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賀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漢廢帝
中國皇帝
西漢第9任皇帝
統治前74年7月18日-前74年8月14日(27天)
前任漢昭帝
繼任漢宣帝
昌邑王
統治前88年-前74年
前任哀王劉髆
繼任無(繼承大統)
海昏侯
統治前63年-前59年
前任無(首任)
繼任劉代宗(前46年封)
出生
逝世前59
子嗣劉代宗
全名
劉賀
年號
元平
王朝漢朝
父親昌邑哀王劉髆

劉賀(?-前59年),西漢第九位皇帝(前74年7月18日至同年8月14日在位)。漢武帝孫,原為昌邑王,在漢昭帝駕崩後繼位,在位27日,被權臣霍光以行事乖戾為由廢黜,後改封為海昏侯

生平[編輯]

南昌海昏侯墓出土「昌邑籍田」字樣銅鼎

劉賀襲父劉髆漢武帝李夫人之子)封為昌邑王(地近今山東菏澤)。

昌邑郎中令龔遂明經為官,侍奉昌邑王劉賀。昌邑王行為舉止多不正當,龔遂為人忠厚,剛毅有大節操,對內對昌邑王勸諫,對外責備師傅卿相,引用經義,陳言禍福,以至於流淚,正言直諫而不停止。當面指責昌邑王過錯,昌邑王甚至掩起耳朵跑走,說:「郎中令善愧人。」昌邑國中皆畏懼龔遂。[1]

昌邑王曾長久與駕車奴僕、炊事人員嘻戲共食,賞賜沒有節制。龔遂晉見昌邑王,跪著行走,流淚不止,左右侍御都淚流滿面。昌邑王問:「郎中令何為哭?」龔遂說:「臣痛社稷危也!願賜清閒竭愚。」昌邑王令左右退下,龔遂問:「大王知膠西王所以為無道亡乎?」昌邑王說:「不知也。」龔遂說:「臣聞膠西王有諛臣侯得,王所為擬於也,得以為也。王說其諂諛,嘗與寢處,唯得所言,以至於是。今大王親近群小,漸漬邪惡所習,存亡之機,不可不慎也。臣請選郎通經術有行義者與王起居,坐則通《》、《》,立則習禮容,宜有益。」昌邑王同意他。龔遂於是挑選郎中張安等十人侍奉昌邑王。幾天之後,昌邑王卻遠離張安等人。[2]

昌邑王在昌邑國時,曾數次出現妖怪。曾見到有白色的狗,身長三尺,沒有頭,在其頸部以下似人,頭戴方山冠。後來出現了,昌邑王左右都沒看見。又有大鳥飛來集聚在昌邑宮中。昌邑王得知後,非常討厭,數次以此詢問郎中令龔遂。龔遂說:「此天戒,言在側者盡冠狗也,去之則存,不去則亡矣。」之後又聽到人的聲音,說:「熊!」望去而見到大熊,左右都沒看見,昌邑王以此問龔遂,龔遂說:「熊,山野之獸,而來入宮室,王獨見之,此天戒大王,恐宮室將空,危亡象也。」昌邑王望天嘆息說:「不祥何為數來!」龔遂磕頭說:「臣不敢隱忠,數言危亡之戒,大王不說。夫國之存亡,豈在臣言哉?願王內自揆度。大王誦《詩》三百五篇,人事浹,王道備,王之所行中《詩》一篇何等也?大王位為諸侯王,行污於庶人,以存難,以亡易,宜深察之。」之後又有血弄髒了昌邑王的坐席,昌邑王問龔遂,龔遂大聲叫說:「宮空不久,祅祥數至。血者,陰憂象也。宜畏慎自省。」然而,昌邑王依然故我。

昭帝元平元年(前74年),昭帝駕崩,沒有子嗣,大司馬大將軍霍光徵召昌邑王主持喪禮

璽書說:

