、秦不相因,古今成间隔。自高祖至武帝,凡六世之前,尽窃迁书,不以为惭。自昭帝至平帝,凡六世,资于贾逵、刘歆,复不以为耻。况又有曹大家终篇,则固之自为书也几希。往往出固之胸中者,《古今人表》耳,他人无此谬也。后世众手修书,道傍筑室,掠人之文,窃钟掩耳,皆固之作俑也”。(《通志• 二十略》中华书局 1995年版)
  5. ^ 钦定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6. ^ 中华民国国家图书馆善本藏书
  7. ^ 中华民国国家图书馆善本藏书
  8. ^ 中华民国国家图书馆善本藏书
  9. ^ 中华民国国家图书馆善本藏书
  10. ^ 中华民国国家图书馆善本藏书
  11. ^ 中华民国国家图书馆善本藏书
  12. ^ 中华民国国家图书馆善本藏书
  13. ^ 中华民国国家图书馆善本藏书
  14. ^ 中华民国国家图书馆善本藏书
  15. ^ 中华民国国家图书馆善本藏书
  16. ^ 中华民国国家图书馆善本藏书
  17. ^ 中华民国国家图书馆善本藏书
  18. ^ 中华民国国家图书馆藏书
  19. ^ 中华民国国家图书馆藏书
  20. ^ 中华民国国家图书馆藏书

参考文献[编辑]

  • 通志,宋朝郑樵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