制詔昌邑王:使行大鴻臚事少府樂成宗正德、光祿大夫中郎將利漢徵王,乘七乘傳詣長安邸。

凌晨一點左右,用燭火照著打開璽書。當天中午,昌邑王就出發了,下午四五點抵達定陶,走了一百三十五里,侍從一匹接一匹死在路上。郎中令龔遂向昌邑王勸諫,昌邑王才令郎官、謁者五十多人返回昌邑。昌邑王到濟陽,尋求鳴叫聲很長的,路上買合竹杖。經過弘農,讓身材高大的奴僕用裝載衣物的車輛裝載搶來的女子。到了湖縣,使者就此事責備昌邑國相安樂,安樂告訴龔遂,龔遂進去問昌邑王,昌邑王說:「無有。」龔遂說:「即無有,何愛一善以毀行義!請收屬吏,以湔灑大王。」就揪住善,交給衛士執法。

昌邑王到霸上,大鴻臚在郊外迎接,主管車馬的騶官奉上皇帝乘坐的車子。昌邑王讓他的僕人壽成駕車,與郎中令龔遂同車。天明到了廣明東都門,龔遂說:「禮,奔喪望見國都哭。此長安東郭門也。」昌邑王說:「我嗌痛,不能哭。」到了城門,龔遂又說,昌邑王說:「城門與郭門等耳。」當快到未央宮的東門,龔遂說:「昌邑帳在是闕外馳道北,未至帳所,有南北行道,馬足未至數步,大王宜下車,鄉闕西面伏,哭盡哀止。」昌邑王說:「諾。」到了那裡,按禮儀哭喪。昌邑王接受皇帝璽印綬帶,六月丙寅(公曆7月18日),即天子位。

即位以後,昌邑王夢見蒼蠅屎堆積在西階的東面,約五六石,用大瓦覆蓋,揭開一看,是蒼蠅屎。以此問龔遂,龔遂說:「陛下,之《詩》不云乎?『營營青蠅,至於籓;愷悌君子,毋信讒言。』陛下左側讒人眾多,如是青蠅惡矣。宜進先帝大臣子孫親近以為左右。如不忍昌邑故人,信用讒諛,必有凶咎。願詭禍為福,皆放逐之。臣當先逐矣。」

昌邑國國相安樂改任長樂衛尉,龔遂見到安樂,流著眼淚說:「王立為天子,日益驕溢,諫之不復聽,今哀痛未盡,日與近臣飲食作樂,鬥虎豹,召皮軒,車九流,驅馳東西,所為悖道。古制寬,大臣有隱退,今去不得,陽狂恐知,身死為世戮,奈何?君,陛下故相,宜極諫爭。」

《漢書》卷六八《霍光傳》:

遂召丞相、御史、將軍、列侯、中二千石、大夫、博士會議未央宮。光曰:「昌邑王行昏亂,恐危社稷,如何?」群臣皆驚鄂失色,莫敢發言,但唯唯而已。田延年前,離席按劍,曰:「先帝屬將軍以幼孤,寄將軍以天下,以將軍忠賢能安劉氏也。今群下鼎沸,社稷將傾,且漢之傳謚常為孝者,以長有天下,令宗廟血食也。如令漢家絕祀,將軍雖死,何面目見先帝於地下乎?今日之議,不得旋踵。群臣後應者,臣請劍斬之。」光謝曰:「九卿責光是也。天下匈匈不安,光當受難。」於是議者皆叩頭,曰:「萬姓之命在於將軍,唯大將軍令。」光即與群臣俱見白太后,具陳昌邑王不可以承宗廟狀。

昌邑王即位二十七日,曾與僚屬密議罷黜霍光職權,但被霍光以行為淫亂而廢。昌邑國群臣因涉昌邑王事而被入罪,皆被處死,死者二百多人,只有龔遂與中尉王吉因數次勸諫而得以免死,受髡刑,發配築城。蘇軾霍光疏昌邑王之罪》析此事,「其中從官,必有謀光者,光知之,故立、廢賀,非專以淫亂故也。二百人方誅,號呼於市,曰:『當斷不斷,反受其亂。』此其有謀明矣。特其事秘密,無緣得之。著此者,亦欲後人微見其意也。」

據《漢書·霍光金日磾傳》載霍光所述的劉賀罪行:「受璽以來二十七日,使者旁午,持節詔諸官署徵發,凡千一百二十七事。」劉賀在即位27天內,就做了1,127件荒唐事情,平均一天40件。霍光以其不堪重任,與大臣奏請上官太后(霍光外孫女)下詔,於同月癸巳(公曆8月14日)廢黜了他,並且親自送他回到封地昌邑,削去王號,給他食邑二千戶,另賜劉賀的四個姐妹湯沐邑千戶。同年9月10日,霍光尊立戾太子唯一的遺孫劉病已為帝。

元康二年,霍光寫信給山陽太守張敞:「謹備盜賊,察往來賓客。毋下所賜書。」要求當地官員密切監視劉賀。前63年漢宣帝封劉賀為海昏侯

劉賀的兒子劉充國劉奉親都在襲封海昏侯之前死去,海昏侯國一度絕封,漢元帝初元三年(前46年)才復封劉賀另一個兒子劉代宗為海昏侯。

墓葬[編輯]

海昏侯墓內棺出土劉賀私印印文

海昏侯墓園位於南昌新建區大塘坪鄉觀西村東南約1000米的墎墩山上,自2011年開始發掘至2015年底,已出土金器、青銅器、玉器、陶瓷器、竹編、草編、紡織品和簡牘、木牘等各類珍貴文物近2萬件。2016年3月2日,考古學家通過玉印、墨書金餅以及奏章副本署名三重證據確認江西南昌海昏侯墓的墓主人就是第一代海昏侯劉賀。[3]海昏侯墓是中國迄今發現的保存最好、結構最完整、擁有完備祭祀體系的西漢列侯墓園,其中主體以主墓、侯夫人墓為核心,還包括7個附葬墓及門、闕等高級禮制性建築。劉賀本人僅剩下牙齒保留下來。劉賀腹部位置發現疑似香瓜子的痕跡。劉賀的陪葬物品中,有大量金餅;形似制酒用品的青銅「蒸餾器」,內有芋頭的殘留物;《論語》、《禮記》、《易經》、《方術》、《孝經》等多部典籍內容,其中考古人員發現已失傳的《論語·知道》篇,《知道》篇很可能是失傳1800多年的《論語》的《齊論語》版本。[4][5]

家族[編輯]

夫人[編輯]

  • 夫人,姓名不詳,海昏侯墓1號墓為海昏侯劉賀墓,2號墓為海昏侯夫人墓,兩墓都是坐北朝南。考古調查表明,2號墓的部分封土疊壓1號墓封土,即2號墓年代更晚,海昏侯夫人下葬時間晚於海昏侯。海昏侯與夫人同塋異穴合葬。

兒子[編輯]

參考資料[編輯]

  1. ^ 漢書·循吏傳
  2. ^ 資治通鑑·漢紀
  3. ^ 专家称三重证据可证明海昏侯墓主为刘贺. 搜狐網. 2016-03-02 [2016-03-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3-06). 
  4. ^ WUWU秀, 古墓打开后满地黄金 简直就是一座金库!, 2016-09-15 [2017-01-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1-18) 
  5. ^ 新浪湖北. 刘贺遗骸仅剩牙齿 百块金饼傍身. collection.sina.com.cn. 2016-10-12 [2020-08-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4-05). 
劉賀
西漢
出生於:前92年逝世於:前59年
統治者頭銜
前任:
漢昭帝劉弗陵
漢朝皇帝
前74年
繼任:
漢宣帝劉詢
王室頭銜
前任:
昌邑哀王劉髆
(父)
昌邑王
前88年—前74年
即位大統
新頭銜 海昏侯
前73年—前59年
空缺
下一位持有相同頭銜者:
海昏釐侯劉代宗(子)